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的时代】跪着也挣不到钱,干嘛不站着?

2012-12-24|来源: 天涯社区|标签:中共 官员 权利 腐败 投资 

【希望之声2012年12月24日讯】官员腐败已经到了吃皮吃肉都觉得不解馋了,甚至都觉皮皮肉肉的没有嚼劲了,而且味道也不新鲜了,现在改敲骨吸髓了,嘿,吃到骨头这一层还真不错,骨头上贴的肉就是比外面的好吃些,再往里一吃,嘿,这骨髓的味才叫个一绝呢。所以,你看,官员的嘴巴是越吃越精了,变着花样吃,吃了金钱吃美女,吃了原告吃被告,吃了胖子吃瘦子,吃了主动吃被动,吃了站着的吃跪着的,直吃得海枯石烂,直吃得天翻地覆……


山西阳泉市平定县将武汉客商宋瑞峰引进,投资建设“307国道固关服务区”,项目包括加油站、宾馆、餐厅、汽车修理等,总投资6000余万元。当地政府把该项目列为平定县和阳泉市两级政府重点招商项目,并专门发布“红头文件”要求各乡镇和县各有关单位,在固关服务区“立项、征地、建设等方面给予积极配合,确保项目尽快建成投产”;郑重承诺,工程可“未批先建”,一应手续均由当地政府负责补办。结果呢,商家进了套,就被“关门打狗”,土地证申办、执照年检,银行贷款等等方面,均遭刁难阻挠。最让宋瑞峰欲哭无泪,追悔莫及上当受骗的是,已于2009年初建成的服务区却因无“加油站布点规划”不能申领《成品油经营许可证》,一直闲置荒废,项目负债3000余万元,整个服务区被银行抵押,连自己的住宅都被查封,面临被拍卖的命运。

说实话,俺讨厌记者新闻写作的抒情方式,滥用形容词,比如“欲哭无泪”,“追悔莫及”,宋老板肿么就“欲哭无泪”,“追悔莫及”?你是他心里的蛔虫?你是写小说,全知全能?

为了印证记者是不是在滥用词汇,俺一时无聊,去查这个宋瑞峰的事情,还真发现这个宋老板写有实名举报的材料,看得我头都要开裂了,终于找到点“欲哭无泪”,“追悔莫及”的具体事例了。比如讲山西平定县曾派警察到宋住的小区来“了解情况”,幸亏小区的保安及时通风报信,宋老板得以及时翻墙逃跑。俺当时就想到了以前有个报道说,某地警察去抓赌,结果有一个老头在逃跑的过程中掉阴沟里死了。这宋老板要是翻墙摔死了,边责任要归在谁身上呢?不过,参赌老头被抓不同于宋瑞峰被抓,抓赌是辖区内抓,宋瑞峰这是“跨省抓捕”。为了避免被“跨省抓捕”,俺估计宋瑞峰就算自己的住宅不被查封,也不敢进去住,但愿不要露缩(故意弄错的)街头。

一个千万富翁,只是投资做点生意,而且这生意无论对他个人还是对当地都双赢的事,结果竟因为政府敲骨吸髓,钱没赚到,还连连亏损,想要讨个说法,官员说你是讹诈政府,要给你找个罪证,好把你捉了关进笼子里。这就连收保护费的黑社会都不如,你要是实心交了保护费,黑社会也是讲信用的,保证你可以开工赚钱,大不了是见你赚多了多收三五斗。可是宋瑞峰遇到的是他怎么想也想不通的事,他们把这个项目评为阳泉市政府的“百项重点工程项目之一”、平定县政府的“重点企业项目”,但他就是不愿意把这个工程给你做下地,他给你拖着,一边拖死你,一边千方百计找你的漏洞,把你治住。这就比黑社会牛多了,我不讲信用又怎么样?我就不给你办事怎么样?这块地盘就是我家的,没有第二家,你想怎么着?所以,宋瑞峰就只能投资不成而荡产。

这宋瑞峰老家也是山西,在武汉赚了些钱,就想着回老家去投资,一来这个项目不错,而且又是中博会这么高级别的招商引资项目,应该安全可靠。二来也想为家乡做点贡献,这个项目要是能做成开业,至少可以给当地带来每年四五百万的利税,为三四百号人提供就业机会。这本来是这一片拳拳赤子之心,可是你想官员个个如狼似虎,嘴上和你讲乡情,眼里盯着你的骨肉,他们在心里盘算的是:这块肉瘦肥均匀,那根骨头一定很香……为了弄到你这一身骨肉,他们先设下诱耳,把项目好处夸得尼玛天花乱坠,什么条件都尼玛答应你,恨不得就献上自己的女秘书了,等你上钩了(投资到位,项目建成),知道你脱不了钩,他就开始溜鱼玩了,又是说你“擅自”,又是说你“违法”,总之就是逼你把“擅自”、“违法”的东西贱卖他们,他们再找一个能“完善手续”的自己人去接手,然后分脏。这和孙二娘是一路的货色,她开的这个店子就是干的这生意,不过,孙二娘的做法毫无技术含量,现在的政府要高明得多了,孙二娘的肉包子里没有骨头,孙二娘只取肉不取骨,现在的政府,是吃骨头不吐骨头渣吃骨头不吐骨头渣吃骨头不吐骨头渣……吃得又干净又合法,世界上还有这种成本如此之低的吃法吗?没有了,这是最大的“中国特色”,有中国特色的吃法。

