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6a):输出革命

2019-08-08|来源: 大纪元|标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输出革命 共产主义 

【大纪元2018年05月24日讯】第四章 输出革命

目 录

1. 向亚洲输出革命
1)朝鲜战争
2)越南战争
3)红色高棉
4)其它亚洲国家
2. 向非洲与拉丁美洲输出革命
1)在拉丁美洲输出革命
2)在非洲输出革命
3. 向东欧输出革命
1)阿尔巴尼亚
2)苏联对东欧革命的镇压
4. 冷战终结
1)「红场」依然猩红
2)红祸依旧泛滥

*****

共产邪教在全球的传播依赖的是暴力和谎言。当一个大国在向小国输出这种邪教意识形态的时候,暴力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自由社会如果不能够认清共产主义的邪教特徵,就会对其凭藉暴力或谎言(如所谓的「大外宣计划」、「孔子学院」等形式)输出邪恶意识形态掉以轻心。本章所关注的就是共产邪教在亚洲、非洲、南美和东欧的扩张和渗透。共产主义对西欧和北美的渗透手法更加复杂,将在下一章专门论述。

1. 向亚洲输出革命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夺取政权,实际上就是苏联「输出革命」的结果。1919年,苏联成立了「第三国际」,企图向全世界输出革命,让整个国际社会完全赤化。该计划很快付诸实施,1920年4月,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Grigori Voitinsky)来到中国,5月在上海建立联络处,准备组建「中国共产党」。在其後的三十多年中,直到中共建政之初,都只是苏共的附庸。毛泽东那时每个月拿苏俄160到170银元的经费当工资,[1]而当时上海一个普通工人的月薪也不过20元左右。

中共的夺权过程还跟共产党对美国的渗透有关,这是杜鲁门放弃对蒋介石支持的原因之一,将中国拱手让给了苏联支持的中共。杜鲁门还做出了在二战後撤出亚洲的决定。1948年,美国即从韩国撤军,1950年1月5日,杜鲁门发表声明,表示美国在亚洲奉行不介入政策,对蒋介石的台湾不提供军事援助,如果台湾与中共发生战争,美国将置身事外。一周後,美国国务卿艾奇逊(Dean Gooderham Acheson)重申了这一政策,声称如果在朝鲜半岛发生战争,美国将置身事外。[2]虽然美国後来因为朝鲜入侵韩国导致联合国出兵,而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的亚洲政策,但是美国在此之前的对亚洲不介入政策,的确为共产党在亚洲的扩张创造了条件。

中共「输出革命」可谓不计血本。除了训练各国游击队、提供武器、派出作战人员颠覆各国合法政府之外,还提供大量金钱支持。在文革疯狂时期的1973年,中共「对外援助」达到了创纪录的占国家财政支出的7%。据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档案记载:「1960年,除了运往几内亚的1万吨大米,还有15,000吨小麦运往阿尔巴尼亚。从1950年到1964年底,我国对外援助金额达人民币108亿元。这些援助金额中,又以1960年~1964年我国最困难[注:即「大饥荒」期间]的时候用得最多。」[3]其中1958年到1962年的导致数千万人饿死的大饥荒期间,「对外援助」款额竟达23亿6000万元。[4]这些钱如果用於购买粮食,足以救活所有的被饿死的3000万百姓。因此,这些冤魂不仅是在为中共「大跃进」付出代价,也是中共「输出革命」毁灭世界的牺牲品。

1)朝鲜战争
共产邪灵为毁灭全人类而力图占领世界,因此它也会利用人对权位名利的慾望,诱惑人向世界推广它的邪教意识形态。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胡志明等,都是在这种野心的指使下行事的。

毛泽东在1949年拜见斯大林时,以比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更屈辱的条件,准备牺牲百万军人和上千万劳工的生命为代价帮助斯大林在欧洲建立霸权,以此换取苏联支持他控制朝鲜。[5]1950年6月25日,朝鲜发动了预谋已久的侵略韩国的战争,三天内攻陷了汉城(首尔),一个半月後几乎占领了整个朝鲜半岛。

早在战争爆发前的1950年3月,毛泽东就在东北布置重兵,随时准备入朝参战。整个战争过程我们略过不提,由於杜鲁门的绥靖,导致战争久拖不决。中共以「志愿军」的名义参战,还有一个险恶用心,就是把国民党在内战时投降的百万士兵送到前线当炮灰。[6]到战争结束时,中方伤亡也达百万之多。

