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美国国会对香港抗议者给予全力支持

2019-09-19|来源: |标签:美国国会 香港抗议者 全力支持 

9月17号,几个香港的年轻人,主要是三个人,另外再加上两个人到三个人,是来自于其它不同的机构,来到美国国会行政中国问题委员会,召开首次听证会,针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三个人的发言相当具有水平,国会听证会是有时间限制的,不象咱们这儿聊天似的,人家也就三五分钟,但整体的听证会,本来计划是两个小时,十点钟到十二点,结果他们延长了半个小时到40分钟。

不能不说,这个年轻的香港人,他们所展现出来的那份素养,从香港的街头来到华盛顿DC,进入美国国会作证,中间我们可以做一对比,在现实的环境中,很多团体都希望进入美国政界,美国国会,能够获得美国社会的支持,美国政府的支持,美国政界的支持,但这个旅程,这个跨度相当大。就是说,他们很难取得这一份过程。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背景,就是时间是个神。而这一次香港的故事不太一样,它的概念就是从香港街头走到美国国会进行国会听证的话,就象走了一个街区,我的意思就是说,很顺理成章的就去了。

对于其它的政治团体,对于其它的民运人权团体,这个难度太大了。很多人到现在他也没机会到美国国会作证,但他们可以。而作证的本身,当时提前半个多小时,整个作证的会场大概100多人,全都坐满了。

开始作证的时候,先是议员发言,就是这个委员会的主要的成员跟主席发言,然后他们一共5人轮流发言。

黄之锋表现出自幼的有点象伴随着中共收回香港之后今天共产党的天敌,他的政治素养与生俱来,是个天才。因为他从最早的时候,大概13、4岁的时候,在香港中学跟小学的教学课本要进行更改的时候,他带头带着那些孩子,楞把这件事搅黄了。那是当年的他。

5年前的他16岁的时候,带着学生挑起了整个雨伞运动的真正的起头是他。不是成年人,成年人的利弊考虑太多了。

有人说,年轻人太幼稚。

轮回转世中他幼稚吗?轮回转世中你幼稚不幼稚?当一个生命,年轻时他的生命是肉身这边的利益考虑得少,而秉承着他生命的本来的成分高,那也叫天意了。

所以等走到今天你看到的,他的这种政治仕途非常的明确。而他前后已经三次来到美国国会,所以他的谈话,是一个政治领袖。有人说,他应该去选特首。很有那意思。

何韵诗,很多人对她有争论,与她的个人生活有关,但她确实是表现出那种深厚的阅历。她的眼界既有广度,也有非常的深度,而深度的本身却有着她不同的立足点。她的观点,她的看法,别人看不到。她明确讲,香港是整个人类为人性而斗争的最前线。这不是政治,她是生命来的。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在影艺界有着他们自己习惯于这个环境和自我性情奔放的做法,她敢那么做。可是,她的另外一面,又表现出非常生命的一种认知。何韵诗同样有这一份东西。可能跟她早年从师梅艳芳,在香港利益界影艺界混的时间的过程,看到的东西的过程,有着她自己独立思考的一面。有人说,到现在她还是独身,她年龄比较大,应该可能到40岁了。她的阅历促成她,又有她内在生命的认知。其他任何人没有她的观点,而她的观点很直接,很恰到好处。

另外一个张昆阳,他是大专院校的发言人,所以他的发言就更象8964时的学生,代表着学生团体和他的认知,就是学术界的认知。学术界的认知很多是理论上的,非常概括的,着传立书的那种表达。

三个人状况不同,但三个人组合一体的时候,他形成一个整体的BeWater的一个,在整个他的发言过程中,在之后我们看到的评论,大家都是赞许。

赞许的背景之下,人们大多提出一个问题,今天大陆的中国人,大陆的男人们,女人们,精英们,你们是什么?他们是肉与钱。他们拥有一切手段和做法,为的是肉和钱。

而这些年轻人为了什么?他为了生活的真实,看不见的真实。大陆人为了什么?为了眼前的实惠。他就这么点区别。都是人,生活在自己的魂魄上,认知自己的魂魄,还是对这块肉左一口右一口?

所以人性的认知生命的认知是生命的根本。在生活在所谓的一国两制的香港自由的环境中,他们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人们的共鸣,包括大陆人的共鸣。而大陆人走到哪里,都会遭到人们的讨厌,同样是共鸣,谁都不喜欢卖肉的,谁都不喜欢贪婪的。贪婪者本身也不喜欢,因为抢了他的买卖。

这是根本,这是生命认知的根本。

大陆人为什么这样?你跟着党走了,很实惠,爱国者你看拿着旗子,发完钱去你的,扭脸一撅就扔了,那红旗放他手里干嘛使?做裤衩又不舒服,他可不就全扔了嘛。很实惠,说爱国主义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不这样啊?你问的没用。为什么不那样?本来他就是换钱花的。这东西不会被人尊重,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尊重和不尊重。其实他自己没有尊重的意识。

围绕这个事情,紧接着美国众议院的议长佩洛西召开了特别的新闻发布会。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佩洛西表示全力支持反送中》。

佩洛西主要是做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接见了这些人。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18号在国会会晤了正在华盛顿游说的香港代表团成员,并向北京方面发出强烈的信号,那就是美国国会对香港抗议者给予全力支持。】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在西方的中文媒体中,我跟大家解释过,很多中文媒体渗透了中共的人,而且在这个问题上,就开始越来越显示出来他们自己的任务。可以看出从编辑到记者,都有在其中的作用。记者的成分相对弱了,你做完东西,编辑不给你上网,他也不好办,因为大家是挣钱来的。

