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是否逃离中国? 外籍人士热议
【希望之声2012年9月30日讯】22万名目前在中国生活的商界、学界和媒体外籍人士,此时正在公开谈论着一个热门的话题:是否要逃离中国?

彭博社报导,引爆这个热门话题者是在中国生活了16年的英国杂志出版商马克.凯托(MarkKitto),他撰写了一篇题为《你将不会成为中国人:现在是我离开我所爱的国家的时候了》的短文。当凯托的英文杂志被中共当局查禁後,他撤退到远离上海的莫干山,过去七年来,在那里他和中国妻子经营了餐厅和宾馆业务。

凯托在英国《Prospect》杂志8月号的文章中说:「你不认为经济增长、基础建设、物质财富和金融奇才等题材会让中国变成一个更快乐和更健康的国家吗?我不这麽认为。」另外,美国科技作家和电影制片查理?卡斯特(CharlieCuster)也在7月25日於ChinaGeeks博客上撰文,标题是《为何我正要离开中国?》

这两篇文章在滞留中国的外籍人士中疯传,也在中文和英文的网站上被广泛讨论。生活在北京4年的理查德?伯格(RichardBurger)8月14日在其ThePekingDuck博客中写道:「有人说美国要坠入『财政悬崖』,但现在我认为中国正接近悬崖的边缘,而中国的悬崖比美国的还要陡峭。」

一位中国网友在7月30日写道:「我们首先记住一点,没有人强迫你们来中国,你们的上帝和父母也没强迫你们。其次,若你们不是中国的公民,请不要试着改变中国。第三和最後一点,你们离开的时候,请不要对别人吐痰。谢谢你们,祝你们打一场美好的仗,然後请不要回来!」

七月下旬与妻子一同离开北京前往迈阿密的卡斯特说:「我没想到这会引发这样的情绪反应。部份原因是,如果没有对那些留在中国的外籍人士提出关键的论点,很难写出那样一篇文章。」他解释他决定离开中国的理由是:中国的空气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以及这些问题可能如何影响他未来的小孩们。

对於这个应否留在中国的问题,有人提出入境随俗的「克服论」,如同上海的中国市场研究集团美籍总经理、在中国生活了12年的雷小山(ShaunRein)9月14日於《商业周刊》网站上所写:「在中国的外籍人士必须学会这里的生存法则,」「在拟定策略时,生意人必须做符合市场需求和党对外国人所特别许可之事。」「了解你的极限,不要预期可享有和中国人一样机会的模式运作,」「否则你会像凯托一样头脑撞墙。」他称凯托决定投入这个被中共严格管控的媒体行业是一个错误。凯托也同意这个说法。

中国各大城市的空污相当严重,这已不是秘密。媒体的报导还聚焦了毒奶、假猪肉和西瓜爆炸等事件。此外,僵化的教育制度也让外籍家庭倒胃口,但中国的国际学校收取的高额学费也让他们吃不消。

外籍人士不断增加的焦虑也来自中共的高压式政治体制,他们怀疑中共可能无法在社会维稳的情况下进行改革。凯托在莫干山说,面对不断增长的社会动荡,「有朝一日,他们将会资金用罄,军队和警力都会耗竭,」「中国总夸说自己甚麽都大。当问题来的时候,它也会很大。」

中国经济放缓导致商机消失,外籍人士对中国的幻想破灭是一个很自然的反应。北京的美奇金投资谘询公司(JCapitalResearch)调研总监杨思安(AnneStevenson-Yang)说:「在2006年之前,你还可以来中国,透过你写的投资劝募信取得资金,我本人也包括在内。」在中国居住21年的她目前已将北京的房子出售,正准备物色纽约市的房产,以防中国的状况快速恶化。

不仅外国人想逃离中国,根据中共无数的媒体报导,中国的菁英阶层(和政府官员)也正积极为他们或至少其家人寻求外国居留权,导致「裸官」现象中国大量出现。杨思安说:「中国是一个由官僚菁英所运作的国家,他们不想要你的参与或观点,」「当你认为事情正在变好时,你会接受它。但若不是如此,你最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