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换马甲的「劳教改革」

2013-01-13|来源:

【希望之声2013年1月13日讯】

在社会各界强烈的「废除劳教制度」的呼声中,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终於在1月7号宣布 「停用」劳教制度。正当举国上下打算为此欢呼时,一盆凉水当头泼下,消息传出,另一个类似劳教制度的法律正在拟定,所谓劳教改革只是换了个「马甲」而已。

《百 度》百科是这样定义劳教制度的:劳教制度就是公安机关「无须经过法院审讯定罪」,就可将疑犯投入劳教场所,实行最高限期为四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劳 动、思想教育」等措施。自从中国大陆实施劳教制度以後,就多出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劳教所里多出了无数被迫害致死的冤民。

大陆民权律师唐吉田表示,劳教制度是一个恶法,它既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相关原则,也与中国大陆现行法律,比如说像宪法、律法法等相冲突。

唐吉田:「这样一个制度它不经过司法审查,就由警察一家就可以决定对公民人身自由剥夺,少则一到三年,甚至可以达到四年,那麽这个过程就是非常封闭、非常不透明的一种状态下,公民没有任何救济的手段。」

吉林省伊通县法院副院长郭学宏,因为反对庇护被告人,而被劳教一年。未经任何手续,仅仅一个电话,就让郭学宏失踪了四年。

根据大陆官方2008年底统计,有近16万人未经审判而监禁在全中国约350个劳教场所中。当然,实际的人数应该更多,而且还在逐年递增着。

唐吉田:「特别是近年来所谓的维稳,将劳教的对像扩大化,包括後来出现的因为信仰,或者土地被徵用,或者其他一系列人群,面临着劳教这种威胁。」

劳教制度的「随意关押性」,使劳教成为了中共当局打压异议人士最趁手的工具。中共的警察打着「维稳」的旗号,可以随时、任意、无理由的抓捕和关押他们认为「对社会有危害」的人。而无人监管和利益的驱使,使得劳教人员成为劳教所牟利的工具。

法轮功学员闰生:「所谓的管理和教育就是基本上打骂为主,每天基本上从早上到晚上都是去干活,为教养院和警察谋福利,最忙碌的时候三天三宿没让睡觉。」

被问到被劳教有甚麽法律程序,闰生说:

法轮功学员闰生:「没有,它连教养票都没有给我,就是给我一个口头通知。」

99年之後,由於中共大肆镇压法轮功,使得各大劳教所爆满,不得不提前释放一些真正的犯人给法轮功学员「腾地方」,使得法轮功学员成为中国劳教所的「主要成员」。

但随着中共专制高压统治的升级,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维权者、上访申冤者、和网路活跃人士,逐渐成为劳教所里的「新成员」。

北大法学研究生,维权人士曹顺利,因为多次到国家新闻办,呼吁给予访民合法上访权,而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23个月。

曹顺利:「他们名义上是劳动教养、教育,其实就是对你进行精神摧残,就是叫你们认罪,服从他们那种不公正的处罚。要是不认罪,受的惩罚比判了大刑的人还要重。」

曹顺利说,劳教采用「严管」和「开放」式两种管理方式,而「严管」手段一般用於法轮功学员和极少数访民身上。

曹顺利:「好多上访的和法轮功都不认罪,那麽就永远严管状态,所谓的严管状态,管理的手段特别不人道,特别黑恶和残忍。他们严管的目地就是摧残你的精神和意志,然後摧残你的身体。」

唐吉田提出,劳教制制度必须彻底废除乾净,而所谓的「劳教改革」只是换一个名目继续苟延残喘。更何况,即使废除劳教,只要司法不独立、媒体、言论不自由,根本上,人权问题还是无法得到解决。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朱智善采访,黄容报导。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