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天灭中共 连根拔起

2019-08-25|来源: |标签:天灭中共 连根拔起 

今天是星期日,8月25号,这是香港抗争第12个星期的开始。6月9号那一天是星期日,西方是这么算的,还不是我算的,是人家西方媒体算的。你今天如果看媒体在谈到有关香港抗争的问题,它会说这是第12个星期的第1天。我们在我们的节目中,大家看到的故事,我觉得看到的故事非常有趣。里面所包含的这种定数的成分,其实我个人还是一直讲那个概念,如果你对你自己的生日很在乎,你对父母、长辈的忌日,很放在心上,那就是定数。

没有定数就没有“黄泉路上无老少”这句话。没有定数就没有民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三十年河西”的说法。没有定数,其实也就没有周文王,周文王当初见到姜太公,明明姜太公是被神派来的,对吧?是被原始天尊派来的,他就干这事儿的。可是当文王去找姜太公的时候,姜太公得让道三次,都让了三次,让了三次之后,他才见到姜太公。

到了刘备,三顾茅庐,人们只记得这个故事,人们却很少意识到当时找姜太公的时候也是三次。而最早轩辕黄帝找广成子学艺,求离世之法,同样去了三次。所以我们说了事不过三在哪?在天、地、人。意味着每一个生命、每一个人,我们都拥有我们自己的天,我们的地,我们的人的这一面。

哪说哪了,完全都是我自己理解的。如果我没理解错,天,是我们灵魂的来处,我们不死的魂魄。地,可能就是三界里轮回转世这故事,我们转不出去了,我们转的最高只不过到了跟七仙女他们那。可能跑到最高是在那,这是地,是指人的轮回转世出不去的这个环境就被称为地,因为我们的魂魄是在之外。

人,是我们这块儿肉。其实你如果理解的话,简单就这么一过脑子,有一点人的知识的话,有一点生命认识的话,你立刻意识到是这么回事。天不在之外,我们自己的天,如果不是我们灵魂的话,那修行就不存在,是不是这道理?修行就不存在,因为修行是出去,不在轮回中。如果地不是轮回,那我们哪来的跟你媳妇的缘分?我们的魂魄被困在这里,这是地,转着圈儿的。所以一切都是转着圈的一种概念。人是我们这一世这块肉。

所以你看当初姜子牙在元始天尊那待了30年,但他还是三魂七魄,他还是个人,他就注定修不成。但赵公明不是三魂七魄,对不对?赵公明当他已经把三魂七魄混为一个体的时候,他才能够掌控那24颗定海珠,后来佛家里的24层天。为什么是24?不知道。我跟大家分享节目,就是这么随口说的。所以你、我、他,我们都是一样的。昨天的我是我,昨天的你也是你,也不是你,也不是我。

因为昨天再也回不来了,那今天也过不去,明天够不着,但是现在只是个过程。谁能想过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奇妙。人累了得坐一会吧?渴了得喝口水吧?累了得睡着了吧?这都是一种休息的概念在其中,对不对?可是我们人的生命的流失的过程,没有休息,没有快,没有慢,有打嗝放屁不在那里头,是在过程中,难道不奇妙吗?难道你体会不到自己生命的奇妙吗?所以这种定数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在所谓的预言也好,怎么样也好,在我眼睛里就像我们说的他魂魄的来处,这一次来到这儿说这东西,是人家有来处的,人家有原因的,有着不同的人在背后的定数。

那天节目我这么讲,我说你看,女娲造了人,可是她毁不了纣王的28年,那个定数。所以女娲给我们人的概念是她的责任造了人7天,可是她同样是肩负使命来造人的神。而造出了人的环境,他的定数超过了女娲,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成为人的叫万劫不复。所以不是一般的魂魄能够成为人的。能够有超过女娲的背后的力量来决定着人间的朝代的更替与定数的时候,那你说谁配成为这人间的人?有些话没办法说。

因为用人嘴一说是对神的不敬,但你真正能理解透了的时候,人自然会慈悲。因为你会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情都会慈悲。因为你知道他不简单,他不简单到什么程度?他不简单到连女娲都不能动他。一只狐狸变成了女人的妖怪似的那种诱惑人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几千年来承传的一个说法“那个女人像狐狸精”,但它是女娲派来的。

