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中共不是容易事 港人还要坚持“和理非” 全球布局未到摊牌时

2019-08-28|来源: 希望之声

图为8月25日香港警方首次使用水炮车清场。(AP Photo/Vincent Yu)

【希望之声2019年8月27日】(本台记者子涵采访报导)香港民众对“反送中”条例的抗议到目前为止已经两个多月了。在刚刚过去的一周时间里,香港警方的态度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子涵在周一(8月26日)连线了本台驻香港前线的记者李晶给我们讲述香港发生的具体情况,然後连线了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对香港局势进行分析。

香港民众有共识和平表达希望国际社会关注

子涵:在刚刚过去的这几天,香港最新的情况是什麽样的呢?

李晶:从香港过去的情况来说,大家是有共识的,香港民众的共识是要以和平的方式表达。8月23日是“波罗的海之路”30周年,所以香港民众也有效仿,总共有21万人参加,大家手牵着手来成一个人链。

那天,人链的长度加起来总共有60公里,也因为参与的人数众多,所以市民还自发地延长了路线,扩展到狮子山,在狮子山上也看到示威民众。

大家就是为了展现给国际社会一个团结的氛围,也希望国际社会关注香港议题。所以民众是有共识的,要和平参与。在23日晚9点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很自发地散去了。

有示威民众破坏智慧型灯柱发现疑似人脸识别系统

李晶:到8月24号,香港在观塘区举行了一个游行集会。当天在游行之後,还是有爆发警民冲突。因为大家都觉得,林郑月娥政府并没有正面回应“五大诉求”,之後示威者觉得,还是要跟警方有一个冲击。

另外在观塘区,游行也有另外一个意义,就是,观塘区是香港政府的一个试验点,那里放置了几十个智慧型灯柱。大家都在疑惑,那个灯柱是不是有人脸监查系统,那里面也有镜头,里面的材料也可以感应到香港将要推行的最新智能身份证。於是有部分示威群众破坏智慧型灯柱。

再有示威者眼睛被警方流弹射伤

李晶:当天警方其实很早就已经清场了,大约下午就已经清场了,还在一些民居的地方发放了催泪弹跟胡椒喷物。

在这场冲突之中,有一位男青年被警察流弹打中右眼,很可能是流弹,这成为香港混乱局面中,第三位被射中眼睛的民众。另外游行之後,也有大约29名示威者被捕,当中有一些甚至只是来声援的街坊,并没有武力冲突的。

让示威者比较质疑的是,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早晨有说,要跟示威者,跟一些有心的人士包括一些青年族群建构一个对话的平台,希望了解大家的想法,但是在8月24日的游行之中,港警却是再次使用武力清场。

香港警方首次使用水炮车和真枪实弹清场

李晶:在8月25日的游行之中,也是再度爆发警民冲突,也爆发了武力清场。警方也是使用武力一再升级。这次警方首次使用了水炮车来清理路障,但是没有用到示威者的身上。另外,警方也是首次使用到真的子弹,并不是橡胶子弹或是布袋弹。

另外,香港的地铁作为一个集体运输工具,在游行举行之前,就已经把游行经过的某几个地铁站给封住了。让人质疑说,港铁的做法是不是为了避开一些麻烦?因为港铁作为一个集体运输工具,它会牺牲掉一般民众搭地铁的便利性,另外也会影响市民参与集会,甚至是在冲突之後,民众能不能顺利离开集会的一个交通工具。

所以这个也在香港社会引起了很多争议。

水炮车可对人体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子涵:水炮车是一个什麽东西呢?

李晶:水炮车是可以发射水力的车,在欧美国家也是一个常备武力,在韩国的示威运动之中有使用过。

以香港的水炮车威力来说,如果是10米距离直射示威者,水力可以达到175磅(约79公斤)。示威者被水炮车射击後,过去有视力跟听力受到永久伤害的报导。水炮车如果直接射到身体,包括眼睛、嘴巴,可以导致软组织受伤,而且这个受伤是永久性的。

很多人质疑说,香港街道狭窄,水炮车直接把人射飞,很可能撞到街道上,或是撞到硬物上,可能会引致更多更严重的受伤,受伤的程度是没有办法估计的。

韩国以前有示威者因为被水炮车射中,头部受到重创而死亡的案例。

香港目前还是试用水炮车的阶段,警方只是射向路障,并没有射向群众,所以还没有办法判断,以後如果使用的话,会对示威者造成怎麽样的伤害。

有网络直播和其他媒体证实:警方向天开枪

子涵:动用真枪子弹是怎麽一个情况呢?

李晶:当时是警方举枪向天开枪,经过一些网上的直播片断,我们可以看到警方是向天空开枪。但是还没有办法完全证实,因为大家还没有找到子弹壳,不过别的媒体都报导说是真子弹。

接下来子涵连线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就前线记者李晶刚才谈到的几点情况,请萧恩给我们做一个分析。

港警此前的克制可能是中共整体布局的一部分也可能是暴风雨前的徵兆

子涵:在上上周日的8月18号,当时有170万人的流水式集会,并以和平结束,没有发生冲突,直到上周的前几天,香港警方一直都是比较克制的。为什麽在那些天,香港警方的态度软下来,表现得比较克制呢?

