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a)

【大纪元2018年05月20日讯】绪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目 录

1. 共产主义是魔鬼,其目的是毁灭人类
2. 魔鬼毁灭人类的主要方式
3. 共产主义思想是魔鬼的意识形态
4. 作为一种超自然力量的魔鬼的特点
5. 魔鬼的多个面目
6. 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
7. 对共产主义的向往是一种‘罗曼蒂克’的幻想
8. 魔鬼造成文化的毁灭和道德的崩溃
9. 回归神,恢复传统,走出魔鬼的安排

******

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垮台,标志着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东西方两大阵营间冷战的结束,很多世人为此感到乐观,以为共产主义的威胁已经成为过去。

而实际情况是,原教旨的和改头换面的共产主义思想仍然在全球肆虐,这既包括仍然固守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中国、朝鲜、古巴、越南,也有共产主义因素仍然嚣张的前苏联东欧国家;既有打着民主或共和旗号实行社会主义的诸多非洲和南美国家,也有被共产主义因素严重侵蚀而不自知的欧洲和北美民主国家。

共产主义造成的战争、饥荒、屠杀、暴政虽然触目惊心,但其危害却绝不限于此。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与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是,共产主义与人性、人的价值和尊严为敌。在一个多世纪的实践中,它建立了包括苏联和中国在内的一系列庞大的极权国家,造成了上亿人的非正常死亡,奴役了几十亿人口,并曾经一度把世界带到核战争的边缘。更重要的是,它造成了大面积的家庭解体、社会混乱、道德崩溃和整个人类文明的沉沦。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1. 共产主义是魔鬼,其目的是毁灭人类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共产党宣言》以‘幽灵’做开场白,绝非马克思一时的心血来潮。如本书前言所述,共产主义并非一种思潮、学说,或者在人类寻找出路时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魔鬼,亦称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共产邪灵与仇视正神的撒旦为伍,同时利用各种低灵和魔祸乱人间。这个邪灵的终极目的是毁灭全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道德败坏到背弃神和传统,最终听不懂神的教诲而导致被淘汰。

冷战后,东欧和苏联的共产政权解体了,而共产主义并没有解体,共产主义的幽灵未死,它的毒素不仅继续危害前共产国家,而且早已通过各种形式渗透到了全球。魔鬼藉由掌控人的意识形态,渗透进人类社会的各行各业。共产邪灵所刻意灌输给人类的各种变异观念,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全球泛滥,迷失的人们甚至将其当成了自己的想法和愿望,导致人类的是非、善恶标准大幅度地倾斜、颠倒。魔鬼的阴谋几乎得逞!

当共产邪灵即将在狞笑中庆祝它的胜利时,绝大多数世人却认为它走向了失败。世人处于毁灭的边缘,却还蒙在鼓里。还有比这更危险的境地吗?

2. 魔鬼毁灭人类的主要方式
人是神造的,慈悲的神一直守护着他的子民。魔鬼深知,要想让神不再管他创造的人类,唯有切断人和神的联系。它为了毁灭人类,采用的最主要方式是破坏神传给人的文化,并败坏人的道德,把人变异到神难以挽救的程度。

人是神性和魔性同在、既可道德堕落又可道德提升的生命。信神的人都知道,一个有道德追求的人,他的正念正行会得到神的眷顾,神会加持他的正念,神也会帮助他的正行,神更会为他创造奇迹;同时,神会提高他的道德层次,使他成为更加高尚的人,直至回归天国。然而,一个道德低下的人,一个充满私欲、贪婪、愚昧、狂妄无知的人,他的恶念恶行不可能得到神的认可;相反,魔鬼会加强他的狂妄无知,加重的他的私欲、恶念,更会操纵利用他的恶行造业,贻害人间,使他道德持续下滑,直至堕落地狱。当人类社会的道德水准普遍下降,魔鬼就会推波助澜,以各种方式肆意操控利用人们的恶念恶行,以彻底毁灭人类。

18世纪以来,欧洲历史进入剧烈动荡时期,人类道德的整体滑坡给魔鬼造成了可乘之机。它有步骤地颠覆善恶是非标准,灌输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斗争哲学等邪说。它选定了信奉邪教的马克思作为其人间代理人,于1848年推出《共产党宣言》,扬言用暴力消灭私有制、阶级、国家、宗教和家庭。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共产主义第一次尝试夺取政权。