“人生于寅,禽生于寅,兽生于寅”,所以狐狸能上人身。那句话是《西游记》上写的,我们说的是《封神演义》说的,所以两本书是奇书,真正的奇书。《西游记》讲述着每一个,个体人,其实里面蕴含着你的伟大。而《封神演义》在讲述着当你托生成人,这环境的一切叫万劫不复。那在这个时候,今天我们看到的故事,一切都在定数中。

有些节目,在别的节目讲的很全,就是我理解到那份上。《推背图》第43图,前头一小人,后头一大人,“君非君臣非臣,始艰危终克定”。就这么几个字,“始”“终”这俩字就在《推背图》第43图里面。他习近平用了2017年10月18号“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来自于文殊菩萨《华严经》。

8月19号他从山海关,山海关应该是龙尾,去了龙尾。开完会18天没露面,第19天一下就跑到莫高窟去了。第61窟讲的就是文殊菩萨,而恰恰跟他习近平相关。因为讲的是文殊菩萨,从河北的正定,到山西的五台山200多公里长的那种风景。而正定是他习近平政治上起家的地方,是他结有佛缘的地方。

禅宗的临济派起家的地方,那地方叫临济寺。你现在到日本,日本的很多禅宗的说法就是临济派。但禅宗临济远远比不了文殊菩萨,很正常,对吧?禅宗来的是个罗汉,文殊菩萨是四大菩萨之一,两回事。文殊当年是元始天尊的12金门当中的一个,她是这么来的。文殊菩萨前是道,后成为菩萨进入佛。那习近平前后的关联在这,所以他环扣扣在上面了。“方得始终”这句话他从那来的,后来他不愿意说了,他就非要改,改成共产党那一套,结果他又回到莫高窟这儿,去对应了这句话,他不就回来了嘛。他去看那幅画去了。

而那天,却是在现实的环境中,没跟你说嘛,共产党从1921年到现在98年。他习近平这次到莫高窟,第一次他去莫高窟,这次到莫高窟是2019年5月13号到这个时间点98天。你怎么说吧?14个7。人家说12是最大,他应在14个7,14就是2个7,14是7上加7。所以我说是他结了佛缘,就是“结果”的“结”,“始终”、“终止”的“终”,因为他用了那句话,现在都是终止着一切,很奇妙的。这是跟他的行为前后都对应。

你看莫高窟文殊菩萨这个窟,第61窟,6加1等于7。香港问题死了6个人,现在差1个,蛇打七寸,《推背图》是43,4加3还是7。就讲的现在的故事,你说为什么?那数不是我说的,都是人家老早都定下来的。7的定数,也不是我说的,早存在了,只不过我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摸落就摸落着了,怎么会有这事儿,对吧?这是完结的标志。第二天他习近平就去了长城的头,天下第一关,嘉峪关。

他从长城尾去了长城头,你看完了,他倒着走,这圈完了。他又去了红四方面军叫西路军,那是张国焘的,在那里全军覆没。82年前我不知道为什么82年前,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去那。

张国焘跟毛泽东完全分裂,毛泽东后来在这种相互对应的过程中,包括遵义会议之后,包括西安事变之后,西安事变好像1936年,结果张国焘被弄掉是1937年。中央给第四方面军下命令,一会儿往西,一会儿往东,让他就在这儿转悠。徐向前作为前线总指挥,在这个转悠过程中被当地的马家军8万多人就全给他吞掉了,打死在高台县。习近平去的就是这地方,邪了门了,全军覆没。而西路军第四方面军曾经是中共红军最强悍的,人数最多。

徐向前带了不到1000人跑回家,张国焘从延安跑了,那他为什么去那?马家军是清末时期出来的家族势力,回回。那习近平现在对新疆的政策,让人家看着这叫怎么回事呢?然后他参观完高台西路军的展览之后,他去了羊马场。我跟你说我都搞不明白。

马场对应着马家军那,他今天习近平对应着红四方面军。而下了嘉峪关之后有人叫“总书记万岁”,这个“万岁”就是死了,对应着林郑月娥同一天说“已死”已经死了,她郑重说“已死”,她就是用这个词,中文说的。这东西就是命了,都是来算账的,真的,都是来算账的。

