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6b):输出革命

2019-08-09|来源: 大纪元|标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输出革命 共产主义 

2. 向非洲与拉丁美洲输出革命
中共在文革时经常引用的一句马克思的口号是:「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後解放自己」,鼓吹世界革命,而前苏联在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力量处於收缩期,不得不提出「三和一少」的主张,也就是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和平共处、和平过渡、和平竞赛;少支持第三世界的民族主义革命。这被中共称为「修正主义」。中共在60年代初,王稼祥也持类似主张,被毛泽东批评为「对帝修反要和气,对世界革命运动援助要少」。因此,毛泽东除了在亚洲输出革命外,还和苏联竞争非洲和拉丁美洲。

林彪在1965年8月发表的《人民战争胜利万岁》的长篇文章中,宣称世界革命的高潮即将到来。按照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文章将北美和西欧比作城市,而将亚、非、拉比作农村。以此推论,向亚非拉输出革命就成了中共当时的重要工作。

1)在拉丁美洲输出革命
特拉华大学程映红教授在《向世界输出革命──文革在亚非拉的影响初探》一文中提到:

在拉丁美洲,毛派共产党人60年代中期在巴西、秘鲁、玻利维亚、哥伦比亚、智利、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等国都建立了组织,主要成员来自青年和学生。在中国支持下,1967年拉美毛派共产党建立了两个游击队,一个是哥伦比亚人民解放军,其中有一个模仿「红色娘子军」的女兵单位,叫作玛利亚娘子军连;另一个是玻利维亚的毛派游击队。委内瑞拉的一些共产党人也在同一时期展开了一些武装暴力斗争。此外,秘鲁共产党的左派头目古兹曼於1967、1968年左右在北京受训,除了学习使用炸药和使用武器,更重要的是领会毛泽东思想,特别是精神变物质、有了正确的路线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等等典型的文革政治话语。

古兹曼是秘鲁共产党(亦称「光辉道路」)的领导人,该组织被美、加、欧盟和秘鲁政府认定为恐怖组织。

墨西哥和中共建交於1972年,中共任命的第一任墨西哥大使是熊向晖。而熊是中共内战时长期潜伏在胡宗南身边的特务,以他为大使,蒐集情报(包括美国情报)和干涉墨西哥政府的用意十分明显。就在熊向晖上任前一周,墨西哥宣布逮捕了一批「在中国受过训练的游击队」。这又是中共输出革命的证据。[25]

古巴是拉美第一个和中共建交的国家。为了拉拢古巴,同时和苏联争夺国际共运的领导权,中共在1960年11月国内已经饿殍遍野的时候,给了到访的切?格瓦拉6,000万美元的「贷款」,周恩来还告诉格瓦拉,这钱「可以经过谈判不还」。等到卡斯特罗在中苏关系破裂後倒向苏联,中共则通过驻哈瓦那大使馆向古巴干部和平民大量邮寄小册子,煽动颠覆卡斯特罗政权。[26]

2)在非洲输出革命
程映红教授在《向世界输出革命》一文中也概述了中共如何影响非洲国家的独立以及独立後走何种道路:

据西方媒体报导,在60年代中期以前,一些从阿尔及利亚、安哥拉、莫桑比克、几内亚、喀麦隆和刚果来的非洲革命青年在哈尔滨、南京和其它中国城市接受训练。一个叫作「罗得西亚津巴布韦民族联盟」的组织的成员介绍他在上海接受为期一年训练的情况。除了军训,主要是政治学习,如何发动乡村群众和展开以人民战争为目的的游击战。一个阿曼游击队员介绍了他1968年在中国接受训练的情况。他经过组织安排先到巴基斯坦,然後乘坐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飞机到达上海,再转到北京。在参观了中国的一些样板学校和公社之後,他被送进训练营接受军事训练和思想教育。……在课程表上,毛泽东着作的课程是最重要的,受训人员必须背诵很多毛语录,有关纪律和如何对待乡村群众的内容听上去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很类似。这些非洲人也实地观察了文革中的中国。例如,当他们参观一所学校时,教师提出「对黑帮分子怎麽办?」的问题,学生们异口同声地说「杀杀杀」。……在最後结束训练时,每个受训的阿曼人都得到一本阿拉伯语的毛泽东着作。