朝鲜战争的结果是南北分裂,而朝鲜在苏共和中共争夺控制权的时候两边通吃。例如1966年,金日成访华,得知北京在修建地铁时,就要求中共在平壤也无偿建一条。毛泽东立即决定优先且无偿为朝鲜建地铁,将北京在建的地铁停工,将一切设备和人员,包括铁道兵两个师、数万人及大批技术人员送到平壤。朝鲜不出一分钱、一个人,还要求中共要考虑战备防空,结果平壤地铁成了世界上最深的地铁系统,最深处达地下150米,平均深度90米。之後,金日成又翻脸不认帐,说是朝鲜人自己设计、施工并完成了这项工程。同时,金日成还越过中共,有事直接向苏联汇报,或要钱要物,并清洗了所有中共在朝鲜战争时留下的企图建立亲北京政府的人士,杀的杀、关的关。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7]

等到苏共垮台之後,中共对朝鲜的援助也大不如前。朝鲜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饿殍遍野。2007年,韩国非政府组织「朝鲜逃北者联合会」说,在金氏家族执政的六十年间,至少有350万人因为饥饿和与之相关的疾病死亡。[8]这也是共产邪恶政权在输出革命中欠下的血债。

2)越南战争
越南战争之前,1954年中共支持越共战胜法国,而有《日内瓦协定》及南北越南对峙。其後,法国撤出越南,北越对南越的入侵和美国的介入遂使越南战争升级为二战以後最大的局部战争。美军直接参战时间从1964年持续到1973年。

早在1952年,毛泽东就向越共派出顾问团,其军事顾问团团长就是中共上将韦国清。中共派出的土改顾问团,将越南数以万计的地主、富农关押和处决,引发了北越的饥荒和农民暴动。中共和越共联手镇压这些暴动,并发动了和中共「延安整风」类似的「整训」和「整军」运动。毛泽东为了成为亚洲共产党的领袖,不顾国内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大规模援助越南。[9]1962年,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终止了毛泽东的疯狂政策,准备恢复经济,让毛泽东退居二线。而毛泽东不甘心失去权力,於是悍然加入越战,而没有军权的刘少奇面对开动的战争机器,只能放弃恢复经济的部署。

1963年,毛泽东相继派出罗瑞卿和林彪访问越南,刘少奇向胡志明承诺中共将独家承担越战费用,并表示「打起仗来你们可以把中国当成你们的後方」。[10]在中共的全力煽动和支持下,1964年7月,越共在北部湾以鱼雷袭击了美国军舰,制造了「北部湾事件」,引发了美国正式参战。随後,为了和苏共争夺对越南的控制,中共出钱、出物资、出人。[11]根据陈宪辉在《革命的真相?二十世纪中国纪事》中的数据,「毛的援越带给越南深重灾难,造成越南500万平民死亡,遍地废墟、地雷区和崩溃的经济。……中共向越共提供的无偿援助中包括:足够装备陆海空军200多万人的武器弹药和其它军用品;100多个生产企业和修配厂;3亿多米布匹;3万多辆汽车;数百公里铁路;500多万吨粮食;200多万吨汽油;3000公里以上的油管以及几亿美元的现金外汇。物资金钱援越之外,中共秘密派出30多万解放军换上北越的军装轮番进入参加了对南越军、美军作战,为了保密将无数阵亡的中国士兵就地埋在了越南。」

到1978年,中共对越南的总援助达到200亿美元,[12]而中国1965年的GDP不过才704亿人民币(按当时官方汇率大约折合286亿美元)。[13]

1973年,美国在自己国内共产党分子煽动的「反战运动」下妥协,从越南撤军。1975年4月30日,北越占领西贡,南越灭亡。越共在中共的指导下,开始了类似中共夺权後的「镇反」运动,南越大约两百多万人冒死逃亡,[14]成为冷战时期亚洲最大的难民潮。1976年,整个越南落入共产主义的魔掌。

3)红色高棉
越战中越共要求中共大规模援助越南,但这後来也成为中越交恶的导火索之一。中共为了输出革命,以巨额援助为代价要求越南不停地和美国打下去,[15]而越南并不希望长期维持这场战争,从1969年开始就加入了美国为首的四方会谈。这个会谈将中共摒除在外。而到了70年代,林彪事件以後,毛泽东急需在国内树立威望,加上中苏在珍宝岛开战後关系更加恶化,毛又联美制苏,邀请尼克松访华。此时美国也面对国内反对越战的声浪,不愿继续打下去,越南和美国签订了和平协定,越南与中共渐行渐远,向苏联靠近。

毛对越南极为不满,决定利用柬埔寨制约越南。[16]越南和柬埔寨的关系更加不和,最终两国开战。

中共对柬共的扶持从1955年就开始了,让柬共领导人到中国接受培训。杀人魔王波尔布特的柬共最高领导人位置就是1965年由毛泽东任命的。毛向柬共提供金钱和军火。仅在1970年,中国就援助波尔布特3万人的武器装备。[17]等到美国撤出印度支那(越南、柬埔寨和老挝),当地政府根本无力抵抗中共支持的共产党,因此老挝和柬埔寨的政权在1975年都落入共产党手中。

