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6d):全球野心(上)

(4)打造支点国家,不顾道德抢占资源
中共的大周边战略实施过程中采用了优先打造“支点国家”(pivotal states),然后以点带面,达到整个区域的战略目标。所谓支点国家,按照中共智库的说法,是具备一定实力、中共有能力和资源来引导其行为、在战略利益上和中共不存在直接冲突、与美国没有紧密利益关系的国家。[43]除了上述的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等之外,这样的支点国家还有中东的伊朗、南亚的缅甸等等。

中共在中东最大的投资国是伊朗。伊朗是中东的重要产油国,同时在价值观上又一直反对西方。于是伊朗自然就成了中共经济和军事的战略合作对象。中共自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和伊朗保持经济和军事交往。1991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发现中共出口铀到伊朗,又发现了中共与伊朗于1990年签订的秘密核协议。[44]2002年,伊朗的浓缩铀项目被发现,西方国家的石油公司纷纷撤离,这给中共留下在伊朗乘虚大规模发展的机会。[45]中共与伊朗的双边贸易额自1992年到2011年之间呈指数增长,十七年间窜升一百多倍。[46](其后因国际制裁压力有所放缓。)被国际社会孤立的伊朗如今最大的经济伙伴是中共。伊朗在中共的帮助下发展了从短程到中程的战术弹道导弹和反舰巡航导弹,以及水雷和快速攻击艇。中共甚至帮助伊朗秘密建立了化学武器项目。[47]

另一个受到中共青睐的支点国家是其南亚的邻邦缅甸。缅甸有漫长的海岸线,能提供一个通往印度洋的战略性出口。中共把开辟中缅通道视为规避马六甲海峡风险的战略步骤之一。[48]缅甸军政府的恶劣人权记录一直使其受国际社会孤立。缅甸的1988年民主运动以军队镇压收场。第二年,北京的坦克也在天安门广场大开杀戒。两个被国际社会同声谴责的极权政府同病相怜,从此开始密切往来。1989年10月,缅甸的丹瑞大将访问中国,双方达成高达14亿美元的军火交易。[49]上世纪90年代双方又有多次军火交易,中方售缅装备包括战机、巡逻舰、坦克及装甲运兵车、防空炮、火箭等等。[50]中共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支持成了苟延残喘的缅甸军政府的生命线。[51]2013年,投资50亿美元、被称为中国第四大油气进口战略通道的中缅油气管道建成,虽遭当地反对,在中共干预和谈判后于2017年投入运行。[52]类似的大型投资还包括密松水电站(目前因当地反对而遭搁置)、莱比塘铜矿。2017年中缅两国双边贸易总额135.4亿美元。中共正计划建立中缅经济走廊,其中包括打造一个中方占股70%、出口印度洋的深水港、[53]缅甸皎漂特区(Kyaukpyu Special Economic Zone)工业园等。[54]

3)对欧洲分而治之,分化欧美同盟
冷战中,欧洲是自由世界和共产阵营对峙的前沿阵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美国的坚定盟友。冷战结束之后,欧洲在世界上的政治经济地位显着下降。为了分裂欧美同盟,中共在欧洲采取了因地制宜、渐进渗透和控制的策略,对欧洲国家企图“分而治之”。近年来,欧美在很多重大议题上的分歧渐趋明显,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共的分化和蚕食策略。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针对欧洲内部的弱国急需外资的弱点,中共乘虚而入,对这些国家注入大笔资金,换取它们在国际法和人权等议题上的妥协。中共用这种方式制造和扩大欧盟国家内部的裂痕,从中渔利。被中共瞄准的弱国包括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等。

