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即将尘埃落定 薄熙来如瓮中之鳖
【希望之声2012年9月21日讯】成都中院于9月21日宣布,下周一(24日)将对前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做出宣判。此前,在中共喉舌新华社19日发布的通稿《在法律的天平上——王立军案件庭审及案情始末》中,提到的“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显然是指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海外诸多媒体分析认为,18大前当局对王立军案速战速决,这说明中共高层对处理薄案已达成共识,薄熙来很可能面临刑事指控。分析家说,一旦王立军判决公布,共产党领导人预计将宣布是否薄熙来面临刑事指控的决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也认为,薄熙来出现在王立军案的官方报道中,说明党内已经对薄案定调,预计薄案的司法程序将迅速展开。

与谷开来谋杀案不同的是,中国当局允许王立军家人自聘的律师为其辩护,而非官方指定律师。9月21日,《世界报》国际栏刊登该报常驻北京记者佩德罗莱蒂的文章称,王立军律师王蕴采参加了9月17日到9月18日在成都开庭的审判王立军案,官方庭审通报未提及王蕴采名字和透露她的辩护细节,王蕴采早前被传与成都中院签定保密协议,不得对外透露案情。但日前她罕有开腔,为王立军收受徐明房产一事,发出与官方通报不同的声音。

王蕴采向德国之声介绍,徐明所购买的两套房子系谷开来打电话,要求徐明购买,当时王立军并不知情:"简单的说确实买了两套房,但这两套房是薄谷开来打电话给徐明,徐明才买的,当时王立军并不知情,不知道这个钱是徐明付的。"

而官方指控徐明曾请求王立军释放犯罪嫌疑人,王蕴采辩护时表示,这三人是犯罪证据不足而被释放。并不是徐明买房给王立军贿赂的结果。王蕴采认为澄清这个事实应该对王立军的量刑有帮助:"王立军当时不知情,主观上没有和徐明交易的故意,应该对量刑有帮助。"

关于谷开来杀人证据到底是否已被销毁的问题,有关记录指谷开来要求销毁所有证据。王律师指出,谷开来的确要求郭维国销毁证据,但很多证据并没有被销毁,因此王立军才能获得证据。王蕴采还表示,王立军在逃往美国领馆之前还没有将谷开来杀人案禀告北京。

目前是中国检方指出了王立军数项从轻处罚的因素(包括在审理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一案中提供的协助),多位分析人士预计王立军不会被判处死刑,而是会被判较高年限的有期徒刑,最高至无期徒刑。

王蕴采也向德国之声间接承认在法庭上,控方直接提出了薄熙来的名字:"通报认定了这个事实,应该是在庭上具体提出来了。"

据法广9月21日报导称,该案中,监听被列为机密,不公开审理,而王立军案中许多情节与监听有关,早先外界就有传言,在薄熙来的指使下,王立军窃听中共其他高层人物之事,此前有消息人士披露说,周永康和薄熙来图谋政变,在北京、重庆和成都进行了五次会面,策划薄熙来晋升政法委书记,并在上位两年内强迫习近平下台的事。

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中国警方车辆包围成都美国领馆时,王立军把一名同伙的手机号码悄悄递给了美国外交官。他说,根据这个号码可以找到薄熙来妻子涉嫌杀害英国商人海伍德(NeilHeywood)的证据。

据直接了解这一事件的人士说,王立军曾一度提出让一名同伴进入领事馆,这名同伴握有书面证据,但是由于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当时已经被中国警方包围,王立军的同伴根本不可能进入领事馆。美国方面把手机号码转给了英国外交官,并指导他们怎样从王立军的神秘同伙身上获取情报,包括在一个受欢迎的中文电子邮件与信息服务网站上,使用指定名称开设一个电子邮件账户。英国方面开设了账户,并给上述手机号码发送了信息。

王立军的这一安排,确保了王立军不会在高层的权衡中被灭口和牺牲。

法广分析认为,该案的种种细节,令人触目惊心。王立军步步为营以求自保,体现了他作为刑侦专家的职业素养,但就整个故事来看,王立军的作为,揭开中国政治家族最阴暗的一面:他们对法律和正义完全没有信心。

海外多家媒体分析认为,新华社的这份通稿暗示,薄熙来至少有循私枉法、滥用职权等罪名。

华尔街日报认为新华社的通稿是目前中共政权给出的最明确暗示薄熙来有罪的书面材料。律师说,薄熙来可能会为此面临刑事指控,这是中共领导人可能倾向严惩薄熙来的最新迹象。

路透社也认为新华社的报道几乎是明白无误指向薄熙来,增加了薄面临刑事指控的机会,可能罪名是掩盖犯罪或贪腐。

美国之音援引一些观察人士的报导称,官方的庭审报道不点名提到薄熙来,可能意味着薄熙来将面临刑事指控。王立军案件引发的政治丑闻曾震撼中共,打垮了高级官员薄熙来。

南洋商报分析,检方提出王立军“揭发他人重大违法犯罪线索”而因此减刑,“他人”应是指薄熙来,这为未来以“重大违法犯罪”审判薄熙来埋下伏笔。

早前也有党务专家向中通社记者透露,薄熙来距移交司法机关尚有一步之遥,即要看何时“开除党籍”。

中通社引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的报导称,薄熙来要在党内决定后再考虑移交司法机关,薄熙来出现在王立军案的官方报道中,说明党内已经对薄案定调。预计薄熙来案将迅速展开,在十八大换届前最终“拆局”。

香港杂志《脸谱》9月号称,王立军这次在成都中院被诉四宗罪,比之前传出的罪名似乎更加严重,也显示薄熙来涉嫌的罪行,应该比现在坊间流传的要严重的多。

报导还引用北京消息人士的话称,薄熙来涉及的问题,单单是经济问题,就足够判死刑,“就是由于问题严重,又涉及海外,就像台湾的陈水扁一样,牵涉到国外的金融机构,就此项的调查核实,就需旷日持久,半年内查核清楚是不可能的。”

薄熙来作为王立军的上司,不是仅仅承担个“用人不察”的领导责任就可蒙混过关的。薄熙来另一个不可回避的重大问题是涉嫌包庇谷开来杀人,这已经触犯刑律,不是党纪处分就能解决的。

报导称,薄熙来并非“没有什么大问题”,而是问题巨大,单单经济问题就足够判处死刑,高层有人惊呼,王立军是“歪打正着”,帮中共清除了一个重大隐患。即将接任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与总理温家宝的态度一样,都主张“实事求是严肃查处薄熙来”。

事实上薄谷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被杀死的英国人海伍德(NeilHeywood)卷入薄谷开来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海伍德被“杀人灭口”

在江泽民甚嚣尘上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大环境下,作为大连市长的薄熙来,大会小会积极传达贯彻江的旨意,在中国大连监狱最早发生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尸体被盗卖的骇人罪恶。夫唱妇随的薄谷开来是此罪恶的操作者。

在薄熙来任职市长的大连,两家尸体塑化工厂在1999年悄然成立,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路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及联络人。

在中共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开始后,来自中国各地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中共抓捕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薄熙来、谷开来及周永康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国公安系统的资源,去堂而皇之地进行罪恶的器官活摘和尸体买卖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