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中共在防止香港问题国际化以维护政权稳定

2019-09-20|来源: |标签:中共 香港问题 国际化 维护政权稳定 

那天偶然中看到一个故事,可能是真的。说一个女士带着孩子,孩子不大,大概两三岁,很惆怅。惆怅的原因,她的先生应该是突然出车祸,这个人没了,但家里面还有孩子的爷爷奶奶,所以女人就显得很那个,只能这么讲,显得很那个。跟孩子说父亲出差了,出远门了,得等到他18岁才能回来,就这么个故事。那平常的时候就还思念自己的夫君,所以带着孩子有时候去逛那些他们曾经走过的地方。有一天这孩子突然看见一个男的,冲着这个男的他非要喊这个男的是爸爸。

那这个女的她当然知道自己先生没了,她看这个男的神似中确实有着自己先生的那种痕迹,成年人当然知道。而这个男人对这个孩子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不拒绝。孩子又哭又闹,非说人家是他爸,弄得这个女人就挺那个。

等回到家,孩子就跟爷爷奶奶说见到爸爸了,他说他妈非不认,那就是他爸。当他一说见着他爸爸,爷爷奶奶突然就愣住了,神色很特别,就问在哪见的,然后就执意要去看看这个人。等他们去看这个人,结果老头老太太一看那个人,落泪了。那个人一看这老头老太太,也走不动道了。

后来就问他是从哪来的,这个男人就说他是从哪个哪个地方来的。事情的故事,这个老人生了一对双胞胎,养不起,把其中一个就给送人了,那自己养的儿子就撞车死了,结果这个实际是被老人送走的儿子。在朦胧中那个儿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到这个城市来工作,跟单位要求就到这边来工作。他刚到这边不久,所以就变成了很特别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现实生活中,当然肯定会有,但不多见。但这里面就出现了一个在人世的轮回转世中,在人情世故中,难以讲对错的一种恩怨。失去了,又得到了,得到了,又失去了。有与没有之间,那你让人生都会感叹。那就我个人的角度来讲看这个故事,很难说叫悲或喜,对吧?终归有人死了,但又有获得。

就是围着这一家子人,它表明一个生命的内在的东西。在人的层面,人的肉身层面,你什么都得不到。获得与失去是共存的。阴阳是共生的。得与失,在人的现实的环境中就是一个骗局,是个对生命最大的欺骗,这是泛泛而言。如果明确讲,赚钱吃饭,娶妻生子,盖房置地,对吧?仕途的一切,你今天你看看李嘉诚。

李嘉诚跟中共翻车了,其实他就不跟别人一样,他说了一句:要对年轻人网开一面。而中共展开所有炮火,针对“网开一面”大开杀戒。所以中共在李嘉诚的背书下,展示出它杀虐的生命本质。而李嘉诚想拜佛求仙求道,花了十几亿,弄了一个慈山寺,供奉的观世音菩萨。

我一开始我也搞不懂他怎么叫供水,他那里不上香,他供水。后来有朋友提到说是不是跟观世音菩萨手里有个花瓶,瓶里有花,花里有水,可能从那来的。可能是吧。因为他的仪式是从寺院门口,你拿个木碗放上水,端进去,在菩萨像前把那水倒在她前面的水池里,这是他的仪式。不上香,而他供水正好跟香港的bewater就合为一体了。

而这bewater冲着谁呢?冲着中共政权,冲着习近平今天掌控的中共政权。蛇是火,而且中共政权是火。你看天底下就出这事,我觉得很有趣。所以一层面你看到的人情世故,但在这人人情世故的上面,如果你真的在人的角度来讲有所期盼,就是希望有所认知的话,对得起自己的话,你就会发觉他的生命的境界,只能与今天现实人的得与失的利益是切割的。

凡是不切割的人,用今天人的得与失的概念去面对神佛之道,跟妖怪没什么两样,跟乱七八糟没什么两样。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但偏偏最先对李嘉诚展开批判的却是中共国的政法委。政法委在先,然后《新华社》、《人民日报》开始攻击他。它表明一个态度,今天的香港的真正的香港政权的整个的实施的内容,它的权力的来处,来自于中共的政法委。也就展现出它最火力、最火爆、最邪恶的部分,真是哪来哪去,那这一部分它是火来的。

网上有篇报道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中共政法委介入香港意欲何为?》,没什么意欲如何,政法委高过了中共国务院的港澳办。所以政法委介入表明韩正在这个问题上失败,港澳办本身权力被剥夺。而用中央的概念,这是中共的概念去把控一切。那政法委掌控一切,政法委的书记就要向习近平直接汇报,所以这是党领导一切的显现。所以你看到在香港的警察里面,一定掺有了太多的中共军人。

他可能是武警来的,但是按照中共官方8月29号号换防的说法,那是中共军人大规模进入充斥着香港警力,充斥着街头,所以到了8月31号就发生了惨案。太子站,一直掩盖到今天。那8月31号,也恰恰是6月9号以来的第12个星期的最后一天,所以那是一个句号来的。香港运动以来,中共政法委对香港事务屡屡发生,那香港的问题的性质出现了转变,中共在试图防止香港问题国际化,以维护政权的稳定。

我觉得那个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它的主要的操盘手、主要的负责者出现了改变。在此之前,比如说像6月9号、6月15号等等,6月份、7月份那还都是原来的港澳办系统,现在不是。政法委通过微信、微博公号“长安剑”发表题为《香港怎么救》的系列文章。12号拿出第一篇文章,直接批评李嘉诚,提出政府应“对未来主人网开一面”的说法是“纵容犯罪”。所以以法律的名义滥杀无辜,这就叫暴政,因为它不是人,它以杀虐的方式出现。有朋友说你这个说法有点空。

习近平把住5G不放,把住华为不放,要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人脸识别。你今天想进天安门广场,你要人脸识别的。你想在天安门广场边上那公共厕所尿泡尿,你要先刷脸,不刷脸不让你尿。你敢在金水池尿,抓你,这是今天的北京城。开什么玩笑,真的,现在就这样。所以他信机器,习近平信机器,不信人,谁都不信。当他谁都不信的时候,那他就不是人了,人都不信,那你说他不就不是人了吗?