萧恩:很难说香港警察比较克制,这有可能是香港警察和中央布局的一部分。在大家都很关注的8月18号,如果港警和中央方面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就象刚才记者提到的,如果水枪等还没有布置好的话,或者是有其它策划,他们还没有布置好,那他们可能暂时让你做一个流水式集会,不见得要引发冲突。但是如果他们设计好了,什麽时候要把冲突升级,那他们就会制造出来。

所以未必就是香港警察现在就开始克制了,或什麽时候他们就不克制了,这不是现场的临场反应,而是整体上他们有自己的一个步骤和策略。

换一个角度来说,也可能这种克制就是一种暴风雨前的临近徵兆。以前我在评论中就说,香港人要做一些长期打算,这个局面仍然是很令人忧心的,不要以为港警有一次放松下来,就是他们开始克制了。

港警暴力升级很像是策划好的可能为後面的戒严或镇压升级做铺垫

子涵:刚才前线记者李晶也谈到了,果然到这个周末,香港警方第一次动用了水炮车和真枪实弹,第一次用真子弹,虽然是对天空射的。那麽你觉得香港警方的暴力为什麽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又升级了呢?

萧恩:这一定程度上体现中央方面对香港问题如何解决还没有一个确确实实能够看得到出路的方案,港府方面也同样面临这样一个困境。如果香港政府或者是中央对示威民众让步,那当然它们自己就觉得这会直接威胁到政权;如果用暴力进一步镇压,它们现在还没有口实,就是还没有充分的证据,那麽它们会走中间路线,就是用武装警察、用港警进一步对民众进行施压,希望暴力冲突能够在表面上看上去象是在升级,然後它就可以采用更强大的镇压民众抗议的武器,象水炮枪等等。这等於是给外界看,你看抗议升级了,我要采用更升级的装备来防止民众暴乱等等。

另外还看到,昨天(指8月25日)中共媒体渲染香港警察被殴打的情况,虽然比较客观的媒体曝光的是,警察在殴打示威民众,是警察在开枪、在用水炮枪,但是中共方面的宣传却说有警察被殴打等等。这是中共的舆论方面在配合暴力的升级。

所以我觉得,这都是策划好的,港警暴力升级也是想为後面有可能实施戒严,或者是其它镇压方式做铺垫的。

中共对香港的智能监控系统早已存在现在是在加强监控

子涵:刚才香港前线记者也谈到观塘区的智慧灯柱,大家第一次发现它有人脸识别,现在还不清楚是不是传回大陆了,但是人们已经看到它的制造商是上海三思路灯。三思路灯也是中共天网工程的一个承办商。你怎麽看大陆用的监控系统现在被搬到了香港?

萧恩:我个人的观察是,这个监控系统早就在香港存在了,只不过现在大家才发现,大家推倒了蓝牙灯柱,发现有相似的设备,其实中共的网络监控系统在香港已经开发多年了,而且人脸识别系统现在也已经是比较成熟的。象大家知道的华为、中兴等等,它们都是积极参与中共的所谓“智慧工程”,且中共铺设这些网络监控系统往往很多是在开发智慧城市的幌子下面进行的。象华为、中兴它们都有一整套的人马,专门做智慧城市的推广。

所以中共方面推出了一个“一揽子计划”,从监控设备、数据收集、数据分析,到根据大数据进行判断的一整套系统,相当于从基本数据到大脑分析的系统,全部都可以由一家公司,比如华为或者中兴,给你提供。而且它们这种推广不仅仅是在中国内地,在国际社会上也在推广。

去年,德国的一个城市叫做杜伊斯堡(Duisburg)就跟华为签订了所谓“智慧城市”的计划,一开始是华为卖给他们设备、一套系统,紧接着到了去年夏天的时候,他们所有的数据都已经转移到华为跟他们建立的一个叫做“莱茵河云计划”(RhineCloud)的云平台上面了。实际上,德国这个城市杜伊斯堡的所有信息、所有数据都可以收拢到华为的平台上面,当然中共的官员也都可以看得到。

所以说,香港是肯定早已在中共的监控之中了,只不过中共方面觉得有些地区可能监控还不够,现在可能会进一步加强监控。因此不是说,监控现在才刚刚延伸到香港,其实是加强对香港的监控而已,只不过香港民众现在才发现这些设备,跟大陆的设备是同名的,其实早就在香港存在了。

中共去年的所谓“智慧城市”发展计划,还有监控计划的会议,有的就是在深圳举办的,就在香港边上。这肯定是很容易就可以把所有的监控设备早就铺设在香港很多的公共设施系统里面,只是人们不知道而已。

和平抗争效果非常大港人还要坚持“和理非”的抗议方式

子涵:另外大家关注的是,香港“反送中”继续要采取什麽方式来抗争,一部分人觉得不要有暴力反抗的行为,因为你如果使用暴力,你是抵不过香港警方、抵不过中共警方、抵不过黑社会的,是“以卵击石”;但是另外一些人是支持用暴力反抗的行为,因为他们觉得和平抗议没有效果,而且是警察伤害在先,所以只能够暴力反抗。你的看法,你的建议是什麽呢?