马克思主义的追随者声称,政权问题是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中心问题。我们如果了解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就会发现政权问题对共产主义来说既重要又不重要。说它重要,是因为掌握政权是大面积败坏人类的快捷方式,只有掌握了政权,共产党才能用暴力和强制推广其意识形态,在短时间内从根本上破坏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说它不重要,是因为即使没有掌握政权,魔鬼依然可以用其它方式变异人的道德,达到其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因此,在其实践中,暴力不是唯一的方法,政权不是唯一的手段。事实上,共产主义这个魔鬼采用了极为灵活多变的手法,利用人类的一切弱点,使用欺诈和愚弄的手段,通过扰乱人类思想、颠覆正统文化、破坏社会秩序、制造社会动乱、分化撕裂社会等方式,全方位占领了世界。

3. 共产主义思想是魔鬼的意识形态
神给人类社会奠定了基于普世价值的丰富文化,铺垫了人回归天国之路,魔鬼的共产主义和神奠定的传统文化是根本对立、水火不容的。

共产邪灵以无神论、唯物论为核心,集合了德国的哲学、法国的社会革命、英国的政治经济学等元素,以一种世俗宗教取代了神和正教在社会及文化中的位置。共产主义把整个世界变成了它的教堂,把人的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都纳入了它的控制范围。魔鬼占据了人们的思想,让人们反神、排神,背离传统;魔鬼在背后操控着人类一步步地走向毁灭。

魔鬼选定马克思等人间代理人,在人间反对和破坏神给人类社会奠定的法则,宣扬阶级斗争,废除旧的社会制度。在东方它发动暴力革命,建立政教合一的极权国家;在西方通过高税收、高福利进行财富再分配,搞渐进式的非暴力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渗透进各个国家的政体,通过摧毁一切社会秩序的世界革命而达到消灭国家的目的,最后建立一个世界性统治机构取代所有国家和政府,让魔鬼掌控世界权力。这便是共产主义许诺的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国家和政府,并且进行集体生产的社会,最终使人类社会达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所谓‘人间天堂’。

共产主义以实现其世界大同、‘人间天堂’的理念为纲领,推动无神论指导下的‘社会进化’;用唯物论摧毁人的精神追求、信仰和宗教,让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领域、每一个角落,包括政治、经济、教育、哲学、历史、文学、艺术、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甚至宗教等等。如同意识形态中的癌细胞,共产主义不断增殖,并排除一切其它意识形态,其中包括对神的信仰,进而毁灭国家主权、民族意识,最后消灭人类的道德和文化传统,让人类走向毁灭。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扬言:‘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这句话相当准确地概括了共产主义近二百年来的实践。

道德来源于神,神规定道德标准永恒不变。道德标准从来不该是人来定的,也不会随着人的权势而变。而共产主义则要对任何一种道德‘宣判死刑’,让共产主义的信徒来重新定义道德。在否定道德的同时,共产主义用各种负面因素驱逐人类传统中的正面因素,进而让负面因素占领整个世界。

传统的法律源于道德并维护道德,共产主义让道德和法律分离,通过制定恶法、恶意曲解传统的宪法和法律来摧毁道德。

神叫人行善,共产主义鼓吹阶级斗争,提倡暴力和杀戮。

神给人奠定了家庭作为基本的社会单元,共产主义认为家庭是私有制的表现形式,扬言要消灭家庭。

神让人有获得财富的自由和生活的权利,而共产主义要消灭私有财产、剥夺地产、提高税收、垄断信贷和资本,彻底掌控人的经济生活。

神奠定人类社会的道德、政府、法律、社会和文化形态,而共产主义则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

神传给人正统艺术,是为了将神和天国世界的景象通过这种独特的方式传递给人,让人回忆起天国的美好,升起敬神的信心,提升人的道德与修为。共产主义则让人崇尚现代变异艺术,窒息人的神性,放纵魔性,操纵整个艺术界传播扩散低、丑、怪、恶、颓废的负面信息。

神让人谦卑、敬天敬神,共产主义专门给人灌输魔性和狂傲,让人走向对神的悖逆、不服从。它放大人性中的恶,用所谓的‘自由’让人们随心所欲,失去道德的约束并消除人的负罪感;以‘平等’为口号煽动人的妒嫉心,并用各种手段刺激人的虚荣,让人们被眼前的名利诱惑而跟从魔鬼。

