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7a):全球野心(下)

【大纪元2018年12月23日讯】第十八章 魔鬼安排下中共的全球野心(下)

目录

3. 最具中共特色的“超限战”
1)“大外宣”:把党文化推向全球
(1)全世界最大的宣传机器
(2)把全世界的媒体都变成“新华社”
(3)文化和文艺洗脑
2)“统一战线”:从内部瓦解自由世界,组建共产同盟军
(1)收买西方政要、商界人士
(2)渗透学术界、智库
(3)拉拢、利用、控制海外华人侨领、商人、学生
(4)利诱电影娱乐界
(5)威胁恐吓海外持不同政见者
3)“国之重器”:经济技术超限战
(1)“技术换市场”的陷阱
(2)“偷出”一个“制造强国”
(3)集人才争夺战与谍报战于一体的“千人计划”
(4)邪恶的举国体制
4)全民谍报战
5)其它超限战
4. “中国(共)模式”是邪灵绑架人类自毁的超级快车
5. 教训与出路
1)错误的绥靖政策
2)西方为什么看错了中共
3)出路何在

3. 最具中共特色的“超限战”
中共在实现其全球野心的过程中,完全没有道德底线,不讲任何规则。正如《九评共产党》中所说,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其中包括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1]这些基因在中共全球扩张过程中承传不断、随处可见,手段和恶性程度不断强化和发展。而中共的超限战思想就是这些邪恶特征的集中体现,也是中共步步得逞的重要原因。

超限战思想一直贯穿中共的军事实践。1999年,两个中共将领正式在其军事着作中提出“超限战”一词,并将其总结为一套军事理论体系。超限战,顾名思义,就是“超越一切界线和限度的战争”,“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和非武力、军事和非军事、杀伤和非杀伤的手段,强迫敌方接受自己的利益”,“手段无所不备,信息无所不至,战场无所不在”,“超越于一切政治的、历史的、文化的、道德的羁绊之上”。[2]超限战意味着“一切武器和技术都可以任意叠加;意味着横亘在战争与非战争、军事与非军事两个世界间的全部界限统统都要被打破”,“超越一切界限并且符合胜律要求地去组合战争”,用超国家、超领域、超手段、超台阶的方法进行,金融、贸易、网络黑客、媒体、国际法等都将成为可能的战场,包括恐怖战、生化战、生态战、原子战、电子战、毒品战、情报战、太空战、走私战、心理战、金融战、贸易战、媒体战、网络战、意识形态战、制裁战等等。[3]

《超限战》作者认为,战争的“泛化”是未来必然的结局,必须将所有的领域都军事化。他们认为,大量不穿军装的非军事人才是超限战的关键,政府必须尽快介入所有的无形战争领域,为战争预做准备。[4]

人们把很多领域称为战场,但那只是一种比喻。中共却是在真实意义上把一切事务战争化,它把一切领域都视为战场,任何时候都处于战争状态,任何人都是战争的参与者,任何矛盾冲突都被视为“你死我活”的斗争,动辄上纲上线,动员举国之力,使用战争手段达到目标。上世纪40年代,中共曾经在夺取政权的内战中,用经济战导致国民政府经济崩溃,用谍报战先于国军部队直接拿到国军作战计划,用各种阴谋辅助军事行动打败国民党。这些历史上的超限手段,今天中共仍在使用,而且规模更大、范围更广。超限战意味着破除通行规则和道德底线,这使大多数西方人、西方政府和企业无法理解中共的行事方式,更难与之抗衡。

中共的这种超限战思维和做法贯彻在各个领域中:通过大外宣对全世界输出党文化谎言,管控全球媒体,进行意识形态上的超限战;用名利、美色、人情、贿赂和淫威,拉拢统战联合国领导人、各国政要、智库学界名人、财团大亨、各界有影响的人,培养“中共的老朋友”,为中共站台,帮助它度过统治危机;扶持、煽动、联合流氓政权来牵制美国和西方政府,用订单外交来分化自由国家,实施政治超限战;用十几亿中国人的市场作为诱饵,与各国在经济上深度交融,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利用这些国家对中共的经济依赖,“一荣共荣、一损俱损”,来捆绑各国;用破坏WTO贸易规则和虚假的改革承诺,积累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用资本主义的营养,养肥社会主义的肌体;用市场、外汇和财力做武器,通过经济超限战压制人权,逼迫各国放弃道义责任和普世价值;信息技术上使用人海战术,强迫国民和私企盗窃发达国家的信息;外交上对各国有拉有打,分而治之,一手是经济诱惑,一手是威胁报复,并任意把本国和他国国民变成人质等等。很多看似平常的小事,都被中共利用来达成其邪恶目的。

1)“大外宣”:把党文化推向全球
中国一家国营广播公司在伦敦设立的分支机构,开张之后招聘,有近6,000人申请了90个要求“从中国的角度报导新闻”的职位,中共遇到了一个让人羡慕的问题:应聘者太多了。[5]人们对中共喉舌招聘的趋之若鹜,反映出西方传媒业的衰落,更衬出中共大外宣对这个世界的威胁。