萧恩:我觉得香港民众还是应该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合理非)的反抗模式,如果人们认为现在的和平抗议没有效果,这是一种误解,可能有一种着急的心态,其实这种和平抗议的效果是非常大的。

一方面这麽多港人更清楚地意识到了中共的流氓嘴脸;另外一方面,国际社会上很多反共的保守力量也更好地结合起来了。就象刚才前线记者提到的,上个星期五(8月23日),组成“人链”的方式,这就是模拟了当年波罗的海国家反抗共产主义暴政的模式,而且当天全球各地也有很多地方有类似的纪念活动。甚至在香港的“人链”活动中,也有来自波罗的海的人士专门到香港去支持。

所以香港的运动在过去两、三个月里,实际上已经让全球对共产主义邪恶有认识的人们进一步联合起来了。大家都在关注香港的事情,美国政府的态度也在逐渐变化。

对付中共庞大的邪恶政权不是一件容易事

萧恩:我们看到刚过去的周末举行的7国高峰会议(G7)上,至少川普总统和其他国家元首沟通过程中有提到香港的问题,这本身就是香港民众整个夏天以来不断地付出所达到的一个很好的国际谴责中共的巨大声浪,还有中共邪恶整体的态势也不敢再来一次“六四”阵营,这种效果很多人在香港可能还无法看到。香港运动对内地的影响,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可能人们只在香港时还没办法完全体会到,所以人们才会有这种挫败感。

但是,港人应该尽可能把这种感受放下来,因为要看到对付一个庞大的、邪恶的共产集权政府,这种抗争是相当不容易的。

如果我们客观地说,即使在G7峰会上,其实也只有川普总统提出来香港问题,其他欧洲的民主自由国家、西方的民主国家都没有主动提到香港问题,包括德国、英国、法国、日本。实际上,英法德在过去二十年里,跟中共的贸易往来是非常多的,而且德国和日本在过去几年里,在中国的投资也是有增强的。

所以就是对付中共本身,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共长期以来制造的产业链对西方、欧洲国家经济的影响,错综复杂交结在一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美国川普政府有全球布局但还没完全准备好和中共全面摊牌

萧恩:就连目前的美国川普政府确实也在考虑整体的一个全球布局,包括川普总统退出了《中导条约》,但是他要在整个亚太地区部署能够制衡中共的导弹的话,他还要有一段时间。川普自己还面临2020年的选举,他还期待委内瑞拉的变化,他同时还期待朝鲜对於核导弹这方面有退让等等。

因此,川普政府有全球布局,但是我并不觉得川普政府现在完完全全准备好了,可以全面摊牌、跟中共全面对抗了。很多分析说,现在冷战已经开始。当然很可能是开始了,但是不见得就到了全面摊牌的阶段。

全球正义力量集结和抬升也需要过程港人还要做好准备

萧恩:对於这个过程,人们可能会很心急,想要中共的邪恶政权尽快垮台,但是整个过程未必会这麽快,而且牵涉到整体国际局势的发展,也面临着更多大陆人需要觉醒的过程,还有国际上对共产思想抱有幻想的很多人也需要一个觉醒的过程。就是国际上正义的力量集结和抬升是需要过程的。

所以我觉得,香港人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不会那麽轻松就能战胜一个巨大的、邪恶的中共集权政府,林郑月娥政府也处在一个很难应对的状态。所以,港人还是要做些准备。

林郑同时受北京和香港内部强硬派推动自己可能没有主动权也没有良心表现

子涵: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建议说,希望北京给林郑月娥一定的自由度,这样林郑月娥可以去满足香港抗议者的一些要求。你怎麽看陈方安生的这个建议?北京会给林郑自由度吗?

萧恩:是有这种消息透露出来,说北京要求寸土不让,好象是北京不给林郑月娥一个空间,但是实际上林郑月娥在香港,她还是有一定的弹性,就象她表面上想要建立一个沟通平台,如果她真想做,她是可以往这方面走的。但实际上林郑月娥的特首位置是很尴尬的,她同时受到香港强硬派的推动,就象所谓的“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慧珠出来说,要求解放军进来。所以香港内部出现的大强硬派也给了她很大压力,也不完全是中央的压力。中央可以说,你的责任你自己负责,或者是要求林郑月娥寸土不让,但是林郑月娥在这个位置上,她如果真的有良心,她可以辞职下台,她也可以全力去支持一个对话,但是她本人并没有这样的心态。

所以我觉得陈方安生的建议是很好的,但是未必符合现在林郑月娥的心态,她很可能不想自己成为第一个尴尬下台的特首。而对中央方面,林郑下台後怎麽办,谁来应对这个局面,也没有找到候选人。就象当年董建华支持“二十三条”的时候,他也是完全失去了民意,但是董建华下台是拖了一年之後,才找了一个健康的理由下台。那麽林郑自己想选择一个什麽样的结局,她现在可能没有完全的主动权,但是她自己也没有真地为自己的良心负责。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不象陈方安生建议的那麽简单。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