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7b):全球野心(下)

2)“统一战线”:从内部瓦解自由世界,组建共产同盟军
2018年12月18日,在中共庆祝所谓的“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中共向十个外国人颁授了“中国改革友谊奖章”,以“感谢国际社会对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支援和帮助”。这十个人中包括曾帮助中共获得2008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的前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和挂名给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作传的美国商人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事实上,在过去几十年中,曾经帮助过中共的国际政要、名流数不胜数。他们出于不同动机,扮演过不同的角色,但都不幸沦为中共统战的猎物和罪恶政权的帮凶。

为了实现全球野心,中共不择手段,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力量,来为中共服务。这就是中共的“统一战线”,简称“统战”。毛泽东把“统一战线”归为中共的“三大法宝”之一。当年的国民党政权和当今的自由社会都曾经因中共的统战蒙受巨大的损失,所幸西方国家开始警醒,近年来发表了多部针对中共统一战线的调查报告。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2018年8月24日发布题为“中国(共)的海外统战工作”的报告(以下简称“USCC报告”)。这份报告提供了中共统一战线的概况、结构和运作方式。其中包括中共如何利用各种官方、民间组织及机构开展统战,以及中共统战活动对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影响。报告指出,“中共近年来大力加强统战工作。越来越多的统战部官员被分到中共和政府高层职位上。近几年来,中共已经增加了大约4万名统战干部。”[20]

欧洲智库“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2018年发表研究报告,详细揭露了中共在欧洲的渗透活动。[21]2018年11月29日,美国斯坦佛大学胡佛研究所也发表了一篇系统揭露中共海外渗透的详细报告。报告指出:中国(共)的活动超越了传统的“统一战线”对侨民社区的关注,目标是西方社会中更广泛的部门机构,从智库、大学、媒体到州、地方和国家政府机构。中国(共)致力于宣传中国(共)政府、政策、社会和文化的正面形象;压制不同观点;联合美国各方主要势力,支持中国(共)的外交政策目标和经济利益。[22]

总体来看,中共统战对象有以下几大类。

(1)收买西方政要、商界人士
《USCC报告》指出,中共将统战工作视为加强国内外对党支持的重要工具。对西方政客,中共不惜血本进行收买,下足了功夫。中共通过游说、利诱、搞关系等手段,与大批西方政府高官建立紧密关系,甚至给他们以国宾般的待遇、赠送珍贵礼物,赠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之类的头衔。他们当中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国家首脑、政府要员、国会议员、高级政府顾问、国际组织负责人、智库学界名人、财团媒体大亨等,在关键的时候,要他们为中共站台发声。

2018年12月在美国被判有罪的前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曾代表中国能源公司贿赂非洲两国高官来取得能源开采权,行贿对象包括两任联合国大会主席,再通过他们打通与其它国家最高层的联系关节。[23]

美国法院文件曾概述了中国通讯巨头中兴(ZTE)普遍存在的腐败和间谍活动:两名利比里亚电信部门的高级官员曾作证说,2005至2007年期间,中兴通讯在他们的国家大面积地对政府官员进行贿赂,对象包括该国总统、各级政府官员和法院法官。

中共利用利益、美色进行收买,并利用间谍曲线接近不同派别的政治领袖,把他们作为实现中共野心的棋子。在2014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后的一份备忘录中,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中国华信能源公司概述了一项与政界人士接触的计划,称为了建立“关系和朋友基础”。华信董事长叶简明与欧洲顶级政要的关系非比寻常。叶简明曾问美国一位前总统的安全顾问,是否能说服美军不要轰炸叙利亚,因为他想在那里购买油田。叶接触的人包括美联储高官、联合国高官,还有美国政府高官的家人。[24]

在必要的时候,中共组成各种临时的“统一战线”,孤立敌手。过去中共利用第三世界国家的票数在联合国致胜;还通过代理人利用伊朗来破坏美国稳定中东的努力,同时巩固新的经济联盟;最近的中美贸易战中,中共大肆游说欧洲国家,试图挑起欧美矛盾,建立新的统一战线,联合制约美国。

中共还大力拉拢地方政治人物,如社区领袖、市议员、市长、州议员等。通常的做法是通过华商或团体给那些政要捐款,邀请他们访问大陆并借机行贿,让他们的亲戚朋友在大陆经商过程中得到好处,或收买他们的助手,并常常使用色情陷阱等下流手段。

于2005年投诚澳大利亚的前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一等秘书陈用林在2017年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曾详细披露中共统战部门渗透澳大利亚政府、腐蚀政治人士和官员的手段。他说:“不光是政治捐款,对政客私底下的贿赂实际上比政治捐款的数量要大得多,特别是上层政客,官员被收买很多。”“中共对澳洲的政治官员的收买,还包括把这些人拉到中国去旅游,免费享受皇帝一般的待遇,包括一些华人和中国公司出资为到访的澳洲官员招妓。好多澳洲官员去了中国以后,回来马上就改变了态度。”[25]

中共凭借雄厚的财力,拉拢全世界的共产党、左派政党和左派人士,让他们作为中共在各个国家的内应,推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

中共用同样的手段拉拢及收买西方金融界、实业界人士,邀请他们成为座上宾,给他们生意上的好处,通过他们游说各国政府,影响西方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在中美贸易战当中,中共高层与华尔街大佬互动频繁。美国很多顶级金融机构、跨国公司在中国有相关业务,为了扩大业务,聘用了很多中共高官的子女,那些人凭借个人关系在自己供职的机构里替中共发声。