对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援助是中共60年代在非洲的最大项目。当时中共从上海纺织工业局派出大量专家,援建坦桑尼亚友谊纺织厂。派出的负责人给援建项目注入了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该负责人一到坦桑尼亚就组织造反队伍、在工地上挂五星红旗、竖毛像和毛语录,放中共的文革音乐和毛的语录歌,把工地弄成文革在海外的样板。他还组织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坦桑尼亚工人中广泛活动,散布造反有理的观点。[27]

中共的输出革命引起了坦桑尼亚的不满。後毛泽东决定援建连接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坦赞铁路,将东非和中南非洲贯通起来。这条铁路穿越高山、峡谷、湍急的河流和茂密的原始森林,沿线许多地区荒无人烟,野兽成群,有的路基、桥梁和隧道的地基土质为淤泥、流沙,因此施工极为困难,光桥梁就修了320座,隧道22条。中国派出5万劳工,付出了66条生命,耗费近百亿人民币,从1970到1976年耗时六年竣工。但由於坦赞两国经营不善、管理层的大肆贪污,该铁路已经破产。按照可比价格计算,这条铁路的造价,至少相当於现在的几千亿到上万亿人民币。

3. 向东欧输出革命
1)阿尔巴尼亚
中共除了向拉美和非洲输出革命外,在欧洲还倾力拉拢共产国家阿尔巴尼亚。早在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之後,阿尔巴尼亚在意识形态上支持中共,让毛泽东喜出望外,从此开始了不计血本的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新华社记者王洪起回忆说:「自1954年至1978年,中国向阿共提供援款75笔,协议金额为100多亿人民币。」当时阿尔巴尼亚的人口只有200多万,相当於每人从中国获得了4,000多元人民币的「援助」,而当时中国自己的人均收入一年也不过200元人民币。这中间还经过了三年「大饥荒」和文革时期的经济崩溃。

在大饥荒期间,中国用当时极为宝贵的外汇,进口了一些粮食。1962年,阿驻中国大使雷兹?马利列到中国要求粮食援助,刘少奇一声令下,让刚刚从加拿大购买小麦的中国轮船立即改变航向,调头驶向阿国的港口卸下了全部小麦。[28]

阿尔巴尼亚对中共的援助视为理所当然,而且肆意浪费。从中国运去的大量钢材、机械设备、精密仪器等被随意堆放在露天地里,常年风吹雨打。而且毫不在乎地说:「没关系,坏了、没有了,中国再给嘛。 」中国帮助阿尔巴尼亚建立了纺织厂,但阿国没有棉花,中国只好用外汇买进口棉花给他们。有一次阿副总理查尔查尼向当时的中共驻阿尔巴尼亚大使耿飙提出更换化肥厂的主要设备并提出不要中国的机器,而要用意大利的,中国只好用外汇从意大利买来机器安装上。

这种所谓援助,只是助长了对方的懒惰和贪婪。1974年10月,阿国要求中国提供5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中国当时处於文革後期,经济近乎崩溃,权衡再三还是决定给10亿。阿国大不满意,在国内掀起声讨中国的运动,说什麽「绝不会在外来经济压力下低头!」并拒绝提供中国需要的原油和沥青。

2)苏联对东欧革命的镇压
东欧地区的社会主义制度可以说完全是由苏联输入的。二战结束以後,根据雅尔塔会议划分的势力范围,东欧被交给了苏联。

1956年,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之後,首先起来反抗的就是波兰。在经过工人抗议、镇压和政府道歉後,波兰选出了对苏联持强硬态度的哥穆尔卡,并顶住了赫鲁晓夫的干涉。