希腊发生主权债务危机之后,中共趁机大举投资希腊,用金钱换取政治影响力,并通过希腊把影响力发挥到欧洲。数年之内,中共已获得希腊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2、3号集装箱码头35年的特许经营权,并接管重要转运枢纽比雷埃夫斯港。2017年5月,中国和希腊签署“三年行动计划”,涵盖铁路、港口、机场网络建设、电力能源网络及发电厂投资等。[55]中共的投资已经得到政治上的回报。2016年后,作为欧盟成员国的希腊多次反对欧盟针对中共政策和人权的批评议案,造成这些声明流产。2017年8月,《纽约时报》一篇评论说:“希腊已开始投身于自己最热心的、地缘政治野心最大的追求者中国的怀抱。”[56]

2012年,中共发起与中欧、东欧16国的地区合作框架“16+1合作”。匈牙利是首批加入“16+1合作”机制的国家,也是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欧洲国家。2017年,中国和匈牙利的双边贸易额突破100亿美元。与希腊一样,匈牙利也多次反对欧盟对中共人权状况的批评。[57]捷克总统雇用中国富商做自己的顾问,高调地与达赖喇嘛保持距离。[58]

包括在该框架之内的16个国家,其中有11个是欧盟国家,5个为非欧盟国家。中共别有用心地提出这个地区协作的新模式,分化欧盟的意图明显。此外,在这16国当中,前社会主义国家占据相当比例,这些国家有共产党统治的历史,从思想上到组织上都保留了很多共产党的痕迹,容易跟中共一拍即合。

欧洲小国林立,单独一个国家很难与中共抗衡。中共利用这一点,各个击破,让这些国家不敢就中国的人权状况和外交政策发声。最典型的例子是挪威。2010年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将和平奖颁发给仍在狱中的异议人士。中共迅速对该国采取报复行动,为挪威向中国出口三文鱼设置重重障碍,在其它方面也多方刁难。六年后,两国关系“正常化”,但挪威开始在中国人权方面保持沉默。[59]

传统的西欧强国也感受到中共不断扩大的影响力。中共对德国的直接投资从2010年开始大幅增长。2016年和2017年,中国都是德国最大的交易伙伴。2016年,有56家德国企业被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投资者并购,投资额高达110亿欧元。这种并购使中国企业得以迅速进入市场或获得西方先进技术、品牌和其它资产。[60]美国胡佛研究所2018年发表的报告称之为中共的“武器化”投资。[61]德国西部的工业城市杜伊斯堡成为中共“一带一路”的欧洲中转站。每周30列满载中国货物的列车来到该城市,再从这里分别运输到其它国家。该市市长说,杜伊斯堡是“德国的中国城”。[62]

对于法国,中共长期以来一直采用“采购外交”。如中共党魁江泽民1999年访法时送了法国一笔价值150亿法郎的大买卖,购买了近30架空中客车工业公司的飞机,由此得到法国政府对中共加入世贸组织的支持。法国成为中共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之后第一个与中共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西方国家,当时的法国总统是西方第一位反对在日内瓦人权会议上批评中国、第一个力主解除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为中共唱颂歌的西方政府首脑。[63]此外,中共很早就在法国开始了“中国文化周活动”,规模浩大,实质是借文化之名兜售中共的意识形态。[64]

传统欧洲强国、美国的重要盟友英国是中共觊觎的重点之一。2016年9月15日,英国政府正式批准中国与法国财团合资的欣克利角C机组核电项目动工。欣克利角C核电站(Hinkley Point C Nuclear Power Station),是在英格兰的西南部萨默塞特郡筹建的核电站,装机容量3,200兆瓦。该项目遭到含工程师、物理学家、环保人士、中国问题专家、商业分析师等在内的专家的严厉批评,尤其是指其给英国国家安全带来巨大隐患。特雷莎?梅的前幕僚长尼克?提摩西(Nick Timothy)指出,安全专家“担心中国人可以利用他们的角色在电脑系统中建立弱点,这将使他们能够随意关闭英国的能源生产”。[65]英国《卫报》指“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电厂”是个“可怕的交易”。[66]