所以在这里边有个问题,一些媒体它的立足点去唱衰这件事情,认为美国政府未必能够通过。

美国国会就现在来讲,认为有可能有机会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该项法案,按照美国宪法,如果国会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该法律的话,川普就没有能力去阻挡这一项法案。也就是说,川普如果考虑到他自己的中美贸易战的话,想给中共国以机会的话,他说,我不签这个法案,别把香港的事带进来。他已经没有权力了。这是一个故事。

另外,BBC就写了一篇文章说,在执行的过程中,美国政府可能相对比较难,她有法律,但她不愿意执行。就如何如何。

在我眼睛里,这样的说法,都是对今天香港抗争者的不尊重。香港的抗争者,当他喊出与神同行,天灭中共的时候,人间的一切,都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结果。而今天利益的人都去寻求结果。所以该项法案在这样的过程中,真正惧怕的是今天香港的官员跟中共的官员,因为当被制裁时,一定是他们被制裁。利益的人他算的是钱,他也不相信天灭中共会出现,他也不相信天上掉下一个鸡蛋把他鼻子砸歪了。他不太信。他说不可能。但是你说昨天他放了几个屁他不知道。他也控制不了。

我说的意思就是,他不相信天。其实他连自己的屁都控制不了。这是人自然的属性。违背自然属性的时候,人就是极端的自我。

在评价中,在发言中,应该是何韵诗说了一句,她认为今天的中共政权根本不了解香港人。

我个人觉得这话说得比较到位。

来到海外的多少大陆人,在美国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几十万,上百万,有多少了解美国人的生活。在加拿大几十万大陆移民,柴米油盐酱醋茶全到中国人开的店买去,为什么?便宜。洋人店贵。这就是他们家的生活。而很多中国商店它的货品,特别是鲜货,是从洋人店里淘汰出来的,所以它便宜。

你能改变谁?他不会改变自己的。贪婪的人怎么会改变自己?除非他真正是个愿意修炼的人。还真得修的人。愿意修炼是一回事,真修是另外一回事。就象切萝卜似的,一片是一片,分开的。宗教里的人多了,什么样的都有。

所以我以为,这是一个关键,原来可能通常说,如何如何,我已经来到西方社会了,所以我就如何。没用的。一滴油掉进了水里面,它永远是孤芳自赏的,它永远不会合群的。

啥意思?你要真正改变自己生命的原有的东西,对人而言,主要是观点观念。

【佩洛西在会后的联合记者会上强调:“香港人应该享有他们应得的公义、自治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香港和北京中央政府必须保证香港的政治制度为人民服务,这包括普选权,还有调查警察过度执法的情况。”】

制度是为人服务的,国家应该是人民的奴仆,而不是要求人民献身的工具。那才对。

其实就这么点认知,今天大陆人就意识不到,因为他太利益了。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共和党众议员麦考尔(MikeMcCaul)在记者会上预计《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会在下周在该委员会进行讨论。他还鼓励香港示威者说:“我们会继续推进《2019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我们会让中国政府看到无情与残酷的行动所要付出的代价。美国与香港人站在一起,美国会永远支持香港人。”】

其实这个说法的本身,在生命的角度,利益的角度,香港正常人早已把中共体制下控制的生命摒除之外了。

我们永远会支持香港人。这话是这么说的。所以共产党的爱国理论说,他是香港人,他应该是中国人。我说的话,扯驴蛋!

用这种欺骗的奴役的说法,国家是人民的奴仆,哪有你共产党的政权去给中国人定性的?这就是对人的侮辱。而今天大行其道。读了50年书的大陆人都认不清这一点。

说有什么认不清的?共产党给我饭吃。

你就是驴!十二属相里面没有驴,你不配进入十二属相里面。

这种驴的概念不是说你那么笨,是那么自我的理直气壮的以为自己是很对的那种自我的侮辱,是你侮辱自己。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共同主席、民主党籍众议员詹姆斯?麦戈文(JamesMcGovern)介绍说:“我们预计《2019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会获得两党议员的大力支持。另外我们还会推出《保护香港法案》(ProtectHongKongAct)。这项法案将禁止美国企业向香港警方销售设备,美国公司不能成为镇压和平示威者的共犯。”】

【外界担心美国国会有些议员可能对通过这些法案存在顾虑,因为支持香港示威者会激怒北京,并有碍于美中关系以及两国贸易谈判进程。】

这就是利益上的考量了。

【美国国会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Smith)向记者表示:我们必须非常强硬,这是北京以及习近平唯一能懂的语言。】

话听起来就这么回事了。

举个例子,刘鹤打电话找川普,说拜托,你那个10月1号加税,别加。你往后推两天,给我们点面子。就是说,10月1号,你要抽我大嘴巴,先别抽。然后你过两个礼拜,你就骑我身上打我一顿都成。

这是今天中共的主政者。你想象到吗?男人士可杀不可辱,哪有自求其辱?自求其辱,回来之后来彰显自己的权力,说我老有权力了,我老有素养了。我进行了70年的登基大典。

垃圾都不配。

习近平委托刘鹤的做法,你对比过来,这几个年轻人在美国国会的做法,都是冲着美国,但概念呢?

我刚才解释了,北京的人,垃圾都不是,不配。

【所以国会必须采取行动。我相信川普总统会签署这个议案,同时我们应该积极地实施这个议案,这是支持香港最好的方式。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就等于纵容香港发生最坏的情况。】

利益的人,他只会听得懂利益的棒子和打在他头上的那一份痛处,因为他是利益的。表面上的一切,都是骗子,而自己受到一点点伤害是天大的事。这是今天与共产党同流合污的每一个生命的自然表现和自然属性。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