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5a):全球化

【大纪元2018年10月17日讯】第十七章 全球化背后的共产主义黑手

目录

前言
1. 全球化与共产主义
2. 经济全球化背后的魔鬼
1)全球化造成共产主义模式经济体
2)全球化在不发达国家制造共产主义温床
3)全球化在发达国家制造“贫富分化”,助长共产主义思潮
4)“反全球化”凝聚左翼力量,传播共产主义
5)中共坐大,用资本主义的营养壮大社会主义的肌体
3. 政治全球化背后的魔鬼
1)利用联合国扩张共产主义政治势力
2)颠覆联合国人权理念
3)利用全球化推进共产主义政治理念
4)世界政府的极权倾向
4. 文化全球化成为变异思想的传播器
1)文化全球化中邪灵败坏传统的机制
2)利用西方发达国家输出反传统的变异文化
3)利用跨国公司企业文化传播变异观念
4)借助联合国组织和公约将变异观念扩散全球
结语

前言
自文艺复兴以来,人类历史进入了一个剧烈变动的时期。18世纪末开始的工业革命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各个国家的国力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世界格局开始剧烈动荡,同时社会结构、思想和宗教领域也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正统信仰式微,人类道德滑坡,社会失调,人的行为失范,共产主义就是在这样一种历史条件下应劫而生的。

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以后,第三国际企图把共产革命输出到全球。美国共产党于1919年成立,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成立,都是在共产主义势力上升的全球大背景下发生的现象。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大萧条,给共产主义注入动力,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纷纷左转,苏联站稳了脚跟,中共趁机发展,十几年后的1949年,中共篡夺了中国的政权。暴力的共产主义一度大行其道,苏联和中共一道挟持了数十个国家、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与西方世界形成对峙之势。冷战格局持续了半个世纪之久。

暴力共产主义的阴云威胁全人类之时,西方自由世界的绝大部分人都忽略了非暴力的共产主义因素在自身内部潜滋暗长。且不说苏联的渗透,单是西方内部的各种变形的共产主义思潮、理念及共产主义分子、费边社、社会民主党人等等,已经以不同方式渗透进政府、企业界、教育文化界、各种社会团体当中。上世纪60年代西方的反文化运动,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同时兴起,是魔鬼操纵下共产因素的一次总爆发。70年代以后,西方反叛青年发起“体制内长征”,企图从内部侵蚀传统文化,夺取社会体制的领导权。可悲的是,仅仅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他们就取得了令人心惊目眩的“成功”。

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有人欢呼“历史终结”、“意识形态终结”,有人担忧“文明的冲突”,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共产主义正在以新的面目、打着新的旗号,迅速征服整个人类社会。

这个旗号,就是“全球化”。

随着工业革命与科技的发展,不同国家间人口流动、经济往来以及政治、科技、文化的交流也越来越频繁。尤其是今天,现代化的通讯、运输工具、电脑、数字网络使得过去几千年人类很难逾越的广袤时空及地域变得近在咫尺,世界似乎变得很小,各国间的合作空前紧密,越来越融为一体。这种全球协作的加强,是技术发展、生产扩张、人口流动的自然结果。这是作为一种自然历史过程的全球化。

但是,还有一种全球化,是共产邪灵为了毁灭全人类而利用这个自然历史过程的全球化的结果。这种邪灵操纵的全球化是本章将阐发揭示的内容。

共产邪灵操纵的全球化的实质是,集中所有共产国家和非共产国家在过去一个世纪的时间里积累的邪恶变异因素,利用大规模的政治、经济、金融、文化运作,突破民族国家的界限,迅速推广到全球,在短时间内摧毁信仰和道德的堤防、攻破传统文化的堡垒──这一人类赖以生存、能被神救赎的最后屏障。这是邪灵毁灭人类之前的最后一道准备工序。