第二天再发文规劝香港年轻人要放宽眼界,别封闭在香港本土人的环境里,出路不在西方,出路其实在家里。这不是放驴烟儿屁吗?姑娘全嫁出去了,能嫁家里吗?那不是胡说八道吗?他是你们家吗?中国是你们他们家吗?中国是他们家,邓小平都否定了中国不是他们家,要不然要“一国两制”干嘛?邓小平的“一国两制”就是说中共国不是人,要不然“一国两制”干嘛?满朝文武,10来亿人,一群读书的,打出“一国两制”。邓小平说你们家的老板说这地方不是人呆的地方,按咱得用人呆的地方多挣钱,所以不是,那怎么办呢,就得保证他待的地方就是人,那叫“一国两制”。

什么乱七八糟,就这么回事儿。那你借助人的地方,咱在人的地方就可以多挣钱,多挣钱干嘛?出来人模狗样,这就叫“一国两制”。习近平还坚持“一国两制”,还用这东西去骗人。都是人的社会,人家要“一国两制”吗?你把中共国当成家,对吧?所有有权势的,太多有权势的人、生命包括《三言二拍》里面的红黄白柳、妖精,到外边抢女人,都把女人抢回家里。抢回家去就说,你要把这当成家呀,对吧?你要有一种归属感啊,对不对?我不会对你乱来的,我看得上你,我才抢你的,那不叫抢,只是方法不同,对不对?他嘴就是来骗人的,这就是香港。

《星岛日报》13号报道,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日前接任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你看,其实习近平的概念是想用中共残暴的手段压住香港,他的目的就是为了10月1号登基大典。你才看到8月31号那么强硬,对吧?你才看到今天的香港警察,完全就跟中共的公安国安是一样的。

他认为一切他就是爷,一切就要靠这个办法。但他根本就没有能力认识到香港人,他只相信拳头,所以这是一个斗争的哲学,斗争是人的生活吗?如果斗争是人的生活,你们家你媳妇跟你斗争?你儿子跟你斗争?整天斗争?你娘跟你爹斗争?你爹跟你斗争?这不是神经病吗?对不对?说我们的家园要充满了斗争,你就先革他的命就行了,就一个斗争就行。其实这就是反映出这不是人的生活环境。

赵克志出席习近平对澳门特首的接见,显示中共公安系统在港澳事务中开始扮演更显要的角色。应该是接洽,因为前面是有韩正这些人的铺垫。所以把他们都废掉之后,维持的是港澳办的系统,但说话的是政法委,下命令的是政法委。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范世平认为,共产党试图防止香港问题国际化,将香港纳入国家保卫体系的措施,让我觉得把香港问题的重要性,还有它的特质做了某种转变。不是。就是习近平只会为他自己登基做准备,他认为一切都是失败的,就是港澳办等所有都是失败的,他现在要靠他认为强力的共产党的手段来把持一切,我觉得这是关键的。

所以那他的失败用了强力的手段、武器、警察,武器跟警察是有形的东西,面对“天灭中共”背景下的香港人bewater,用枪打水,对不对?用原子弹炸太平洋炸了,一个道理。这是一个生命属性认知的问题,一出手输了,输定死定了。

黄之锋、何韵诗等人来到美国国会。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已经蔓延到国际社会,遭到中共国外交部的质疑和反对。我觉得这很正常,如果习近平敢让刘鹤去给川普打电话说,老爷子求求你10月1号别加税,往后推两天,10月1号你别抽我,推两天你使劲抽我,没关系,为什么?你怎么也得让我把这事办了,我要做爷。这么块料,那就没得看了,完了,这个东西完了,所以他当然会在乎这些,但没用。

你就这么去怼他自个,他自个儿就能把自个儿怼死了。因为他已经不懂得人的尊严,那个做法是不懂得尊严,人的自尊,人应该有的一种品质。范世平强调:香港问题国际化,中共不愿接受,政法系统我们把它称为“刀把子”,在中共内部是一个执行国家安全的重要机构,它是中共庞大的情治系统的领头羊,但香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经济、社会、政治问题,可能更复杂的是香港问题会影响到中共内部的安全问题。

如果你换个角度来讲,你可以认为,中共已经意识到,中共上层意识到香港的问题将直接威胁到他们本身各家族的利益,从而派出了政法委系统。我觉得完全可以解释。把香港问题跟国内叫一盘棋,面对10月1号。10月1号的庆典,把香港的问题跟中国大陆的安保问题一体化,才会出现这个场面。范世平评估:中共之后可能会加强在香港人员的派遣和情报收集。我觉得这个都是小事情了。但是你可以看到写文章的人,现在中文媒体的那种粗糙。

王岐山担任政法委书记的时候,受习近平之命在党内打击腐败方面战功赫赫,没有辜负政法委是“刀把子”的外号。这是自由亚洲电台。所以我奉劝大家,很多中文媒体,你别看为好,这不是随便瞎说吗?这都是拿着美国政府的钱,我们看了很多东西是这样的。

人们在利益的角度人们已经堂而皇之的不顾任何东西了。然后另外一个谈到了肖建华当时被抓,是政法委系统的。

我个人觉得这些都是太肤浅了,关键的问题政法委出头把香港的问题一体化、大陆化,面对10月1号。而它采取的办法是大陆的办法,在香港行不通,用枪去打水,你老英雄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