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主改造中国学生?
【希望之声2012年9月20日讯】在台湾的第一年,中国大陆留学生“保罗”把多数时间都花在书店和图书馆里——不是针对自己的学科埋头苦读,而是那些大陆的“禁书”。

“我半年时间内读了超过12本禁书……关于共产党的历史……还有许多历史书。”
相关内容

这位20来岁的学生希望我们用化名来称呼他,以免在大陆有麻烦。他说:“我认识到(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还发生过许多斗争,中国人民的勇气绝对不止于此。”

也许,他读书的时间比观光还要多。

他说:“这些书很详细的讲述了那些在大陆被抹掉的事情。这让我改变了对许多中国历史事件与人物的看法——读得越多,明白得越多。”

在两岸缓和敌对状态,关系前所未有地回暖之际,中国去年开始允许像保罗一样的大陆学生到台湾攻读学位,希望两岸青年能增进彼此了解。

这被视为化解彼此偏见,进一步推进友好关系的重要一步。

然而,让这些易受影响的心灵来到台湾,北京得到的也许比他们所要求的还要多。

大陆居民首次获准在台湾长时间逗留——最长达四年之久——亲身体验在一个华语社会内的民主是如何运作。
“生活方式”

去年,台湾共有1000名大陆学生入读本地大学,现在他们已经完成了一整个学年。跟留学英美的最大分别是,这里不存在语言障碍。

就连那些对政治漠不关心的学生们都注意到台湾社会的开放风气,尤其是在1月总统选举临近之际。

一些同学参加了竞选集会,除了现任总统马英九的集会外,支持台湾独立的在野党参选人蔡英文的集会同学们也没有缺席。

希望被称呼为“亨利”的大陆留学生就说:“我觉得蔡英文承认落败的时候展现出很好的素质。”

面对眼前的大千世界,许多人都开始比较为什么某些事情在台湾会这样发生,但在中国却大相径庭。尽管他们认为:“我们都是中国人。”

最近,台北一家姓王的家庭对抗拆迁改建的事件震撼了许多大陆留学生。

支持王家的维权活动人士和学生发动连场静坐抗议,政府最终修改法律,收紧开发商迫迁居民的条件。

亨利说:“要是中国有一家人像那姓王的一样的话,没有人会支持她们。他们都怕事。这是很大的落差。那家人会无法抵抗政府的强势。”

“但是在台湾,有民众的参与,政府也不会采取铁腕手段,反而会迅速回应民众。台湾的做法很人道。”

除了逛书店,一些充满好奇心的学生还寻访了旅居台湾的六四学运异议人士王丹和吾尔开希。一些人经常出席王丹主持的“民主沙龙”,讨论中国民主的前景。

种种迹象显示,时刻警惕的北京当局希望控制大陆学生接触这些事物的程度。一些学生在来台之前就被地方台办要求避免与异议人士,以及在大陆被禁的法轮功人员有任何接触。

他们还被告知,一旦有机会与台湾总统碰面,不应称呼他为“马总统”,而应该说“马先生”。

也有迹象显示,北京试图监控赴台陆生的行踪。一名参加过王丹“民主沙龙”聚会的大陆学生回到家乡时就被公安局召见。

另外一位学生曾经发表过赞扬台湾的厚道文章——还被台湾报章接连转载——就在北京一场面向即将赴台学生的座谈会上被引用为行为不当——公开发表个人意见——的事例。

学生们的经历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他们个人以至于中国的未来,见仁见智,但台湾教育官员说,这肯定会有影响。

国立台湾大学政治系主任王业立教授说:“那影响不是你能在几天之内就能看见的,而是长远的,尤其是如果来的人越来越多,这肯定会给中国大陆带来影响。”

“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他们在台湾的时间里,无论是四年制的学士学位,博士学位,还是两年制的硕士学位,都总会经历民主生活。”

王教授说:“当他们回到中国,面对同样的处境,这将影响到他们如何分析情势,如何看待问题的解决方法。”
双赢?

这些学生将带着离开的,还有对台湾截然不同的观感。

有别于他们在大陆电视中所看见的台湾典型的“混乱”社会——尤其是立法院里面的扭打场面——他们发觉这其实是一个井然有序的民主社会,一个总统经常出来道歉的社会。

要求化名“迈可”的另一位留学生说:“这里一点都不乱。”

“在台湾,也许突然之间会有几百万人上街抗议,但这反映的是台湾的民主。这是他们的权利。”

许多学生甚至改变了对极其敏感的台湾主权议题的态度。

在中国,许多人都学习过官方的说法——内战结束了几十年,台湾仍然是中国的一个省,终有一天要统一起来,如有必要,不惜动武。

保罗说:“来这里之前,大家都觉得两边必须统一,不过来了这里以后,好多人觉得倒不如维持现状。”

“何必强迫人们按着某个方向走呢?这应该由台湾人民来决定。”

台湾教育部政务次长林聪明相信,允许大陆学生到台湾留学不仅能帮助改善台湾大学的入学率,还可以让更多大陆人认识到不干预台湾自治的好处。

林聪明说:“让他们更好认识台湾的现状,对于两岸未来和平发展会很有帮助。”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对台湾的事物由衷赞叹。不少人认为台湾的媒体明显地政治归边,被政客与商业利益操控,也有人担心如果亲大陆商人加强对媒体的控制,就会出现自我审查。

学生们也不一定认为台湾的民主能在中国行得通。

亨利说:“我们想,中国未来也会有民主这一天,但是很难说是什么时候。我们的情况很复杂,运作不好的话,会带来反效果。”
台湾亲独示威者在台北海基会门外举起“台湾中国一边一国”标语(8/8/2012)

一些大陆学生来台后改变了对台湾现状的看法。

“台湾的民主也不是一天建成。我们的人多许多,路途会更漫长。”

目前,陆生来台数目少于预期,部分的原因是,人们担心陆生将从本地学生手中抢走奖学金和就业机会。这导致陆生被限制申请政府奖学金或者就业。

尽管如此,许多学生相信,他们还是会带着学位以外的东西离开。

林聪明说:“我们经常从陆生口中听到的是……他们对台湾最深的印象就是民主。这会给他们的事业带来影响。”

许多学生都是万中求一的菁英,他日可能成为中国大陆的公务员甚至政府官员。

尽管他们认为台湾的管治体系并不完美,他们对民主的认知与渴求在这里变得更强烈。

迈克说:“台湾可以帮助大陆走上民主之路。当学生来到这里,尽管他们不知道大陆如何能变成民主国度,至少它们知道中国人的民主会是什么模样。”

“观察美国和法国的选举不一样。这是中国人的。许多人会问这能否在中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