本书一再强调,共产主义不是一个理论,而是一个邪灵,是有生命的,其终极目的是毁灭全人类。共产邪灵并不固守一种政治意识形态,在条件允许时,邪灵甚至利用与通行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相反的政治经济理论学说。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化的旗帜上往往写着民主政治、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因此遭到某些左翼团体的抗议。但这些左翼团体却不知道,共产邪灵正在另一个更高的层面上进行运作,经济全球化、政治上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21世纪议程(Agenda 21)、各种环保公约和国际公约,都成了邪灵控制和毁灭人类的顺手工具。

共产邪灵操纵的全球化,又称“全球主义(globalism)”,正在全球范围内,沿着多条路线、以多种方式推进其计划,在若干领域里已经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进展。为了论述的方便,本章将从经济、政治、文化三方面对全球化进行剖析。

全球化的三个方面,汇合而成“全球主义”的世俗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在不同场合表现出不同的面貌,有时甚至包含截然相反的表述,但在实践中,却表现出与共产主义高度相似的特征。它以无神论、唯物论为基础,许诺给人带来美好的乌托邦,一个富足、平等、没有剥削、压迫和歧视的地上天国,鼓吹和推动世界大政府。这种意识形态势必排斥以信神、重德为基础的各个民族的传统文化。近年来,日益明显的是,这种意识形态以左派的“政治正确”、“社会正义”、“价值中立”、“绝对平均主义”为其具体内涵。这就是意识形态的全球化。

各国家民族文化不同,但都是在普世价值下奠定的传统,而国家主权和各民族的文化传统对民族承传、民族自决、使各民族免受外界强权和共产主义渗透起着重要作用。而世界大政府一旦形成,共产邪灵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达到其消灭私有财产、消灭国家、消灭民族、消灭各个民族的传统文化的目的。全球化和全球主义正在起着破坏人类的传统和道德、姑息纵容各种邪恶、滋养左派力量和共产主义全球扩散的恶劣作用。揭示全球化的共产主义根源、全球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同构性,是一个棘手但又极端重要而紧迫的课题。

1. 全球化与共产主义
马克思在着作中没有使用“全球化”这个概念,但是用了内涵十分接近的“世界历史”一词。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声称,资本主义在全球扩张的结果,必然产生数量巨大的无产阶级,然后随着席卷全球的无产阶级革命,必将推翻资本主义而进入共产主义的“人间天堂”。[1]马克思写道:“无产阶级只有在世界历史意义上才能存在,就像它的事业──共产主义一般只有作为‘世界历史性’存在才有可能实现一样。”[2]也就是说,共产主义的实现有赖于无产阶级在世界范围内采取共同行动,共产革命必然是一个“全球性”的运动。

虽然列宁修改了马克思的学说,提出可以在资本主义的薄弱一环(俄国)率先发动革命,但共产主义者从来没有放弃“世界革命”的理想。苏俄1919年就迫不及待地在莫斯科成立了共产国际,党支部遍布六十多个国家。列宁说,共产国际的目标是建立世界苏维埃共和国。[3]美国思想家G.?爱德华?格里芬总结了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和民族问题》一书中提出的共产主义全球革命的五个目标:

①混淆、瓦解并摧毁世界各地的资本主义势力。

②把所有国家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单一的世界经济体系。

③强迫发达国家向不发达国家提供长期的财政援助。

④将世界划分为区域组织,作为建立世界政府的过渡环节。

⑤之后地区性的组织都可被一路带入单一的世界无产阶级专政。[4]

美国共产党全国主席威廉?福斯特(William Z. Foster)写道:“共产主义世界将是一个统一的、有组织的世界。根据苏联的规划,这个有组织世界的经济体系将是一个伟大的组织。美国苏维埃政府将成为这个世界政府的重要部分。”[5]从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福斯特,一直到最近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共产主义绝不满足于在少数几个国家掌权,共产主义思潮自始至终都贯穿着征服全人类的野心。

马克思预言的无产阶级世界革命并没有到来;他眼中垂死挣扎的资本主义反而一路高歌猛进,兴旺发达,繁荣昌盛。随着苏联和东欧共产阵营的轰然解体,只留下了中共和几个小兄弟,共产主义似乎已进入弥留之际。这表面上是自由世界的胜利。