接下来的就是着名的匈牙利事件,发生在1956年的10月。一群学生举行集会,推倒了斯大林的雕像,随後集会吸引了大批民众参加,并和警察发生冲突。交火中,至少上百人被打死。苏联认为可以和新的反对派合作,於是任命卡达尔为党中央第一书记,纳吉为部长会议主席(即总理)。纳吉上台後,宣布退出华沙条约组织(即类似北约的军事集团,以苏联为领导),并进一步推动「自由化」。苏联不能容忍匈牙利这种变化,於是将坦克开到布达佩斯街头,纳吉被逮捕和处决。[29]

继「匈牙利事件」之後就是1968年捷克的「布拉格之春」。从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之後,捷克的管制逐步放松,到1967年春天,相对独立的民间社会在捷克已经成形,其中代表人物就是後来当选为捷克总统的哈维尔。在这个社会氛围下,1968年1月5日,改革派杜布切克接任捷共第一书记,提出加强改革和「有人性的社会主义」的口号。随後杜布切克大规模地平反斯大林时代的冤假错案,释放异见分子,放松新闻管制,鼓励学术自由,允许公民自由出国,放松对宗教的监控等,在党内也实行有限度的民主。

苏联认为这些改革不仅背叛了社会主义原则,还会让其它国家效仿。於是在1968年3月到8月,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等与杜布切克举行了五次高峰会谈,企图压服他放弃民主改革。杜布切克拒不同意,於是在1968年8月,苏联的6300辆坦克就开进了捷克!历时八个月的「布拉格之春」被坦克碾碎了。[30]

从匈牙利事件和布拉格之春,我们可以看到,东欧的社会主义制度实际上是苏联强行移植和用暴力维护的。当苏联放弃这种暴力的时候,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也就在极短时间内迅速解体了。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柏林墙的倒塌。1989年10月6日,东德各城市正在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并和警察发生冲突。此时,戈尔巴乔夫正在东柏林访问,他对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昂纳克说「只有抓紧时机进行改革才有出路」。 随後,东德取消了前往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的旅行限制。这使大批人可以通过捷克投奔西德,柏林墙已经无法隔断民众的逃亡潮。11月9日,东德被迫放弃了边界管制,数以万计的东德人翻越柏林墙到达西柏林,并捣毁了柏林墙。这座矗立了数十年的铁幕的象徵就此消失。[31]

柏林墙倒塌的1989年,是一个动荡的年份。这一年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捷克和东德都实现了自由化,在名义上抛弃了社会主义,这也是苏联放弃干涉它们的结果。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中共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曾经援助的国家达到110个,意识形态输出是中共决策的重要考虑因素。而苏联对中东、南亚、非洲、拉丁美洲的干涉也不只是我们上述列举的那一点。因此本章内容只是举例说明,「暴力移植」是共产邪灵在国际上扩充共产主义的重要手段。它占有的地区和控制的人口越多,毁灭起人类来才越得心应手。

4. 冷战终结
冷战的结束让许多人都松了一个口气,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或者持类似主张的暴政终於完结,但这只是魔鬼的一个伎俩而已。美苏的对抗转移了人们对中共的注意,为中共实施更邪恶和隐蔽的共产主义政策赢得了时间。1989年六四屠杀之後,邪恶的江泽民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凭藉中共已经锻炼成熟的镇压机器和谎言宣传,继续有系统地毁坏传统文化、建立党文化,以沦丧道德为方法培训出反传统、反道德的「狼崽子」,为其以後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并最後毁灭人类做好充分准备。

在前共产阵营的国家中虽然共党倒台,但是全世界范围内对共产主义的清算、对其所犯罪行的审判从没有进行过。俄国也从来没有清除苏共的影响及废除特务机构克格勃,过去的克格勃首脑却掌管着现在的俄罗斯。共产主义的理念、思想依然存在,很多被共产邪灵训练成熟的共产分子还在,并渗透到西方以至全球。