(1)全世界最大的宣传机器
毛泽东曾要求,新华社要“把地球管起来,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6]过去中共做不到的,现在就要做到了。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媒体面临财务困难破产危机,中共抓住时机部署了一项“大外宣”战略。《人民日报》、《中国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CCTV)、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中共喉舌纷纷“走出去”,把报社、电台、电视台直接开设在世界各地。《南方周末》新闻部前主任长平表示,从2009年开始,中共当局划拨450亿元人民币进行所谓的“形象公关大外宣国家战略”。而据中国媒体人披露,450亿还只是公开披露的一小部分。[7]英国媒体估计中共每年花费100亿美元在对外宣传上。[8]2018年3月,中共整合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国家广播电台,组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由中宣部统一领导,对外称“中国之声”(Voice of China),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宣传机器。

新华社曾在纽约时代广场租用了一块面积最大、位置最优的巨型广告牌,为中共宣传造势,轰动一时。2016年,中共特意把中央电视台在海外的名称从CCTV更改为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中国全球电视网)。

中共的对外宣传手段“与时俱进”,其喉舌媒体的海外记者站实施“本土化”战略,主要招募当地记者和主持人。一张“习近平通过视频访问CCTV美国站”的照片显示,90%的记者都不是华人。[9]节目内容制作从国内全面转移到国外,在当地雇用记者,在外国人的地盘上,用外国人的面孔、用外国人的声音、用共产党的思维,混淆中共和中国,用洋人来“讲好中共(不是中国)的故事”、“传播好中共(不是中国)的声音”。这是中共大外宣中最有特色的一幕。中共还给年轻一代国际记者提供奖学金,包吃包住让他们到中国参与培训或者读学位,给他们灌输中共的新闻观。

伴随着在非洲的经济新殖民,中共的媒体也已经把黑手伸到了非洲的各个角落。来自中国的电视和媒体集团四达时代传媒有限公司(StarTimes Media Group)现已在非洲大陆的30个国家里开展业务,号称是“非洲发展最快、最具影响力的数字电视运营商”。乌干达的一位计程车司机说,“越来越多的非洲人通过观看当代中国电视剧了解中国社会。”[10]

中共的喉舌因为缺乏信誉、自说自话而造成对外宣传效果不佳。让外国媒体自愿成为中共喉舌的代言人,对批评中共的媒体和个人给予无情打击,让所有人都来为中共摇旗呐喊,是中共大外宣的另一记猛药。

(2)把全世界的媒体都变成“新华社”
2015年,10个国家的外长谴责中共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修筑人工岛。此时,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西郊的一家电台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不但不提中共的填海计划,相反却说成是某外来势力企图捏造事实加剧南海的紧张局势。[11]这家叫WCRW的电台,其内容很多都是站在中共立场说话的。奇怪的是,这家电台没有广告,唯一的客户是一家由北京“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控股60%的洛杉矶华人公司G&E Studio Inc。G&E在美国有至少15家类似的电台,除了华盛顿特区,还覆盖洛杉矶、盐湖城、亚特兰大、费城、休斯顿、檀香山和俄勒冈的波特兰等城市以及加拿大的温哥华。

中共喉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借助当地华人注册的公司做代理,控股后,利用美国本地电台,为中共做宣传。这个操作最大的特色就是隐瞒了中共的身份,让人感觉是美国人自己在发表拥护中共的言论,以此来最大限度地误导听众。2015年CRI至少在14个国家有33家这样的电台;到了2018年,CRI在全球35个国家拥有58家电台。[12]因为是利用当地华人的公司来控股操盘的,虽然从感情上说人们对中共的这种隐蔽宣传不满,但是从法律上来讲,好像民主国家也无可奈何。中共的大外宣钻民主社会的空子做大做强,用民主的名义来为独裁抹粉,钻自由社会的法律空子给听众洗脑,用民主的名义来打倒民主──这正是中共野心的体现。

《中国日报》(China Daily)“借船出海”的夹页生意,是中共大外宣的又一重要手段。《中国日报》在《华盛顿邮报》上以登广告的方式,开辟中国新闻专栏,在版面上用尽心思给读者一个是华邮自己的内容的感觉。[13]除了《华邮》,中共在其它有影响的大媒体上,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英国《每日电讯报》、法国《费加罗报》等30多家报纸,都如法炮制,花钱买夹页,附体在西方主流媒体上,传播中共的声音。夹页的“广告”字样放在很不起眼的地方,读者很容易误以为是这些报纸自己的评论内容。2018年9月23日,《中国日报》在美国爱荷华州当地报纸《得梅因纪事报》(Des Moines Register)中也插入了四页看起来很像普通新闻和评论版面的广告,公开攻击美国总统,试图影响美国中期选举。[14]