二战后,有形的共产主义阵营进一步扩大,共产党社会和自由社会在世间对峙,开始了数十年的冷战。共产主义学说成了共产党国家的世俗宗教,成为课本上不可挑战的‘真理’。在其它国家,改头换面的共产主义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4. 作为一种超自然力量的魔鬼的特点
魔鬼是一种超自然力量,理解共产邪灵的属性是理解魔鬼制造的世间乱象的钥匙。

共产邪灵由恨构成,它从人的恨当中汲取能量。

共产邪灵与撒旦为伍祸乱人间,不必试图分清它们的所作所为。
魔鬼在东西方同时布局,在各行各业同时布局,其力量时而分开,时而合一;声东击西、借力打力;不拘一格。

魔鬼是超限战的始作俑者:宗教、家庭、政治、经济、金融、军事、教育、学术、艺术、媒体、娱乐、大众文化、社会生活、国际关系,全都变成魔鬼毁灭人类的战场。

魔鬼的黑色能量瞬间就从一个领域蔓延到另外一个领域,从一个团体转移到另外一个团体,从一个运动扩展到另外一个运动。比如,上世纪70年代西方反越战运动退潮后,魔鬼操控反叛青年转而推动女权运动、环保运动、同性恋合法化运动,另外一部分则进入西方社会体制内,试图从内部颠覆西方文明。

魔鬼能够操纵有不好思想的人做它的人间代理人,以伪善欺骗善良而单纯的好人做它的代理人或辩护士。

魔鬼代理人遍布社会顶层、社会上层、社会中层、社会下层、社会底层,因此魔鬼的行动有时表现为自下而上的革命,有时表现为自上而下的阴谋,有时表现为由中间层发起的改良。

魔鬼能够变形、分体。它能够调动另外空间的低灵为它服务。色情、毒瘾都是魔,都成为邪灵利用的工具。这些低灵烂鬼从人的负面情绪──仇恨、恐惧、绝望、狂妄、悖逆、妒嫉、淫邪、愤怒、发狂、怠惰等──当中吸取能量。

魔鬼隐秘而狡猾,它利用人的各种贪欲、邪念、魔性、阴暗与负面的东西。人符合了它的想法,它就会控制人。很多时候人以为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其实却是邪恶在背后操控。

5. 魔鬼的多个面目
正如魔鬼有多个名字,共产主义也以不同的面目示人。魔鬼惯用相互对立的表现形式迷惑世人:或为强制极权,或鼓吹民主;或为计划经济,或为市场经济;或是全面的言论管制,或是极端的言论自由;在一些国家反对同性恋,在另外一些国家推动同性恋合法化;有时大肆破坏环境,有时鼓噪环境保护,不一而足。它可以主张暴力革命,也可以信奉和平演变。它可以表现为一种政治经济制度,也可以表现为艺术文化思潮。它可以表现为纯粹的理想主义,也可以表现为冷血的阴谋权术。共产极权国家只是魔鬼的一种表现形态,绝非其唯一的表现形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是其歪理邪说的一部分,绝非其邪说的全部。

自从18世纪的空想社会主义以来,世人至少目睹了科学社会主义、费边社会主义、工团社会主义、基督教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人道的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福利国家、马列主义、毛主义等等诸多流派。这些流派可以简单地分为两大类:暴力共产主义和非暴力的共产主义。渗透和蚕食是非暴力共产主义的主要手段。

魔鬼最具有欺骗性的招数之一,是在貌似对立的东西方两大阵营里同时布局。当魔鬼轰轰烈烈侵略东方的时候,同时也改头换面潜入了西方。英国的费边社、德国的社会民主党、法国的第二国际、美国的社会主义党和其它为数众多的社会主义团体,把毁灭的种子撒播到了西欧和北美国家。冷战过程中,苏联和中国的大屠杀、集中营、大饥荒和大清洗,使一些西方人庆幸自己仍然拥有优裕的生活和自由的环境。某些社会主义者从人道主义出发,甚至公开谴责苏联的暴行,更让很多人放松了警惕。

共产主义魔鬼在西方使用了十分复杂多样的面具,打着各种不同的旗号,让人防不胜防。自由主义、进步主义、法兰克福学派、新马克思主义、批判理论、反文化运动、和平反战运动、性解放运动、同性恋合法化运动、女权主义、环保主义、社会公正、政治正确、经济上的凯恩斯主义、各种前卫艺术流派、多元文化运动等等,这些流派或运动,或来源于共产主义,或被共产主义所利用,来实现其邪恶目的。

……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