对共产主义有着深刻认识的老一代西方反共斗士们随着岁月流逝离开了人世,新一代人认为共产主义已经成为历史,对共产主义的邪恶、杀戮、欺骗伎俩既没有认识,也没有愿望去认识!因此原有的共产主义者仍按照激进的或渐进的共产主义理论行事,做着各种破坏本国意识形态、社会体制,乃至暴力颠覆这些国家政权的活动。

1) 「红场」依然猩红
在其它原共产主义阵营国家纷纷要求独立的大潮冲击下,前苏联内政不稳,外交孤立,经济崩溃,民心思变。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下令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并限制其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民众喊出心中积蓄已久的去共、反共的时代强音,最终在1991年12月26日由原最高苏维埃通过决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立国六十九年的苏联从此正式解体。

但深深浸透到俄罗斯人头脑里的共产意识,怎会轻易退出?虽然叶利钦在俄罗斯刚刚成立时,也掀起了一股「去苏联化」运动,当时列宁像被推倒,焚烧了一些苏联书籍,一些曾经在苏联政府工作过的员工被解雇,很多与苏联有关的物品都被砸、被烧。但共产邪灵这个本质的东西却没有触及。当年在二战结束後,全球在去纳粹化方面做得十分彻底。从对纳粹战犯公审、判刑,到对纳粹思想彻底清扫,让世人们看到、听到纳粹两字都感到耻辱。时至今日对漏网的纳粹分子仍不放过,直至将其绳之以法。

但是很遗憾,在共产势力仍很猖獗的俄罗斯,去共不及时、不彻底,势必养虎为患。很快共产势力便组织反扑。1993年10月,数万莫斯科市民在莫斯科的广场集会游行,挥舞苏联国旗,呼唤列宁、斯大林的名字,游行的队伍越来越大。1991年莫斯科人走上街头要求独立和民主,但这次却是共产势力要求恢复苏联体制,其中还有一些军队、警察参与,使得局势更加对抗。在关键时刻安全部门和军队的将领支持了叶利钦,叶利钦派出精锐坦克部队平息了这一危机。但是共产势力仍在并组建了俄罗斯共产党,成为当时俄罗斯第一大党,直到普京的执政党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成为第一大党。

时至最近几年,一些社会调查显示(如莫斯科RBK电视台2015~2016年所做的一系列调查),很多问卷回答者(约60%)依然认为「苏联应该重生」。2017年5月,在俄罗斯有很多人纪念苏俄夺权一百周年。苏联时期成立的苏联共青团(Komsomol)在莫斯科红场集会,在列宁遗体前,举行青年人入团宣誓。俄罗斯共产党主席根纳季?久加诺夫(Gennady Zyuganov)在集会上还号称最近时期有6万新人加入俄罗斯共产党,共产党继续生存并发展。

仅就莫斯科而言,尚有近80个列宁的纪念碑存在,红场的列宁遗体仍在吸引着各式游客和信仰追随者,红场依然猩红,共产邪灵在俄罗斯依然存在,克格勃也从来没有被彻底揭露和被世人唾弃,持有共产主义理念的大有人在!

2)红祸依旧泛滥
根据现有数据统计,现在世界上由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有4个:中国、越南、古巴、老挝。朝鲜表面上放弃了马列共产主义,但实际上仍是共产极权国家。冷战前共有27个过去共产党执政的共产党国家。现在共产党仍可参政的国家有13个,现有共产党注册的国家约120个。共产党政权在过去近百年已经消亡的约有120个国家。

到20世纪80年代,拉美各国各类共产主义政党,包括共产党和自称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有50多个,党员总数约100万(其中古巴共产党约占一半)。80年代上半期,美苏在亚非拉热点地区展开激烈争夺。随着东欧及苏联解体,共产势力逐渐减弱。以暴力为主,如秘鲁共产党(「光明之路」),强力推行共产制度及暴力行动的国家越来越少,大部分国家都改头换面以社会主义变种形式出现。他们将原来的共产政党称号变成诸如民主社会党、人民社会党等等。中美洲十几个共产政党改名去掉共产党,但继续推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念,形式上却更有欺骗性。

