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7c):全球野心(下)

3)“国之重器”:经济技术超限战
如果说“大外宣”和“统战”是中共施展的“软实力”,那么,发展高科技的“国之重器”则是中共追求的“硬实力”。中共上世纪50年代的“超英赶美”,是自娱自乐的闹剧;而今天,在被西方扶持成一个超级世界工厂之后,中共的“超英赶美”却具有了现实的威胁。1980年以来,中共实施了一系列科技战略计划,包括“863计划”(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中国制造2025计划”(2025年从“制造大国”成为“制造强国”,领军大数据、5G等)、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规划(2030年领先世界),目的是把中国的世界工厂升级为2.0智慧版,进而一统天下。

一个国家谋求产业升级,这本没有什么问题。一个国家用政府的力量去支持重点产业的研发,也无可厚非。为什么中共的科技大战略对于西方就成了威胁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政权统治下的中国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直白地说,中共的科技发展不是为了加入世界高科技行列,与各国平等竞争,而是要用卑劣的手段把对手彻底干掉,打垮西方的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从而称霸世界。中共发展科技实力的目的是服务于其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是为了共产主义最终统治世界。

技术创新是资本主义自由思想带来的果实,与共产主义的极权专制有着天然的冲突。中国大陆的科研人员连使用国外搜索引擎的自由都被剥夺,要想在共产党的网络封锁、思想禁锢的环境下做出真正的科技创新突破,是很困难的事情。中共于是采用各种非正常手段来窃取西方的技术,用非正常手段来引进尖端人才,用非正常手段来搞垮西方的产业。西方花费数十年、天文数字般的经费研发出来的东西,却被中共窃取、消化吸收甚至改进,然后不计成本地大规模量产,再倾销到全世界,把西方私人企业和经济打垮。可以说,中共正在用“超限战”的手法来打赢这场技术战。

(1)“技术换市场”的陷阱
“中国高铁”近年来成为了中国的“国家名片”、高端制造业走向世界的代表、“高铁外交”的主角,其短短十余年的发家史让中共官媒称为“传奇”,但对西方公司来说,却是一场技术被盗、贪小失大、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噩梦。

中国高铁于上世纪90年代初起步,到2005年前后,放弃了自主研发,转向引进西方技术。中共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获取技术,然后自主生产,实现“弯道超车”。中方要求,投标前国外厂商必须与中国国内机车车辆企业签订完善的技术转让合同,否则取消投标资格;中方还设置了一个考核环节,叫作“技术转让实施评价”,不考核国外企业教得怎么样,它只考察国内企业学得怎么样,只要是国内企业没有学好,中方就不付钱,还要求订单的最后一列的国产化率要达到70%。[40]

如此霸道的条款没有让西方公司止步,因为他们觉得庞大的中国高铁市场不容错过。日本的川崎重工、法国的阿尔斯通、德国的西门子和加拿大的庞巴迪都来投标。面对中共的“技术换市场”,西方公司没有谁愿意把自己的核心技术转让出去。但是,中共在几家公司间玩游戏,总有一家会被眼前的利益所诱惑。果不其然,看到某家公司将占有中国市场时,其它几家也眼红了。于是,几家公司都掉入了中共的陷阱。结果是中国同时引进了上述四家高铁公司的技术。

中共政府不计成本投入巨额资金,中国高铁进入了跨越式的大发展时期,修建了世界上里程最长的高铁。几年时间,中国就把西方的技术消化吸收,变成了所谓的“自主知识产权”。更让西方公司跌破眼镜的是,中国竟然开始在国外申请高铁专利了。中国高铁成为在国际市场上与曾经的“老师”展开激烈竞争的对手。因为中国积累了大量里程的实践经验,又有大规模生产带来的产业优势,以及政府在后面不顾代价的财政支持,中国高铁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成为中共“一带一路”的王牌项目。

在西方公司梦想着分享中国高铁市场带来的巨大财富的时候,猛然回首,发现不但被挤出了中国市场,甚至在国际市场上也沦为弱势群体。日本东海旅客铁道株式会社(Central Japan Railway Company)名誉主席葛西敬之(Yoshiyuki Kasai)痛心地说,“新干线是日本的明珠。技术转移到中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41]

中共也承认,中国高铁的成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取得的,然而其目的从一开始就是要干掉所有的巨人。具体而言,中共有双重目的:近期目的是用经济上的成就证明其政权的合法性,用经济技术发展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远期目的就是要证明共产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更优越,所以不择手段来获取技术,并用整个国家的力量对付资本主义自由企业。

