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欲反腐,恐江派鱼死网破

2013-01-01|来源: |标签:习近平 反腐 江派 张高丽 

【希望之声2013年1月1日讯】习近平反腐从薄熙来的旧部雷政富,到周永康的家臣李春城,再到新进入政治局的李建国,反腐之火看似越烧越旺。然而面对中共无官不贪的现实,反腐专家、习近平的智囊李永忠警示最恐惧出现“鱼死网破”的态势。点出了习近平“新官集团”最担心的核心问题。


据网友统计,在这一个多月里,因民众举报而被查处的贪官有20多人,从薄熙来的旧部雷政富,到周永康的家臣李春城,再到新进入政治局的李建国,好像反腐的火越烧越大,有人开始期待哪天能抓只大老虎出来。

不过,中纪委书记、习、李新政的“反腐执刀手”王岐山却公开说:“你们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们更希望的是润物细无声,不大搞动静,但是也不能有困难就不做。”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官方尚无反贪大动作。一些北京观察人士分析认为,毕竟习近平还没有执掌政府机构,要到2013年3月中共两会之后,习才是中国名义上的权力第一人,他认为,真正的反贪风暴可能会在明年中出现。

有迹象显示,目前中共的反腐并未脱出以前的老套路,藉反腐清洗政治对手的戏目再次上演。一些政治失势者的手下好像剥笋一样被削去职务。但目前北京最高层最担心的,是被清洗者会否“顽抗到底”,导致“鱼死网破的局面”。

“十八大”以来,网路掀起举报热潮。通过网友举报,重庆的“雷冠希”、广州番禺及顺德公安局的“房叔”等一批贪官遭到当局迅速打击,似乎只要网友一爆料,中共各地纪委力行“露头就打”、立即介入调查,配合堪称“密切”。

习近平反腐从薄熙来的手下、周永康的家臣入手,令外界看出了点门道。

中共反贪官历史可以证明,大部分的反贪案例只是权力清洗的手段或副产品而已。王宝森之与陈希同,陈良宇之与黄菊甚至江泽民,王立军之与薄熙来,莫不如此。在这种关系之外,反贪反腐举报往往出现状况。

11月30日,一位网友张贴文章,指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副局长周锡开也是“房叔”,涉嫌滥用职权、坐拥人民币上亿元房产,并质疑周锡开安排已怀孕的老婆移民海外,以逃避计划生育。顺德区纪委当晚深夜紧急说明:“网上反映顺德区公安局副局长周锡开的有关问题,我委高度关注并已介入调查,待情况清楚后定向媒体公布。”但随后,该公安局表态被举报人是“一个好人”,举报者被威胁,并已经失去了工作。

此外,曾担任广州番禺城管综合执法局局长、政委的蔡彬,遭网友曝光拥有22处房地产。广州市纪委随后宣布查明其有收贿事实,已对蔡彬采取“双规”;2012年8月,有网友称在广东省县级以上机关2012年招录公务员考试过程中,中山市人社局纪委书记梁国影指使他人调高了其子林某对外公布的笔试成绩,梁随后遭“双开”(开除党籍、公职)。这些案子,估计最后也将不了了之。

据不完全统计,在习近平上任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有20多名地方官员因涉嫌违纪或被举报,而被中央或地方纪委调查。但有评论认为,中共现阶段治贪采用这种“民间指哪打哪”的手段,是为了迎合民众,为新一届领导班子开局创造一个优质的舆论氛围。

对比“十八大”前后的变化,人们发现,除了习近平上台外,还有个关键因素就是中共各级人事的变化,特别是政法委、中纪委、组织部的变化,才促成了这些贪官的纷纷落马。过去民间举报一直不断,但很少引起官方的注意,更很少被官方接纳,从而让很多贪官一直“带病上岗”(指官员有问题仍被任用),越贪官位越高。

这次有所不同了。薄熙来被抓,周永康、李长春下台后,胡锦涛与习近平结成反腐联盟,任命铁腕人物王岐山为中纪委书记,习近平的人马赵洪祝为中纪委第一副书记,团派大将赵乐际为中央组织部长,这些具体做事的人至少在开局演戏阶段,做了他们该做的事,这才令民间举报有了下文,于是出现了民间举报潮,令一大批贪官落马。

而且这些落马贪官的背后都有中南海大佬的身影,这无疑就牵扯到高层仍在进行的江胡斗的延伸剧目了。胡锦涛通过人事布署,与习近平联手反腐,利用“剥洋葱”的方法,从外面一层一层往里剥,先打击薄熙来、周永康、李长春的外围人马,收集罪证后,再进一步令高层大佬收手服输。