《推背图》里说“黑兔走入青龙穴”,人们在解黑兔的时候都知道这是说1997年当时是怎么怎么样,怎么说的说法都有。但比较贴切的就是说黑是水,是阴。兔子也是阴,香港岛就是兔,这个说法比较多。

今天,在香港黑白颠倒,所以黑色的是好的。“走入青龙穴”,那青龙既是习近平,又是共产党。“欲尽不尽不可说”,禁止,就是完了、终结,“尽量”的“尽”。“欲尽”就是结束,要结束,结束不了。“不可说”,没办法说,你可以说现在不可说或者说他习近平本身被安排就是一种无能的表现。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一件事情的最终的决定权有着更高的神在那里,写《推背图》这爷们儿,不敢说,看见也不敢说。

“欲尽不尽不可说”,就这么写的。下句话“惟有外边根树上,三十年中子孙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在节目中几个月来就这么说的,对的是1989年。现在的年轻人,这次抗争的年轻人都是30岁往下的,“三十年中子孙结”轮回转世报复,跟共产党死磕。讲的都是现代,讲的都是现代的故事,表现上是香港这些学生上百万的年轻人跟它干。而它内在的看不见的在时间上的命理上,5月13、6月10号、7月20号,2019年,所有人都看到发生了什么。

佛法在现,两条线,香港是明线,法轮功是暗线,就看你看得着看不着,这是两条线并进。中共万劫不复,在劫难逃,2019,你想吧。咱讲的“时间是个神”,对吧?“与神同行”,“万劫不复”“天灭中共”现在这几句话都在香港。“天灭中共”在紫荆花上写了两遍了,是不是哪儿喷出第三遍就到位了,都喷在紫荆花上。

紫荆花是今天香港回归的代表,“一国两制”下的标志,那是正式标志,那个紫荆花就像中共的国徽一样。很有趣的,所以在我眼睛里,这是一个大的时代的变更。明暗两条线,今天咱是第一次说,全是我自己一次聊天儿的,跟任何以外的人都没关系。明暗两条线,写电影的、演电影的、拍戏的、写书的、写文章的都知道这是一个基本的概念。

为什么叫明暗两条线?相对应的相生相克道理,一阴一阳,平衡着一切,一左一右,对不对?所以一条明线,一条暗线。暗线是对人眼而言,明线也是对人眼而言,站在人的肉身的角度去说的。那不就叫天灭中共,连根拔起,什么都不留吗?

《纽约时报》有篇报道文章题目这么说的:《香港正迎来一场“人民战争”》。这词儿用的很不到位,那他人家就这么用了。“正迎来一场”,还没打呢,打到这份儿上,还没打呢。他应该是投稿的专栏作家,这个人是香港人,他现在在日本教书。

香港人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但他们是如何以及为何能够在几个月里,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抗议活动,反对来自中共国的侵犯?这次用的,那“一国两制”怎么能叫侵犯呢?所以稍微走到今天,时间是个神,人们意识到其实不是林郑月娥的错。《推背图》上一大人一小人,指着一个动作,那小人在前头,大人在后头,前头这个小人是个成年人,那大人那个动作俩眼紧盯着他。所以习大大紧看着看,讲的是这故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怎么叫做“来自于中国的侵犯”呢?所以可想而知,写这篇文章的人他的概念很清楚,香港不是中共国。你可以把他叫港独、这独、那独,这都是中共的词了,非常垃圾。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采取非和平行动以及如何避免暴力。以占领机场作为例子,打了两个大陆人,其中一个是《环球时报》的记者,由于担心分歧,后来抗议者又道歉,称他们的情绪激动导致行为不当。欠妥这件事情的原因是香港警察装成抗议者,来达到香港警察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作为抗议的人,我们看过一个“香港之路”的一个短片,抗议的人在香港在占领机场的时候,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他明确说我们非常害怕,我们非常恐惧,我们没有未来,我们看到的警察也非常害怕,但我们不抗争,就更晚了。非常真实的描绘着其中所有抗议者的心态,对吧?他是一只兔子,对方是一只恶龙,一切的权力都在对方的手里面。那在那个背景之下才出现了香港机场的这一份抗争。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