与在世界上其它国家一样,中共政府在欧洲扩大影响力的活动无孔不入、多种多样。如收购欧洲高科技公司,控股重要港口,收买退休政要替中共站台,渗透大学、智库、研究所,笼络汉学家替中共唱赞歌等等,不一而足。[67]中共政府的对外宣传工具《中国日报》(China Daily)每月在英国历史悠久的大报《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上加入一次插页,登载给中共政权涂脂抹粉的文章。为此中共付给《每日电讯报》的费用高达每年75万英镑。[68]

中共在欧洲的活动引起了研究者的极大疑虑。欧洲着名智库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2018年发表研究报告,揭露中共在欧洲的渗透活动。该报告指出,中共拥有全方位的、灵活的政治影响力工具,主要涵盖三个方面:政治与经济精英、媒体与公共舆论、公民社会与学术界。中共严格限制外国思想、机构和资金的进入,而欧洲门户大开,中共却利用这一点实现自己的政治图谋。该报告指出,这种不对称政治关系的后果已经在欧洲显现。欧洲国家开始调整政策讨好中共。欧盟国家和某些邻国甚至不惜损害本国利益,采纳中共的说辞和立场。欧盟的统一受到中共“分而治之”的策略的威胁,尤其是在自由价值和人权保护方面。而欧盟内部的一些人士或者为了从中共那里取得经费,或者为了在全球范围内获得认同,也自愿配合中共,宣扬其价值观,维护中共的利益。[69]

除了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渗透以外,中共还在欧洲进行各种间谍活动。2018年10月22日,法国《费加罗报》以“费加罗报揭露中国针对法国的间谍计划”为总标题,通过独家系列专题报导,揭示了中共在法国的各种间谍手法。中共为了渗透法国政经、战略领域,通过职场社交网站──特别是领英(LinkedIn)──招募法国人,为其提供情报,事态十分严重。报导说,这些真实案例只是中共在法国运作的间谍行动的冰山一角,中共的目的是大规模掠夺法国国家内部和经济财产的敏感资料。[70]同样的间谍活动在德国也出现了。[71]

4)殖民非洲──输出“中国模式”
二战后,非洲国家纷纷从殖民地走向独立。伴随着西方向中国的技术和资金转移,非洲开始失去来自西方国家的关注。而中共在得到西方输血壮大的同时,对非洲的蚕食却逐步发展:中共的势力开始替代原来西方宗主国在非洲的布局,渗透到非洲的政经、生活各个层面。中共一方面用发展中国家的名义来拉拢非洲国家,搞统一战线,在联合国与美国等自由国家对抗,另一方面则不断通过经济收买和军事援助等手段操纵非洲政府和反对派,左右非洲国家的运作,同时对非洲输出中共模式和价值观。

中共控制的中国进出口银行在2001年至2010年间向非洲国家提供了627亿美元的贷款。这些贷款利息相对低,表面上看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而且相对不考虑投资风险,但因为很多贷款的抵押品是自然资源,中共由此获得大量自然资源的开采权。2003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向安哥拉提供的贷款由石油担保,被称为“安哥拉模式”。于是,在非洲出现了这样的情景:“中国人在非洲采油,通过中国制造的油管和港口,送到中国的油船上输入中国。中国人(中共)武装起一个犯反人类罪的政府,再保护这个政府在联合国安理会里立足。”[72]

在中共对非洲的经济领域越来越多的参与之后,中国在2016年成为非洲的最大交易伙伴和外国直接投资者。[73]中共在非洲的经营模式有许多被人批评的弊病:低工资、恶劣的劳动条件、劣质产品、豆腐渣工程、环境污染,以及对所在国官员的行贿等腐败行为。中国在非洲的开采活动,经常遭到当地民众的抗议。

赞比亚前总统迈克尔?萨塔(Michael Sata)曾在2007年竞选总统时说过,“我们要让中国人走开,让从前的殖民者回来,虽然他们也曾利用我们的资源,但至少他们会很好地照顾我们,他们兴建学校、教我们语言,还带给我们英国文明。西方资本主义还有人类的面目,中国人却只会剥削我们。”[74]中国在赞比亚的影响已经随处可见,从举头可见的中国银行看板,到几乎无处不在的中国人。这使得萨塔不可避免地和中共打交道,得到权力后就马上和中国大使会面,并在2013年访问中国。