(2)渗透学术界、智库
很多西方智库直接影响国家政策、战略的制定,因此中共对智库格外重视。胡佛研究所的报告揭示,中共尤其致力于影响美国朝野看待问题的视角,并制造有利于中国共产党的话题。中共通过为美国智库提供资金以达到其影响、左右这些智库的目的。几乎所有跟中国问题有关的智库,中共都曾经试图收买、控制或者影响。[26]

《华盛顿邮报》披露,中国一些公司欲控制美国智库,比如中共电信巨头华为公司不仅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同时也试图通过提供资金影响华府智库的独立性。[27]

华为向剑桥、牛津等二十多所英国高校提供赞助。英国国家安全专家、安全与情报研究中心的格里斯(Anthony Glees)教授说:“英国大学里的中国资金资助电子方面的研究。这构成了国家安全问题。”他认为,华为通过“未来种子(Seeds for the Future)”项目与大学建立联系,吸引年轻人才,“绝对是经典的共产党颠覆战术”。[28]

中共用金钱、地位、荣誉等收买海外学者,尤其是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某些被收买的学者紧跟中共的宣传攻势,着书立说,图解中共的“和平崛起”、“中国梦”、“中国模式”。这些学者的态度转变,又可以间接影响西方对中共的政策,这正是中共想达到的目的。

雪上加霜的是,过去几十年来,西方人文社会学者受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严重影响,只要稍加“引导”,他们就会从相信左派意识形态发展到主动拥抱共产党政权。

(3)拉拢、利用、控制海外华人侨领、商人、学生
中共把海外华人对祖国的情感,转化为对中共意识形态的同情和认可。为此,中共对重点群体提供财政支持,以收买海外华人的人心。中共常将“爱国之心,骨肉情谊”挂在嘴上,故意混淆“中国、中共”的概念,骗取海外华人对中共政权的拥护,同时充分利用海外谍报系统,将反对者边缘化,打击对中共不满者。

中共利用各种机会邀请海外华人到中国经商投资,高规格接待华人侨领,对特殊的海外亲共分子,还安排他们和中共高层见面,参加所谓的“国庆”典礼等。

美国“卡内基伦理与国际事务委员会”资深研究员多尔夫曼(Zach Dorfman)在美国政治网站《政治》(Politico)上发表长篇调查性文章,披露中俄,尤其是中共,在加州硅谷地区的统战间谍活动。[29]文章以旧金山侨领白兰为例,指出中共利用她操控旧金山的中华商会(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排斥法轮功、西藏及亲台湾、亲维吾尔族等团体参加新年游行活动。

《USCC报告》还披露,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受中共操控,是中共在海外的重要棋子。有的CSSA分支在其网页上毫不讳言自己是中共大使馆设立的,或者直言是其下属机构。[30]他们经常接受指令,阻止异议人士表达观点,骚扰、恐吓、监视不顺从中共的学生。CSSA甚至还直接涉嫌工业经济间谍活动。2005年,法国《世界报》(Le Monde)披露,比利时鲁汶大学的CSSA,是中共在比利时的经济间谍网络的前线。该间谍网络有数百名间谍,在欧洲各个企业里工作。[31]

(4)利诱电影娱乐界
中共近年来不断加大力度渗透美国娱乐业。2012年万达集团出资26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二大院线AMC,此后又以35亿美元收购传奇影业、11亿美元并购美国第四大院线卡麦克。[32]阿里影业则于2016年收购好莱坞大牌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安柏林合伙人(Amblin Partners)公司的部分股权,并派驻一名代表进入安柏林合伙人董事会中,参与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33]

中共在娱乐界渗透要达到的主要目标之一,是让世界按中共的剧本“讲好中国(共)的故事”,用“和平崛起”的正面形象,掩盖其暴政和称霸野心,同时忽略其扩张中不断输出党文化败坏世界。从1997年到2013年,在历年全球收入最高的100部电影中,中国只投资了12部好莱坞电影。但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中国参与了41部好莱坞最卖座电影的投资。 [34]

中国快速增长的电影票房市场让好莱坞垂涎。他们很清楚,得罪中共会被排除在这个巨大市场之外。在利益面前,好莱坞开始自我设限,不冒犯中共,甚至有的已经拍好的电影,因怕得罪中共而出血本更改画面。[35]对中共发出不同声音的美国娱乐界明星,中共采取限制其入境,或者在中国市场对其封杀的手法。好莱坞影星李察?基尔(Richard Gere)因直言不讳地表达对西藏问题的立场,不但遭中共封杀,在美国的演艺事业也严重受阻。为了不得罪中共,某些制片人拒绝给李察?基尔参演的电影投资。[36]此外,还有很多着名影视歌明星因言论或行为触犯中共禁忌而上了黑名单。

(5)威胁恐吓海外持不同政见者
中共对西方学者,特别是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中国问题专家,采取威逼和利诱的手段施加影响,致使很多学者主动自我审查。威逼手段包括拒发签证──这对年轻学者影响最大,为了职业发展,许多学者主动回避人权、西藏问题等所谓“敏感话题”,避免触怒中共。

常常发声批评中共政权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荣休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发现,不但自己上了中共的黑名单,无法去中国旅行,而且自己的经历成了一个反面教材,让年轻同行噤声。[37]2017年10月,曾声援香港民主运动的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到香港进行私人性质的活动,但在香港机场被拒绝入境并遭遣返。[38]

《USCC报告》揭露,“中共情报部门还针对少数民族,如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让他们做中共间谍。若不同意的话,中共会威胁要将他们的家人送到新疆的拘留营地,或将他们留在那里。”已经受过威胁的维吾尔人透露,这种强制行动的目的是“不仅要收集关于维吾尔人在国外的活动细节,而且还要在西方的流亡社区内制造不和,并恐吓人们,以防止他们反对中共政府”。[39]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