用技术换市场,强制技术转让,吸纳并改进外国技术,先是占领中国本土市场,再转身大举进军国际市场,用价格优势直接挑战老牌厂商,中共这样的做法让西方公司吃尽了苦头,也开始了反思。不过,许多西方公司为了眼前的利益,依然飞蛾扑火般地跟中共做交易,而中共想要获取西方技术的野心从未停止。“中国制造2025”就是这一野心的体现。

2015年,中共政府提出了一个十年纲领,称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预计到2025年,中国将从制造大国变为制造强国;而到2035年,中国的制造业将超越德国和日本等工业发达国家;到2049年,中国将在制造业主要领域里具有创新引领能力,建成全球领先的技术和产业体系。中共政府把制造业上升为“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

(2)“偷出”一个“制造强国”
中共政府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制造、创新能力呢?仍然是几个惯用的老套路。第一,如上面的高铁的例子所表现出的强迫技术转让,用技术换市场,很多西方企业就是在这样自己豢养着明天的竞争者;第二,要求合资,让中方从合资企业中获得技术,支持中外企业、大学在高科技上的合作;第三,鼓励企业“走出去”,开展“海外并购”高精尖企业、直接投资关键技术的初创企业、建立海外研发中心等;第四,吸引国外领先企业和科研机构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第五,实行特殊政策,直接引进国外的高端技术人才,搞“千人计划”等等。

美国硅谷的很多初创企业都需要资金。中共不计成本,用国家的钱投资美国初创企业,用这种方式掌控美国的新一代技术。中共投资的这些初创企业研发的产品包括航天器火箭发动机、自主海军船舶感测器,可以给战斗机驾驶舱印刷柔性屏幕的设备等。[42]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荣休主席肯?威尔科克斯(Ken Wilcox)2017年披露,在短短六个月里,曾有三家中共国有企业邀请他做代理人,为之收购技术,不过他都拒绝了。“三家公司都表示他们受命于北京,但不知道自己要买什么”,他说,“他们几乎什么技术都要,无所不包。”[43]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于2018年11月发布的《301调查报告》中提及的丹华资本公司,就是利用来自中共的风险投资,帮助中共政府获得美国的尖端技术和相关知识产权。[44]

这些措施还是放在台面上的,而用非法手段直接盗取西方技术是中共实现技术跨越的杀手锏。中共盗窃技术的手法远远超越了过去商业间谍的范围,它采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的手段,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人员,包括职业间谍、网络黑客、留学生、访问学者、在西方公司工作的大陆和台湾移民以及被利诱的西方人,无所不用其极地从西方盗取技术和机密。

美国的隐形战机F-35一直是中共觊觎的对象。一名来自中国的叫苏斌的加拿大永久公民,2016年因为偷取F-35机密而被判五年监禁。苏斌与两名中共军方的黑客合作,入侵隐形战机F-35研制公司洛克希德?马丁的电脑之后,把商业机密偷偷拷贝出来。除了F-35,苏斌等人还窃取了隐形战机F-22的资料。调查还发现,苏斌一伙还盗取了波音C-17战略运输机的机密,从波音的系统里偷走了630,000个文件、高达65千兆的资料。[45]中共近几年展示出来的隐形战机J-20与美国的F-22很相像,而更小型的FC-31就是洛克希德的F-35的仿制品。

杜克大学的“超材料”(metamaterials)专家大卫?史密斯博士(David Smith)发明了一种隐形斗篷(invisible cloak,电磁波遮盖物技术)。这是用于隐形战机上的重要材料,美国军方出资数百万支持史密斯博士的研究。2006年中国留学生刘若鹏来到了史密斯的实验室。FBI的一位反间谍官员相信,刘是带有任务来的。在2007年刘带着由中共政府为其出差旅费的两位前同事,来到了史密斯的实验室,并在隐形斗篷项目中工作了一段时间。让史密斯意外的是,一个同样的实验室在中国被复制了出来。[46]

2018年12月20日,美国司法部起诉来自中国黑客组织“APT 10”的两名中国公民。起诉书中指,从2006年到2018年,与中国(中共)政府关系密切的APT 10进行了广泛的黑客攻击活动,窃取了包括NASA和能源部在内的超过45个受害组织的海量信息,领域涵盖医疗保健、生物技术、金融、制造业以及石油和天然气。FBI局长克里斯?雷(Christopher Wray)说,“中国(共)的目标是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先的超级大国,他们正在使用非法手段来实现这一目标。”[47]

中共对技术和专利的盗窃令人防不胜防。正如三藩市一位长期反间谍的美国情报官员凯瑟琳?派克特(Kathleen Puckett)所说的,中共“把所有的努力都投入到间谍活动中,并免费获得一切”。[48]