俺真的能想象平定县看到一下子来了这么一个大胖子宋瑞峰,他们是何等开心,看到宋瑞峰咬上钩以后又是多么的欢欣鼓舞,你以为他们真的那么在乎用招商引资来发展当地经济?那都是哄我们老百姓的,钓鱼招商,杀鱼吃骨肉,那才是他们真正想干的事。我们这些屁民都被这些吃骨头不吐骨头渣的人渣骗得善良起来了。就是因为被骗得善良起来了,这样你才看不出孙二娘的真实面目,而且觉得孙二娘还很美喔。

直到现在,平定县官员对宋瑞峰还处在玩溜鱼的阶段,他们有足够的耐心溜你,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溜人玩,不溜你你怎么会顺着他呢。在这个溜的过程中,宋瑞峰企图挣扎。又找记者又找律师,这些都没用,大鱼上钩,那是决不容其再逃掉的。所以,你想要香港文汇报的记者采访报道?当地政府活动到北京去,让北京的人跟文汇报打招呼,据说一出手花费就是70万,就是要让你的报道胎死腹中。你想让你的律师去谈判,当地公安局仅凭领导指示,就把人关押起来,且对拘押的人动用刑具手烤脚镣,警察完全成了县领导的家丁,法律算个什么东西。宋瑞峰实名举报后,阳泉市委市政府成立了“2.23”工作组入驻平定,很快就同流合污……溜着溜着,王银旺从县长爬到了县委书记。

宋瑞峰其实也想送点皮肉给官员吃吃的。王银旺生日的时候,宋瑞峰送去6万元孝敬,这当然不会有“借条”的。后来事情闹翻了,宋到县政法委书记杨艳红那里去告发,人家杨书记说:王书记在平定提拔一个干部都不止几万元,收你这6万元太不值,王书记根本就不会看在眼里,你这是诬陷王书记,诋毁政府,要追究责任严惩。这就等于公开地说,在山西平定县提拔干部是要送礼的,而且礼“不止几万”。这说明什么?说明官员已经到了吃皮吃肉都觉得不解馋了,要吃就将你的整个人(项目)活活吞下,区区6万元塞牙缝都不够,贪官背地里说不定都在拿这当笑话来说了,我们平头百姓哪里懂得他们的味口那么重?

俺经常想,如果我是身家千万的人,我绝不会像宋瑞峰那样在国内做什么投资,我宁愿那这钱去移民,移了民之后,如果还真有点反哺家乡的情怀,再回来投资,这个时候,你就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家了,而是一个外资老板,政治地位是全然不同的。民营企业家在国内无非人家一个池子里的鱼儿,有的个头大点,有的个头小点,人家想吃哪条都要看心情好坏。所以,无论是明朝的沈万三,还是当今的黄光裕,不是家破人亡,就是牢狱之灾,从来就逃不出权力的魔掌。现在一些稍为聪明一点的商人、明星都要先弄一个外国国籍,然后呆在中国赚钱,这样才样能站着赚钱,就算站着赚不到钱,跪着一般是赚得到的,唯独是像宋瑞峰这样的商人,总希望依明规则来做生意,到头来不但站着赚不到钱,就连跪着也不能赚到钱,还要倒贴钱,倒贴了钱,他们还要骂你屁民,不识好歹。

宋瑞峰那悲愤的身影,未曾不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身影。一个千万富翁在面对权力时都如此力不从心,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一般的平头百姓,面对张狂的权力,不过是大拇指下的一只蚂蚁罢了。宋瑞峰的事不管值不值得一个平头百姓的同情,它都诏示着权力在这个社会是何等的狂暴。在狂暴的权力之下,无论是你赚一份饱肚的饭钱,还是创造一个商业帝国,都只能匍匐在权力的脚下,倘若跪着能把钱赚了,已是万幸,不幸的则是跪着也不能赚到钱,还要倒贴钱。更不幸的是,倒贴出去,权力还很不开心,还要吃你的皮肉,吸你的骨髓!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