老挝落入越南手中。而柬埔寨则由中共控制,建立红色高棉。为了执行中共要教训越南的政策,红色高棉多次入侵1975年被北越统一的越南南部,屠杀柬越边境居民,试图攻占越南手上的湄公河三角洲。越南此时和中共关系不睦而和苏联交好,在苏联的支持下,越南在1978年12月开始进攻柬埔寨。[18]

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当权後实行极端恐怖统治,宣布废除货币,下令强制所有城镇居民都到郊区参加集体劳动,并屠杀了所有的知识分子。三年多时间,暴政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但受到中共领导人张春桥和邓颖超的大力吹捧。等到越南与柬埔寨开战後,不堪忍受的百姓纷纷支持越南军队。仅仅一个月,红色高棉全线崩溃,丢失了首都金边,红色高棉政府只好逃亡山区打游击。1997年,波尔布特的倒行逆施甚至激起内部的反抗,他被红色高棉总司令塔克莫逮捕,并被判处终身监禁,直到1998年因心脏病发作而死。尽管中共百般阻挠,2014年柬埔寨特别刑事法庭以反人类罪判处红色高棉「二号人物」农谢和前总理乔森潘终身监禁。

越南对柬埔寨的战争激怒了邓小平,加上其它因素,於是邓小平打着「自卫反击战」的名义在1979年发动了中越战争。

4)其它亚洲国家
中共输出革命,给各国华人带来了一个惨痛的恶果,就是排华事件,至少几十万华人被屠杀,在当地经商和受教育的权利受到限制。

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印尼。上世纪50到60年代,中共向印尼提供了大量经济援助和军事装备,扶植印尼共产党。印尼共产党当时是印尼第一大党,有300万共产党员,加上一些附属组织,高达2,200万人。他们遍布印尼党政军各个部门,苏加诺总统身边也不乏共产党人。[19]毛当时正在谴责苏联变成了「修正主义」,极力鼓动印共走武装夺权的道路。印共领导人艾地是毛泽东的崇拜者,於是准备发动政变。1965年9月30日,右翼军人苏哈托粉碎了这次政变,最後与中国断交,并处决了大批共产党员。这次清洗还跟周恩来有关,周恩来曾在一次共产国家的国际会议上,向苏联和各国共产党代表保证说:「东南亚有这麽多华侨,中国政府有能力通过这些华侨输出共产主义,使东南亚一夜之间改尽颜色。」印尼的大规模排华由此展开。[20]

缅甸排华也与此类似。1967年,文革刚刚爆发不久,中国在缅甸的大使馆和新华社分社在华侨中大力宣传文革,鼓励华侨学生带着毛泽东的像章和《毛主席语录》上学,并和缅甸当局对峙。军政府吴奈温将军下令禁止佩戴毛像和学习毛的着作,并关闭华侨学校。1967年6月26日,首都仰光发生暴力排华事件,几十名华人被殴打致死,几百人被打伤。1967年7月,中共官媒号召:「坚决支持缅甸人民在缅共领导下进行武装斗争,大造奈温政府的反。」随後,中共向缅甸共产党派出了军事顾问团以及200多现役军人加入缅共军队,又让在中国居住了十七年的大批缅共成员回缅甸开展武装斗争。之後,大批中国红卫兵和中共庇护的缅共武装从云南攻入缅甸,击溃政府军,占领了掸邦的果敢(Kokang)地区,大约有一千多云南知青死在异国他乡的战场上。[21]

文革前後,中共在亚洲地区「输出革命」多以鼓吹暴力为主,并提供人员培训、军火和军费。但中共放弃「输出革命」後,各国共产党基本上风流云散,再也形不成气候。马来西亚共产党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1961年,马来西亚共产党决定放弃武装斗争,准备以合法政党身分参政。邓小平将马共领导人陈平等人召到北京,要求马共坚持武装斗争,因为彼时中共认为以越南战场为中心的东南亚「革命高潮」即将到来。这样马共的武装斗争又延长了二十年。[22]中共向马共提供资金,让他们从泰国黑道购买军火,并於1969年1月在湖南省益阳市建立「马来亚革命之声广播电台」,用马来语、泰语、英语和一些方言进行广播。[23]文革後,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邓小平会谈时,要求邓撤除在中国的马共电台和对印尼广播的电台。那时中共国际上四面树敌,十分孤立,加上邓小平刚刚复出也需要国际社会支持,於是邓小平接受了建议,召见马共领袖陈平,限期撤除「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24]

除了上述国家之外,中共还向菲律宾、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日本等地输出革命,有的是提供军事训练,有的则是在舆论上的吹捧和支持。一些当年共产党建立的组织後来成为国际公认的恐怖组织,例如日本的「赤军」,该组织臭名昭着的口号是「反帝爱国、革命就是屠杀与破坏」,制造了包括劫机和屠杀乘客等一系列恐怖事件。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