但就在西方认为共产主义行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的时候,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思潮却又在全世界风生水起。共产幽灵未死,它藏身在各种主义和运动背后,腐蚀、渗透,使共产理念及意识扩张到自由世界的方方面面。

这是偶然的吗?当然不是。全球化看似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过程,但共产邪灵的黑手在其演变过程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可以说,共产主义已成为全球化的指导思想之一。

二战后,欧洲各国左翼力量不断成长,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社会党国际”包括了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政党,这些政党在各国执政,这种情形甚至蔓延至大部分欧洲国家。在这种大背景下,高福利、高税收、国有化影响着整个欧洲。全球化导致美国的产业空心化,中产阶级缩水,收入长期不增长,贫富分化,社会撕裂,这些都大大地推进了左派和社会主义在美国的成长,使得最近十几年来全球政治光谱大幅左移。而全世界的左翼力量宣称全球化造成收入不平等和贫富分化,并借助“反全球化”而迅速发展,成为抵制资本主义、呼唤社会主义的生力军。

冷战之后,共产邪灵借助经济全球化、经济相互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削弱国家主权,破坏民族经济基础。其目的是充分调动人的贪婪本性,由西方金融财权实施财富大挪移,用人类几百年积累的财富迅速催肥中共,再让暴发的中共用金钱把各国的道德紧紧捆绑在无底线下滑的轨道上。

中共作为当今全世界共产主义势力的龙头老大,其经济成长和力量的不断增强,为各国的左翼和共产党注入一剂剂的强心针。中共利用极权统治,破坏世界贸易规则,在全球化中用资本主义的营养壮大了社会主义的肌体。中共经济实力的爆发,又带动了其政治和军事野心,企图在全世界输出共产模式。所以,从全球范围看,不管是反全球化的左翼分子,还是占尽全球化便宜的中共,都是在全球化的名义下崛起的。事实上,今天的世界现状与斯大林当年提出的目标已经非常接近。

2. 经济全球化背后的魔鬼
经济全球化是指上个世纪40~50年代开始、70~80年代成形、90年代大规模出现的国际资本流通、国际生产、贸易一体化,其主导推手是跨国机构及跨国公司,要求放开国家监控和管制,让国际资本自由流通。从表面看是西方主导的,是资本主义在全球扩展的途径。不幸的是,全球化客观上成了共产主义的播种机。特别是全球化带来的西方给中共疯狂输血,同时使得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共产主义极权经济高度融合,互相依赖,让西方在经济利益面前,放弃道义良知和普世价值,而共产极权更是挟经济实力在世界上步步紧逼,俨然共产主义将一统天下。

1)全球化造成共产主义模式经济体
全球化把全球经济变成了一个大型经济体,在这个过程中,也形成了大型国际组织、公约和规则。这表面看起来是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的扩张,但实际上,已经在形成一个全球统一的经济管控机制,可以对很多国家、产业发号施令,对很多国家和企业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这相当于在经济领域形成了中央集权计划经济的机制,也与上文所说的斯大林的把所有国家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单一的世界经济体系的目标高度一致。国际金融组织建立后,也形成了发达国家向不发达国家提供长期经济援助的现象,而这也正是斯大林提出的第三个目标。

国际金融组织在经济援助上往往对当事国经济采取宏观干预,手段是独裁而单一的,不但强制而且不考虑当事国的情况,这在客观上是在助长共产主义因素。对此,美国学者詹姆斯?博瓦德(James Bovard)总结道:“世界性的金融组织大力推进了第三世界经济的国有化,并且增强了对贫困者的政治和官僚统治。”[6]

从另一方面看,经济全球化创造了全球性的经济体,形成越来越趋同的消费倾向与统一的产销机制,小企业尤其传统手工艺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很多民族产业和小企业被全球化浪潮冲垮,越来越多的人失去了自由生产的条件和可能性,落后国家往往成为产业链的一个环节,这样导致了国家经济主权的弱化和国家在全球化经济体面前的失败。一个国家往往因为赤字和利息的支出变成国际债务的奴隶。这实质上是在瓦解自由资本主义的基础。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