拉美33个独立国家,除古巴是共产党执政外,共产党多是「合法」政党。委内瑞拉、智利、乌拉圭等国的共产党与执政党结成各种形式的联盟并加入了政府,是参政党,其它多数国家共产党的政治身分是在野党。

虽然在西方及其它地区一些国家中,共产邪灵并没有采取东方杀戮的暴力手段,但它们以各种变异的手段,潜移默化的渗透已然达到了它们毁坏人类道德、毁坏神传给人的文化、推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念制度等所设的目标。共产邪灵事实上已经侵吞、占领了全世界。共产邪灵达到其最後毁灭全人类这一终极目的也只是一步之遥。

*****

[1] 张戎、乔?哈利戴:《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香港:开放出版社,2006)。

[2] Harry S Truman, 「Statement On Formosa,」 January 5, 1950, https://china.usc.edu/harry-s-truman-%E2%80%9Cstatement-formosa%E2%80%9D-january-5-1950; US Enters the Korean Conflict, https://www.archives.gov/education/lessons/korean-conflict.

[3]钱亚平:〈60年来中国的对外援助:最多时占国家财政支出7%〉,《人民日报》网站。

[4] 对外援助支出摘自历年国家决算报告。

[5] 陈宪辉:《革命的真相?二十世纪中国纪事》,第38章,https://china20.weebly.com/。

[6] 同上。

[7] 陈宪辉:《革命的真相?二十世纪中国纪事》,第52章。

[8]〈解密时刻:逃离朝鲜 亡命中国〉,美国之音,https://www.voachinese.com/a/hm-escaping-north-korea-20121007/1522169.html。

[9] 陈宪辉:《革命的真相?二十世纪中国纪事》,第49章。

[10]何立波:〈援越工作中的刘少奇〉,《人民日报》网站党史频道,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8/8740381.html。

[11] 同上。

[12]舒云:〈建国初期,我国实施过多少超出国力的对外援助?〉,人民网党史频道,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9/9398916.html。

[1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2141230102wm6t.html

[14] 陈宪辉:《革命的真相 ? 二十世纪中国纪事》,第49章。

[15] 同上。

[16] 同上。

[17] 王贤根:《援越抗美实录》(济南:济南出版社)。

[18] 陈宪辉:《革命的真相?二十世纪中国纪事》,第56章。

[19]宋征:〈1965印尼『9.30』政变始末〉,《纵览中国》,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3410。

[20]宋征:〈1965印尼『9.30』政变始末〉《纵览中国》,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3410。

[21]〈说古论今:缅甸的中国冲击波〉,美国之音,https://www.voachinese.com/a/article-2012024-burma-china-factors-iv-140343173/812128.html。

[22]程映红:〈向世界输出革命——文革在亚非拉的影响初探〉,《当代中国研究》,2006年第3期,http://www.modernchinastudies.org/cn/issues/past-issues/93-mcs-2006-issue-3/972-2012-01-05-15-35-10.html。

[23]陈益南:〈设在中国的马共电台〉,《炎黄春秋》,2015年第8期。

[24]程映红:《向世界输出革命——文革在亚非拉的影响初探》。

[25]寒山:〈今是昨非:熊向晖和中共在拉美输出革命的历史〉,自由亚洲电台,https://www.rfa.org/cantonese/features/history/china_cccp-20051117.html。

[26]陈宪辉:《革命的真相?二十世纪中国纪事》,第52章。

[27]程映红:《向世界输出革命——文革在亚非拉的影响初探》。

[28]王洪起:〈中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炎黄春秋》。

[29]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第六十章,(华盛顿特区:观察编辑部,2007)。

[30]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第六十七章。

[31]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第七十八章。

图片:《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大纪元制图)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