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文辉:劣酒、假酒、鹰!
【希望之声2012年10月1日讯】一遇领土、主权争议,鸽子也会长出鹰嘴利爪,变身成鹰,鹰派政客当道,打着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旗号,强硬对外、不惜一战的激进极端论调,愈唱愈高亢,把国家带到战争边缘…。

对於钓鱼台主权争端,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树说,领土主权引发的狂热,有如喝「劣酒」,让人脸红脖子粗,行动变粗暴,发酒疯,清醒後,除了头痛欲裂,完全一无所有。这项评论一针见血。

其实,激进的攻击性民族主义,何止叫人喝「劣酒」?根本就是把掺了甲醇的「假酒」,叫人民喝,喝了这种假酒,很快就会双目失明,甚至死亡。

政客们操弄领土主权之争,煽动民粹反智,就是要大家都喝他们制造的假酒而「失明」,以致看不见理性,看不见容忍,看不见和平,看不见相互理解,看不见交流互利,只看得到仇恨与对抗。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对於日韩独岛(竹岛)、日中台三国钓鱼台等两岛主权争端,主张日本应从历史再认识观点,反省过去人弱我强时的侵略史,并诚实以对。

不论村上、大江的观点在日本有多少「市场」,日本社会有敢於挑战激进派排他论述,敢於向权势者说真话的知识份子,日本一定不会亡国。

中国也有理性冷静看待钓岛争端的声音,像艾未未等,不过,在抗日情结推波助澜下,这些声音太微弱,更被中共专制政权淹没了,只见打砸抢暴动,这就是极权体制最危险的所在,对外、对内皆然。

台湾当然主张钓鱼台的主权,在日中两大激烈对抗之际,台湾不必当鹰或鸽,而须以最小成本、最大和平原则,争取最高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