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奥巴马和罗姆尼的历史机会

2012-11-05|来源: 大纪元|标签:奥巴马 罗姆尼 

【希望之声2012年11月5日讯】 管理学者德明曾经说,「变革不是必需的,生存也不是笃定的。」(It is not necessary to change; survival isn’t mandatory)。意思是说,一个个人、团体、或国家,你可以不做任何改变,但你的生存也就得不到保障。换句话说,你要保证能生存,就必须准备做出改变。德明的话对世界各国领袖来说,在当今动荡的国际社会,有现实的意义;对即将换届、或改朝换代的美中领导人来说,意义尤其深远。


德明的传奇

威廉姆?爱德华?德明(William Edwards Deming)曾在纽约大学任教,也是一个墙里开花墙外香的例子。德明1900年生於爱荷华州,1993年去世。他的研究领域是统计学,他从怀俄明大学和耶鲁大学毕业,学士学位是电子工程,硕士和博士则是数学和物理。他最为世人所知的,是在日本的出色工作。

德明五十年代开始在麦克阿瑟将军手下工作时,就成为日本政府的顾问,後来在日本为高级管理人员提供谘询,用统计的方法改进设计、产品质量、和检测。日本产品的高质量、创新能力、和日本经济战後的发展,都有德明的功劳。日本人认为,德明对日本工业企业的影响,在外籍人士中首屈一指。虽然他在日本被认为是英雄,但在他的祖国美国,他的成就直到他临死时才被社会承认。

美国问题的根源

美国不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也不是人口最多的国家,美国资源很多,但最关键的资源-石油,到今天还受制於别国,美国人口组成的庞杂,使用民族主义凝聚向心力难以进行。为甚麽美国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独领风骚、成为人类社会的主宰?有人说是制度的设计,有的说是开放和自由的国策,但那麽多国家都在效仿美国,为甚麽能赶上的寥寥无几?智者指出,美国强国之本,在於上天的垂青,在於社会对神明和正义的贴近。如果是这样,当美国社会逐渐失去光彩,我们也许应该意识到,我们可能正在偏离天地神明的意旨。

在美二十多年,笔者目睹美国保守的世界观和道德理念在丢失:圣经带的传统和正统被嘲笑,变异的理念从东西两岸向中间移动。以往美国大选中,道德问题的争论占主导,人权、堕胎、同性慾乱、枪支、宪法修正,国际义务,都是激烈争辩的话题。今年大选中,这些问题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和两党候选人关注的焦点,只有经济和就业,外加伊朗的核项目,这就是美国政治家关注的问题的全部。四分之一世纪前,里根总统(Ronald Reagan)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振臂高呼,其推翻共产主义「柏林墙」的气概,如今在美国领导人身上荡然无存。

从三次总统候选人的辩论看,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候选人,在面对人类社会最迫切的道德沦丧、精神下滑、人权迫害,都置若罔闻。奥巴马和罗姆尼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都数次接收到了法轮功学员递交的关於活摘器官的材料,其家人也直接了解到了这些讯息。在关於外交、国际事务的辩论中,两人居然没有一个有道义的勇气提出这个直接触及人类良知底线的问题,令人唏嘘。

即便从二人都关注的经济和就业看,美国经济衰退、赤字居高不下、政府借贷过度、工作机会外流,都与中共治下中国畸形的经济政策有关。西方关注的伊朗核危机,国际制裁声中唯一力保伊朗的,就是中共和俄国。至於里根倡导的、与美国立国思想一致的反共理念,更是把矛头指向了中共,这个最大、最後、最邪恶的共产专制政权。但对於这个在军事上和自由世界对立,在经济上搅乱国际经济和贸易秩序,在外交上支持流氓国家北韩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国家伊朗的中共政权,两党候选人都惊人的无所事事、无所作为。

与天斗、与地斗的人,把自然界的地震、瘟疫、风灾、水灾当作自然现象;观天命和知天命的人,把自然灾难当作预警的讯号。我们世界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的灾难,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与人类的思想和行为息息相关,越来越在反思我们的行为出错和出轨之处。就连无神论的中共,从它们舍命「保十八大」的出格举动看,它们也感受到了即将来临的危险,即将降临的天威。所以中共才会锁住出租车的後门、关死公共汽车的顶窗、管住所有的菜刀和剪刀,在战战兢兢之中准备开分赃和分权的「会议」!中共的奇怪举动和末日挣扎,中国百姓看见了,海外异议人士看见了,中共内部当然看见了,但美国和西方的情报部门、驻华使领馆,难道一点都摸不到头脑?

奥巴马和罗姆尼该何处去

奥巴马和罗姆尼两人,或其中任一,如果能利用大选的机会阐明立场,重申美国立国理念和精神,把美国经济和社会问题的根子挖出来,把中共背後的政治和经济黑手揪出来,把美国人的目光和注意力从眼前的、世俗的小利小趣,转到涉及国家命运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来,也许,大选还没开始,结果就会见分晓,人们也不需劳什子等到11月6日了。

人们在问,奥巴马的民主党阵营和罗姆尼的共和党阵营究竟是把北京当作合作夥伴,还是竞争对手,还是潜在敌人?人们从竞选途中看到的,和辩论交锋中听到的,似乎不是一致的、坚定的声音。

结束迫害,结束专制独裁,结束恐怖主义背後的支持,结束不公平的经贸实践,所有这些正义之举都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中共的集权。社会学家说,中国每天有500起民众抗暴,资金外逃今夏格外加速。中共最清楚自己面临的覆亡,政治局常委中在流传多维尔的《旧制度和大革命》;天朝的摇晃已经不是蛛丝马迹,而是摇摇欲坠。谁能在全人类对专制发出最後一击,停止中共各种各样的迫害和压搾,谁才配做自由世界的领袖。11月6日之後,不管谁当选,从竞选的尘埃中落定、思绪重新清楚了的下届总统,也许还有神明给的机会做正确选择,但是,也许机会真是不多了。

正如德明所说,「变革不是必需的,生存也不是笃定的」。如果没有变革,美国未来的存在和方向,会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奥巴马、罗姆尼会错过历史机会吗?他们会作出正确的改变,还是不变呢?好像又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