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书剑:投资中国 险路慎进
【希望之声2012年10月1日讯】当美国的道琼工业指数将创五年新高时,中国的上海证券综合指数却匍匐地往五年低处滑落;前者失业率仍高於八%,後者的经济成长率预估在八%以上,应该反映经济前景的股市,却有完全相反的表现。台湾金管会上周放宽国内投信投资陆股的限制,提供新的投资机会,但投资定律也不能忘记,股市莫名的下跌,必有潜藏的利空。

依国际货币基金的统计,中国二○一一年的每人名目所得超过五千四百美元,约为台湾的廿七%,在全球排名接近第九十名,但其经济廿年来的高成长,虽使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近五年十%左右的经济成长率,却未使其股市扶摇直上,上海综合指数反而从二○○七年时超过六千点,跌至今日的二千点左右。

过去台湾投信基金及一般通称为代客操作的全权委托投资资产,投资中国上市有价证券的上限为净资产价值三十%,金管会放宽国内基金投资限制,使其与投资外国有价证券适用相同规定,投信可以募集百分之百投资中国的基金,以中国今日的资本市场规模,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但若考虑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大都集中於中国的现状,金管会是否应担负替国人整体分散风险的责任,则还有讨论空间。不管如何,由近五年的走势来看,中国股市不仅没有如其经济成长率有「众人皆跌我独涨」的气势,反有「众人皆涨我独跌」的窘迫。

欧债危机中的希腊股市跌跌不休,不足为奇,中国股市相对於高经济成长率的「反常」下跌,则令一般投资人难以想像,因此也使得「超跌」的声音持续在投资人的耳边响着,推波助澜的专家意见,更占据部分媒体版面,但金融海啸後至今,只是令投资人一再的失望。

中国股市不振的原因,近日引起不少讨论,来自中国境内者,大都认为是股市结构和监理问题,来自境外者,则对中国的未来发展没有信心,认为政府财政恶化、投资过剩无以长久维持等,甚至喊出「中国经济泡沫破灭中」。

中国投资占其GDP接近五十%,投资过剩确是一个隐忧,当政府投资增加,若是配合社会发展需求,可能巩固经济发展的基础,譬如台湾十大建设的高速公路等;但若只是为了「美化帐面」博取国家建设的美名,或是为了创造经济成长的假象,则将创造出一堆无用的硬体建设,不只可能成为仅供观赏的「蚊子馆」,也加重政府财政负担、债留子孙。

中国股市持续下跌的理由,还可以举出不少,譬如:监管不佳,造成财报不实、投资者没有信心;管制太多,使外资无法有效避险等;另有人提出新股上市价格过高,本益比远高於次级市场等。以上的原因,都有改善的方式;但问题若是出在经济基本面,则更令人担忧。

由基本的有价证券评价模式可以发现,股价反映未来的现金流入,包括股利和买卖股票价差的资本利得,如果目前的股价反映潜在价值,预期每年都以十%增长,则当成长率不如预期时,股价下跌自然并不奇怪。投资人不一定理性,价格也不一定反映价值,但股价某种程度反映了投机者的狂热程度及对未来的信心,当中国股市欲振乏力,令人不得不对这个连政府财政都不透明的国家感到不信任。

中国股市持续下跌,反映的是过去的过分乐观,或是对未来的超级悲观?投资人是否反应过度?就看中国是空心佬还是殷实户了,但不管如何,风险意识绝对不能抛之脑後。中国股市超跌了吗?股市老手都知道,在下跌原因未明朗前,就不算利空出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