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轮回】世间的相遇 多是久别後的重逢

2019-08-06|来源: 大纪元|标签:转世轮回 

作者:宋宝蓝

世间的相遇,无论贫穷或富贵,无论拥有哪一种身分,无非都是久别後的重逢。重逢的背後是一个大写的「缘」字。有人报恩,有人索债,也有人从累世的记忆中警醒,为民间传奇再添光彩。

久别重逢小家奴忆三生

曲沃县尉孙缅有一个家奴,都已经六岁了,还没有开口讲过话。一天,孙缅的母亲坐在台阶上休息,这个小家奴忽然用眼睛瞪着她。孙母觉得很奇怪,於是问他:「你怎麽了?」

小家奴笑着说:「老夫人,您小时候曾经穿过黄色的裙子,白色的短袄,还养过一只野狸。现在您还记得吗?」孙母说:「还记得呀!」

接下来,小家奴讲的话令人震惊。他说:「那只野狸就是我的前世。我走脱後,藏在房顶的瓦缝里,听得到夫人的哭声。到傍晚的时候我才下来进到东园,园内有座古坟,我就藏在那里生活。两年以後,我被猎人打死。按例,死後去见阎王。阎王说:『你没有太多罪过,这次应当得到人身。』」

小家奴说,那只野狸就是他的前世。图为野狸。(kuczynski/WikimediaCommons)

小家奴述说,在阎王的裁决下,野狸转生到了海州,是一个乞丐的儿子。那一生,他穷困潦倒,常常忍受饥饿与寒冷,到二十岁时就死了。

去世後,乞儿再次来到地府,见到阎王。阎王根据他的福德多寡,依然准许他投生为人身,说:「这次让你做富人的家奴。名称虽不好听,然而一生不会有恐惧与忧愁。」

六岁的小家奴一口气讲完了自己的前世。已经转世三次的他,虽然眼下还是小孩的模样,却对前世历历在目,口吻犹如久经人世风浪的老者,他感叹道:「如今,我已经转生三次了,老夫人依然安康无恙,享有寿福,不也是很奇特吗!」

小家奴,历经三世,遍览人间万象,最终与老夫人再续前缘。对於他们,这场相遇,是他们久别之後的再次重逢。

忆前世悯生灵

唐朝大和年间,李德裕镇守浙西。当地有一人叫刘三复,小时虽然家境贫穷,他依然能勤奋苦读,很有才学。他的文章写得很精采,受到李德裕的赏识。後来,李德裕举荐他去应试,果然登科及第,入仕为官,历任尚书。

刘三复自述能记得三世转生之事。据他所言,有一世他曾经是一匹马。他说:「马儿经常口渴难耐,每当远远地看见驿站时,就会兴奋得嘶鸣。如果伤了脚蹄,会连带着心都跟着疼痛。」

刘三复骑马时,遇到多砂石的坚硬之路,必定放慢速度,唯恐伤了马蹄。(RemyOverkempe/WikimediaCommons)

後来刘三复骑马时,遇到多砂石的坚硬之路,必定放慢速度,看到路上有石头,他必会下马搬走。他的家中不设门槛,唯恐伤了马蹄。

这些前世痛苦的记忆,带到了今世,时常提醒他以仁心善待生灵。

三次投生只为讨债

康熙十四年(1675年,乙卯年),桐城有一个秀才叫姚东朗。他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病得很厉害,已经濒临死亡。夫妻俩哀伤地说:「我儿,你果真无缘作我们的孩子吗?」

病危之际,那名十岁的儿子开口说话,忽然变成了北方人的口音,说:「我原本是山东某寺僧人,积累了三十两银子,却被师兄窥见,将我推到水中。我呼喊观音菩萨,遂即看见菩萨说,你命数当终,且去投生。於是溺死了。地方百姓告知官府,当时你正是当地的县令。师兄就把我的那三十两银子送给了你,随後事情就不了了之。

「我因为沉怨未雪,先投生为你的弟弟,就是你已经去世的弟弟姚嵩绍。我追随二十多年,都不能讨偿,因而死後做你的儿子。这十年来,三十两的债务你已经还清了,我也该走了。你家有一根拄杖,我特别喜爱,可以烧掉赠予我,正好满足了三十两的债数。我的师兄也为讨债而来,他转生成你的长女,嫁给溧阳的潘氏。她现在怀有身孕,即将临盆。我死後,就会到她那儿投胎,以索命债。」说完,他就死了。

这段故事读来令人伤感。轮回三世,只为讨债。有句话说,境际不好,是因智慧不够。如果心胸犹如大江大河,加进一桶盐,水的味道也会是淡的。若容量犹如鼠肚鸡肠,放进一勺盐,水也会是苦涩的。

轮回转世千百年,每一个人都拥有了丰富的人生阅历。回味漫长的阅世经历,是否应该警醒,应该学会的不是惦记仇恨,而是放下与宽容?若能一笑泯恩仇,也就避免了无休无止的轮回纠缠。@*#

(据《广异记》、《绣虎轩次集》、《北梦琐言》卷一)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