苏丹是中共在非洲最早打造的堡垒之一,过去二十年中共在苏丹的投入呈指数发展。除了丰富的石油资源,苏丹在红海的战略地位对中共也十分重要。[75]上世纪90年代,当国际社会对支持恐怖主义和极端伊斯兰主义的苏丹巴希尔政权孤立之际,中共乘虚而入,迅速成为苏丹最大的交易伙伴,进口了苏丹出口石油的绝大部分。[76]中共的投资帮助了巴希尔极权政府在西方的围堵中残喘甚至发展,中共军方同时还向苏丹输入武器,间接为本世纪初苏丹的达尔富尔种族灭绝助力。中共在国际社会上同时扮演两面角色。一方面向联合国派出维和部队,为苏丹冲突“调停”;另一方面却公开邀请被国际刑事法庭以反人类罪通缉的苏丹总统访问,并称,不管世界有多大变化、不管苏丹内部的局势如何,中共永远是苏丹的“朋友”。[77]

中共拉拢第三世界国家可谓不遗余力。中非合作论坛2000年于北京成立,之后几次在关键年份举行的中非论坛,中共领导人都向非洲“大撒币”。2000年成立大会,江泽民宣布免除非洲穷国10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2006年,北京再做峰会主办国,中共不但宣布免除所有非洲邦交穷国截至2005年底的债务,[78]还送出逾百亿美元的基金、信贷、奖学金及各种援建项目;2015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中共宣布将提供600亿美元的资金,同非洲国家合力推行“十大合作计划”。[79] 中共商务部副部长2018年8月28日表示,“对非洲33个最不发达国家,97%的输中产品给予零关税。[80]在2018年9月3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中共承诺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无息贷款、专项资金和投资,同时承诺,对“与中共有外交关系”的非洲穷国,免除其2018年底到期的政府间未偿还债务。[81]

经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中共用商业贸易掌握非洲经济命脉,用经济利益收买了大批非洲政府,让他们对中共言听计从。外界已经注意到中共试图征服非洲,并把非洲作为推广宣传中共模式的大舞台。中共体制内学者宣称:“中国四十年走到今天就证明,不用走西方的道路也可以成功,历史没有终结。这对于非洲的冲击,是无法想像的。”[82]

埃塞俄比亚前总理梅莱斯效仿中国制定了五年计划,执政党埃革阵的组织形式与中国共产党十分相似。一位匿名的中国外交部人士介绍,埃塞俄比亚执政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大部分高层都曾到中国学习和接受培训,许多要员的子女也被送往中国留学。而埃塞俄比亚的部长级官员更是几乎人手一本《毛泽东选集》。[83]2013年3月召开的金砖国家峰会上,埃塞俄比亚总理表态称,埃塞俄比亚把中国当做合作伙伴和发展榜样。目前,埃塞俄比亚被称为非洲的“新中国”,互联网的审查、封锁、政治专制、媒体被管控等等与中国如出一辙。[84]

埃塞俄比亚并不是唯一的例子。2018年,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办的第四届中非青年领导人论坛和中拉政党论坛在广东深圳开幕,其培训目标是领导人和政府官员。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国项目主任孙韵(Yun Sun)表示,这样的政治培训是向发展中国家输出“中国模式”。她说:“他们的这种政治培训有三个目的。第一,是中共的合法性,试图告诉世界中共是如何成功的管理了这个国家以及这样的成功经验是如何可以在别的发展中国家被复制。第二个目的是推介中国的发展经验,就是所谓的‘交流治国理政’经验,虽然没有输出‘革命’,但是确实输出了中国的意识形态方式。第三是加强双边交流。”[85]也就是说,中共把自己的体制作为样板向非洲输出。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