【杨宁】:引发火烧英国代办处的余毒为何迄今未绝?
【希望之声2012年9月20日讯】从9月15日到18日,由钓鱼岛问题引发的反日抗议活动在全国多个城市愈演愈烈。不仅日式餐馆、日系车被砸,日本人被打,日资工厂停产,在华日籍学生不敢上学,而且日本驻华大使馆的窗玻璃和建筑也因抗议民众投掷物品而受损。在这些抗议和破坏行动中,除了有“特殊任务”的便衣警察带头故意为之外,还有一些“愤青”、“毛左”以及被爱国主义煽动起来的普通民众。他们的暴虐以及高举的“毛式标语”恍惚间让人回到了几十年前的文革。

1966年,在毛的鼓动和激励下,全国上下开始了打砸抢、“破四旧”的行动,冲在最前面的是红卫兵。而在毛精神的指引下,打砸抢、“破四旧”的行动除了针对中国人,也开始针对在华的外国使馆和外国人。1967年,红卫兵围攻了包括苏联、蒙古、朝鲜使馆在内的几乎所有外国驻华使馆,其中印尼、印度、蒙古、缅甸使馆被冲砸,英国代办处被火烧;中国驻外使领馆的造反派还在大街上散发“造反有理”的传单,强迫非洲人将毛着当做所谓“红宝书”接受,并向外国人宣传中共“解放人类”的歪理邪说……这其中最为严重的事件就是英国驻华代办处被烧事件。

当年8月20日,中共外交部向英国驻华代办处发出照会,限令在48小时内撤销对3家报纸的停刊令,并释放被关押人员。与此同时,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数万人的声讨港英政府的大会,还有“反帝反修联系站”也在英国代办处门前召开声讨港英政府的大会。8月22日晚,北京十几个单位的造反派和红卫兵召集“声讨英帝反华罪行大会”,并进行示威游行,随后冲入英国驻华代办处,放火烧毁了代办处的办公楼和汽车。次日的《人民日报》慷慨激昂地报导了这次行动。

据英方人员回忆,当时英方有23个人在代办处的大楼里面,其中有5名女性。受伤最严重的是当时的代办处主任霍布森先生,他的脑部受重击后鲜血直流;此外,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患了精神病,一位男士由于脑外伤而不得不长时间卧床不起,一位年长者在事发不久后去世。时任外交领事的魏思敦爵士认为“这是中共当局的一个非常恶劣的蔑视国际基本惯例的例子”。

然而,文革结束四十多年,文革的余毒却并未消散。类似的暴虐我们屡见不鲜,这几日我们又再次目睹。激昂的口号、充满杀伐之气的行动,都让人感到戾气在空气中游荡,而毛似乎也藉由人群中高举的毛像和“毛主席,我们想念您”的横幅得以还魂。且不说这背后那见不得光的黑手,单说说为何曾经信奉温良恭俭让的民族却有如此多人有如此严重的暴力倾向。

事实上,虽然中国历史上也曾有过血腥和屠戮,但占据自汉以后的每个王朝统治者主导统治思想的还是重德向善的儒家思想,而民间盛行的道家和佛家思想也对社会的良性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不过,1949年中共建政后,在马克思、列宁暴力思想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毛思想、邓思想、江代表,与中国正统治国理念背道而驰,大肆鼓吹暴力,并从此在不同阶段贯彻于社会的方方面面。毛曾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邓小平讲:“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江泽民也说:“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的共产党,至少杀死了8千万中国人。

而从小在这样鼓吹暴力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又一代,从小被教育“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的一个又一个中国人,内心中早已不知不觉中植下了暴虐的种子,并相信一切都可以通过暴力解决。于是,我们看到,因为一言不合等小事而杀人、打人,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中国人在现在的中国比比皆是,而造成这种现状的根本原因不仅仅是文革,不仅仅是中共不敢清算毛,更主要的是中共的本性就是如此。

反过来再说说抗议日本的问题。在笔者看来,不是不可以抗议日本,但抗议日本还不如抗议中共。究其根本,钓鱼岛以及其它领土问题都与中共不作为以及曾经的卖国外交政策有关,而这恰恰是那些“愤青”和“毛左”们不愿知道也回避的真相。无疑,每个参与了此番在中共操控下的抗议活动之人,都不过是中共高层的棋子,而能够被其利用,文革余毒以及中共从小到大的洗脑的作用不可小觑。这也就意味着,中共一天不除,暴戾的余毒就一天不会消散,中国也就一天得不到世界的信任,中国人也就一天不明白真正的抗议实质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