控制海外华文媒体是中共的拿手好戏。中共通过威逼利诱,“招安”了一大批华文媒体,包括一些过去台湾人创办的带有反共倾向的媒体。“世界华文传媒论坛”是中共主办的、用来向全世界华文媒体传达“党的指示”的外宣工具。2017年9月10日,第九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在福州开幕,来自五大洲6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460多位海外华文媒体高层人员到会。一家位于美国加州的华文媒体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共的放大器。在中共十九大期间,这家媒体对中共党代会长篇累牍的报导,与中共官媒如出一辙。[15]2014年秋天,香港发生了民众争取普选的运动。此时被中共控制、拥有160多家媒体成员的“海外华文媒体协会”,紧急组织了涵盖亚、欧、非、美、澳各大州的142家亲共华文媒体发表了所谓的《保卫香港宣言》,为中共帮腔造势,中共海外渗透的广泛和有效让外界惊讶。[16]

中共还扶持一些华文媒体扮演“假外媒”,用“第三者身份”、外国记者的名义来帮中共宣传,营造出全世界很多媒体都在支持中共的假象。

压制反对声音是中共外宣运作同一个硬币的另一面。对敢于揭露中共恶行的媒体和记者,中共会以拒绝签证和其它方式威胁打压,迫使这些海外媒体自我审查,不敢越雷池一步。在全球范围内,能挺直脊梁不与中共为伍的媒体寥寥无几。

一个恶棍,要改变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印象,有几个办法。一个是从内着手,弃恶从善,不做恶棍,别人自然就会刮目相看;第二个就是向外着手,钻到别人的脑子里去做洗脑手术,让外人再也看不见自己是恶棍;第三种办法是用系统巧妙的洗脑,把别人也变成恶棍,从而给自己提供了最大的保护。中共同时采用第二和第三个办法。用各种针对外国人的规模盛大的宣传活动去给世界人民洗脑,让他们不再觉得中共是恶棍,甚至把他们拉下水,让他们愿意与恶棍为伍。通过大量投资和狡猾运作,中共建立起了一套世界洗脑体制。

(3)文化和文艺洗脑
文化洗脑是中共毁灭传统文化的重要工具。中共近些年来标榜自己致力于恢复传统文化,但如本书前面章节所述,这一波的所谓“恢复传统文化”,阉割了传统文化的灵魂,用假的、变异了的中共党文化冒充传统文化。这不只是在欺骗世人,更是对传统文化的再度摧残。不仅如此,为了进一步影响世界,中共大外宣的一个重点就是输出中共版本的“中国传统文化”,用中国的风土人情与古老文化美化中共,对外进行洗脑宣传。其代表项目是“孔子学院”。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底,中共在146个国家建立了525个孔子学院(面对大专院校),开设了1113个孔子课堂(面对中小学)。[17]孔子学院的资金来自隶属于中共统战部的“汉办”,资金的使用受到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人员的监督。孔子学院颠覆学术机构的自主性及学术自由等重要学术原则,旨在推进中共的官方意志,向学生展示过滤了的中国历史,回避中共的真实历史和恶劣的人权记录。孔子学院一些课堂中高悬毛泽东语录,名曰讲授中国传统文化,实则推广共产教义、灌输中共党文化。

除了提供文化和语言课程之外,孔子学院还歪曲历史,甚至组织抗议活动,反对中共认为会威胁其统治稳定的活动。例如,邀请发言者反复宣传中共的有关西藏的谎言,并声称朝鲜战争的起因是美军轰炸中国村庄,中共被迫出兵。[18]

美国政府2018年通过的2019财政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案》用强有力的措辞,谴责中共试图影响美国的公共言论,尤其是其影响美国的“媒体、文化机构、商业以及学术和政治团体”。该法案明令禁止国防部资助有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的中文科系。[19]

中共于2011年9~10月派出300人的大型歌舞剧团在美国华府肯尼迪艺术中心上演中共红色暴力舞剧《红色娘子军》。2016年9月,在美国洛杉矶高调举办“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歌舞晚会”。同时远在大洋洲,分别在悉尼市政厅和墨尔本市政厅举行“纪念毛泽东逝世40周年红歌会”。澳洲当地华人组织发起抗议,最后成功阻止了该演出。中共2017年输出《红色娘子军》到澳大利亚,又于2018年将另一个中共红色暴力舞剧《洪湖赤卫队》搬到悉尼和墨尔本。

就媒体战或者说信息战而言,中共极权与民主政权处在不对等的地位上。中共不让任何民主国家的媒体进来办报,而中共却可以随心所欲地把所有喉舌都搬到民主社会去;中共不让民主国家的任何人投资涉足喉舌媒体,而中共却可以把喉舌的文字、声音、图像随心所欲地塞到民主社会的媒体里,或者直接收购外媒;中共的媒体姓党,不可能让西方记者进去工作,而中共却可以把它的人派到西方媒体里做卧底,或者直接把外国人培养成党媒的喉舌记者。只要西方仍然把中共的喉舌当作“媒体”,西方在这场“信息战”中就会一直输下去。2018年美国司法部要求新华社和中国环球电视网在美国的分支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这虽然迈出了正确的一步,但还远远不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引狼入室的问题。

“大外宣”是共产魔鬼安排中共用“笔杆子”争夺世界的一个主要战略,它已经取得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并开始主导国际话语环境。中共通过大外宣,在全球散布共产毒素,严重误导了世界对中共、中共模式、中国人权状况和共产主义的看法。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