中共把偷盗行为道德化、合理化、常态化、军事化,用爱国主义、民族情结和金钱名誉利益,发动了一场盗取西方先进技术的“人民战争”,这种骇人听闻的变态行为是史无前例的。

有人说,偷技术只能是支离破碎、东拼西凑、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偷不出一个完整的产业体系。这种对中共的盗窃行为的认识是危险的。电子时代的谍报战,与过去偷拍几张图纸的间谍行为不可同日而语。中共盗取的是某项技术的完整的资料库,而且很多时候是连人带技术一起卷走,加上中国几十年打造出的世界工厂的惊人力量,以及中国长期投入积累的研发能力,中共真的是能偷出一个“制造强国”的。

(3)集人才争夺战与谍报战于一体的“千人计划”
自从中国于上世纪70年代后期打开国门至今,数以百万计的学子留学海外,他们许多人学有所成。中共企图招揽、利用这些西方培养出的高层次人才,直接把西方投资研发的先进技术、经济信息“引进”中国,助其实现称霸世界的野心。2008年起,中共多部门联合发起的耗资巨大的“千人计划”,名义上是高薪聘请海外华裔尖端人才回中国从事全职或短期工作,其真实目标瞄准的是西方的高科技与知识产权。

美国联邦调查局在2015年9月的一份有关“中国人才计划(千人计划)”(Chinese Talent Programs)的解密文件里总结说,“招募这些人使得中共可以:1)获得美国的尖端技术研究和专业知识;2)从已在美国进行多年的科学研究中获益,而这些研究却是由美国政府和私营资金资助的;3)严重影响美国的经济。”[49]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2018年12月13日的一份报告聚焦中共的千人计划,指出这些外国研究人员一边领着美国政府的资金,一边将美国的知识产权转移到自己的国家,使得全美各地的学术机构成为受害者。[50]报告的作者之一、NIH咨询委员会共同主席威尔逊(M. Roy Wilson)指出,入选千人计划的一个关键条件就是能接触知识产权。他强调,问题并非零星个案,对美国研究的威胁“严重程度不可忽视”。[51]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从事能源、经济和安全项目研究的资深研究员哈雷尔(Peter Harrell)说:“中共以动员整个社会的方式取得技术能力。这包括藉由海外投资收购创新公司;要求西方公司转让先进技术给中国,作为开放市场的条件;提供庞大的国家资源以资助国内技术发展;赞助海外顶尖的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的训练;以重金吸引人才回国。”[52]

中共的千人计划实际涉及到的人数可能上万而不止,几乎把上世纪80年代以来留学美国的科技精英搜罗殆尽。这实质是在利用整个国家的力量进行人才和知识产权上的超限战。

(4)邪恶的举国体制
除了偷,政府扶持和补贴也是中共实现野心的重要一环。政府扶持意味着政府可以拿出巨额资金来支持相关重点产业,实际上就是以一个国家的力量去对付西方的私人企业,对于那些领导者通常让企业自身做出商业决策的国家来说,这构成一个直接的挑战,可以说西方企业一上来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政府补贴意味着企业可以不计成本,其竞争优势在国际市场上犹如洪水猛兽。

太阳能电池产业就是中共政府补贴的一个很典型的例子。2017年4月的一份报告显示,十年前的“十大太阳能电池生产商”中还没有一家中国公司,但是现在有六个来自中国,其中包括前两名。在做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奥巴马大力提倡绿色能源产业,不过有数十家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申请破产或削减业务,挫伤了当时人们对清洁能源的狂热乐观情绪。[53]这就是中共政府补贴太阳能电池板带来的廉价倾销对世界市场的伤害。

西方国家也会由国家出面来资助重点前沿项目。互联网的原型就是首先由美国国防部研发出来的。但是,西方在国家层面的参与是有限度的,一旦进入商业化,就基本上由私人企业来主导了。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有很多先进的研究成果,有专门的“技术转让计划”(NASA Technology Transfer Program)来协助私人企业把这些成果商业化。比如,NASA的许多软件项目,都会把源代码放在网络上作为开源让人们免费下载。而中共是用国家的力量直接参与高科技的商业化,相当于用一个“China Inc.”来与西方的私人企业竞争。

“中国制造2025”计划当然离不开政府补贴。如果中共继续如此,就是要在其它重大产业领域里重演太阳能电池板的故事,让中国的产品成为世界的工作杀手。中共通过经济和技术上的超限战,成功地让众多西方企业,包括跨国公司陷入了中共的陷阱。它们为中共贡献大量的外汇收入、贡献了先进技术,成了中共的摇钱树和肥羊,但却无法真正自由经营,开拓自己的事业。它们只是被中共利用来实现野心的棋子。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