就在胡锦涛、习近平大声呼吁“不反腐就会亡党亡国”的时候,首都北京的大报《京华时报》却发表了习近平反贪腐智囊的反腐专家李永忠的“出格”言论:对腐败官员不能赶尽杀绝、“绝不赦免”。

李永忠表示,他的核心观点是:“如果我们用‘绝不赦免’的方法,可以推算,‘腐败呆帐’只会越来越多,存量会越来越大,抵抗也会越来越顽强,最后可能出现鱼死网破,甚至鱼未死网已破的态势。”

李永忠是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制度反腐专家,国家行政学院等院校兼职教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制度建党、制度监督、制度反腐等领域的研究。他从军队纪委到地方纪委,从县纪委、市纪委到中纪委,再到出任监察学院副院长,有数十年的反贪经验。

来自北京的消息透露,李永忠是习近平、王岐山这次反腐运动的主要智囊之一。他提出的问题,其实也正是习近平“新官集团”最担心的核心问题。

事实上,在过去两个月,已经可以看到内部被整肃贪腐官员顽强抵抗的效果。《纽约时报》温家宝家族财富报导,彭博社习近平腐败的新闻,以及最近几个月中国外逃官员、商人人数和资金数量大增,都会对中共体制造成伤害。但最重要的伤害,是来自“内部人士”的向外大爆料。北京一些分析认为,《纽约时报》有关温家宝家族财富的报导,对中共的打击不亚于薄熙来事件。

李永忠提醒人们思考公布官员财产的目的是什么,想得到什么结果。人们不能期待公示了财产就等于清算了贪官,这是肯定做不到的,公示本身不是目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于是李永忠建议赦免部分退回赃款的贪官,以换取他们对财产公开等政改措施的支持,否则可能出现“鱼死网破”的局面。

研究发现,在改革开放之初,大陆平均腐败案件潜伏期是一年多,因为贪官相对来说还比较少,容易被查处,但自从江泽民上台提倡“闷声发大财”后,促成了大陆几乎无官不贪的局面,使贪官被查处的时间大大推迟了,目前平均腐败案件的潜伏期变成了九年多,也就是说,同样的贪腐,但被查处的时间延后了七、八年,概率降低了七、八倍。面对这样的困境,李永忠担心出现鱼死网破的局面。

他因此提出两点建议:其一,公示要从“两新”(新提拔、新后备)干部开始,最好是设立政改特区,或者通过找一批试点来实行。一步一步将一杯比较浑浊的水,通过不断地加入新的清廉增量,来降低或者逐步挤出腐败存量。他建议在全国2,800个县中,选28个也就是1%来搞政改试点。但这种方法无法取得民众信任。事实上,政府信用是各类所谓制度设计中最重要的基础,没有信用,一切都无法施行。中共内部的一些专家也认为,中共现在已经陷入“信任泥潭”,任何官方措施和方案,都无法取得社会各阶层的信任和支持。在这样一个状态下,中共的任何改革都无法进行。

事实上,习近平上台之后高调推动反腐,争取民众信心也是最重要的目标之一。来自北京的消息说,习近平身边的智囊认为,以邓小平那样的党内权威,在进行改革开放之前,都必须先否定文革,进行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工作,然后清理干部,最后才能全面推动改革。习近平上台之后,如要引领进一步改革,面对的困难可能更大。因此反腐,和藉反腐清理干部队伍是必行之策。

但很多评论者对习式反腐不抱乐观态度。

自由亚洲电台就此问题采访了美国南卡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谢田表示,在美国也有类似的措施,以赦免贪官部分罪行的方式挖出更大的贪官和降低反腐的成本,但他认为,在中国大陆这种方式恐怕难以实行:“那种方法确实可以带来社会效益,减少成本,而且对贪官警示。但中国的问题是一党专政,法律管不了共产党,这才是关键。”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臧山表示:江派的没落、江泽民的奄奄一息,这个现象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现任中共高层是想“挽救”中共,所以不愿意最后抛出江泽民,因为只要抛出江泽民,这十多年江泽民下密令做的类似发生活摘器官等罪恶会立即曝光,这将导致中共即时垮台。

石藏山说:“但习近平要治理国家和‘挽救中共’,又不得不要清理江派‘第二权力中央’和解决政法委的问题,习近平处在这二难当中。也许,在万不得已时,江派大管家曾庆红为保住‘江泽民’,而同意抛出周永康,这也不过是江泽民和中共走向灭亡的过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