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首场「社区对话」警方皇后大道东举蓝旗

2019-09-26|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社区对话 林郑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港府官员今晚(26)7点出席在首场「社区对话」,香港警方下午就在体育馆附近进行严格交通管制,催泪弹、胡椒水等大批镇暴装备运往会场,进场前还要接受安检。但即使如此,仍有大批学生和示威者到现场表达诉求和抗议。

林郑月娥与民政事务局局长刘江华、食物及衞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和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出席今晚在湾仔伊利沙伯体育馆举行的首场「社区对话」,约有150名市民参加。

林郑发言

林郑月娥表示在眼下社会气氛下安排对话不容易,有意见质疑一场公关秀,但大家都担心未来会否再有暴力抗争发生,称无论几艰难,直接对话是应该开始的时候了。她指整场风波由政府修例引起,政府有责任寻找出路。

她又提到五大诉求,指经数个月后,大家认同目前面对的问题比诉求更加广泛,指特首应听取市民感受,她称「对话目的不是对话,而是寻求改变」。

第一轮市民提问及林郑回应

林郑大概7分钟的发言结束后,现场开始抽签发言。第一位抽签市民表示,这个对话会无实际结果,郑若骅和卢伟聪都没有出席。警察滥捕,元朗非法集结打记者、打市民,(政府)却护三万警察不愿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他指出,香港深层次矛头原于无公义的法治。示威者坚持的五项诉求之一是双普选,基本法赋香港人权力。并强调,在争取民主自由上,香港人不孤单。

第二位市民质疑,为何政府仍然不愿意成立独立委员会,她提及近月荃湾、元朗黑社会暴打市民,市民却投诉无门,她指出如今一国两制已不完整存在。

第三位机场工作的市民表示,香港的航空公司正裁减人手和资源,她觉得现在社会的所有决定,已不在于特首或政府,认为全民都应该参与,政府应该与香港市民一起争取国际地位。

还有市民表示,721有议员一早收到消息有白衣人聚集,但39分钟都没有警员到场,问为何警员当时没能出动令大量市民受伤,是否应该有决策人需要负责。他还问及100万人上街要求彻回修例,但政府一意孤行二读,是否有人要负责任。

他指出近日有指政府会立「禁蒙面法」,但警员执法时却可以没有编号、委任证,是否「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亦提及831当天有传警员打死人,表示香港「正身处黑暗,需要光复香港。」

林郑回应市民提问,表示知道近日市民对警队信任下跌,关于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不是反对调查真相,无论612,721,831,很多部门已经现身解释,既定独立的监警会亦是一个方法,近两个月已经加强透明度。

她强调,监警会会认真审视近日发生的事情。重申无论是示威人士、政府人员、还是普通市民都是一视同仁。并称,当我们每一位香港人能共同努力走出这个困局,我们仍然可以令香港争取应有的国际地位。作为特首,责任最大,面对内忧外患,会负上最大责任。对话希望能够找到方法改变现时现象。

第二轮市民提问及林郑回应

有市民称,自己土生土长在香港,经历过港英政府,现在每个周末和家人都很害怕出门,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打人事件。他表示,如果政府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相信应该已经有一大部份市民愿意接受。希望林太能够聆听大多数的意见,尽快回复到以前的香港。他强调不想自己的下一代也生活在一个混乱的香港。

另一位市民表示,近来少了很多人来港旅游,很影响经济。香港未来经济如何走下去?政府施政如何令到年轻人未来有房屋和向上机会?

林郑月娥回应,称自己一定会负责。并表示,她不认为一国两制已经变质,呼吁市民尊重一国两制的底线,将我们熟悉和所拥抱的制度好好保存下来。

她说,新屋岭并不是一个常设的中心,但因为拘捕人数较多,所以要启用。对于相关指控需要认真审视,称每一件事都不会轻轻放过。

此外,就普选聂德权表示,基本法的一人一票普选,需要了解如何能找到一个适当的平衡点去做。找出一条合适的路去做。

市民第三轮提问及林郑回应

有市民提及超过一千名示威者被捕,并有未成年、无辜路过人士受伤,无法找律师,未成年无法找社工。为何特首选择探望港铁闸机,而非721和831中受伤市民?市民指出林郑同香港人断层,只有口号式做法,没有直接跟示威者接触。

第二位市民强调,卢伟聪处长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认为催泪弹残余物及其他武器,如海绵弹给市民造成恐惧,并会影响小朋友。问有什么措施可改善现场这些问题?

第三位市民表示,特首现时的回应是「你有你讲,我有我做」,给人的感觉是一定要按政府的做法去做。他说,721事件是转捩点,从媒体也清楚知道当天发生什么事,但至今尚未得到公义的彰显和解决,并称鼓吹无差别攻击市民,制造白色恐怖的人现仍在立法会,问到底这个政府是否有帮市民做过事?并称,监警会行之而无效,质问没有办法执行应有职务的警队是否应该解散?

第四位市民表示,721之前,港人对警队及港铁没有那么大的憎恨。他平时经常着黑色衫,但是没想到穿黑色衣服会被打,而没有人需要负责。他说,自己曾经测试从元朗警署到元朗站需要多长时间,结果只需10分钟就到,但警察却指需要39分钟。他问,警队有帮助市民吗?他还强调,留在家中也不安全,警察不停的在民居附近放催泪弹。问林郑,你所说的使用监警会调查警员要多长时间?一年?十年?质问以现时的效率可以做出来什么?更如何能让市民可安心上街?他说,我现在出街很怕警察会乱放催泪弹和橡胶子弹。而以前对这些都没有任何认知,现时市民对这些军火常识都有了一定了解,他强调政府必须让市民恢复信心。

第六位市民表示,4点钟警方的记者会,让我知道原来用脚踢市民是没有恶意的。问林郑,你称自己很大责任,你很清楚我们前线有人命伤亡吧?

林郑插嘴回应:我每日都好担心,所以我说第一件事要先停止这些暴力。

(市民继续发言)你让我们知道和平站出来不能解决事情。我们香港以前并不会分颜色,香港的普世主流价值是可以互相容纳不同意见的。市民说,自己身边有儿女的朋友都在考虑移民,我的大仔说哥哥姐姐们好惨,我的四岁仔说「不相信警察」。

第七位市民发言最后,当众发表「不自杀声明」。

第八位市民表示,很多示威者都有遗书,他们的压力已爆煲。每个香港人现在都不公道感到很气氛。现时特首更是在一个不公道的情况下挑选出来,而年青人想要的是为自己发声。他希望警察可以不要这么憎恨示威者,因为他们是带着生命和前途在搏斗。

林郑回应,我们关心香港的青年,可能我们未有充分聆听现今青年的心声,希望年青人静下来,让我们聆听他们的声音。暴力受伤的不单是自己,还有执法人员和整个香港社会。现时真的很需要静下来,已经有很难接受的暴力。

林郑表示,已经预期今天的焦点是独立调查委员会,但仍坚持监警会是不会拖,报告会公开。到时会公开资料,知道真相。并称已加强公信力,聘请海外专家。

(补充:监警会已经在7月初说明将于六个月内提交报告,报告会释除市民疑虑。)

市民第四轮提问及林郑回应

首位发言的市民称,她留意到各媒体报道伊馆布满警方,来的时候担心能否与现场人士安全离开。她强调普通市民得知警方要清场都非常担心。

她指,监警会不能调查,其报告亦无约束力,被称为「无牙老虎」,到底有何因素令你觉得监警会适合调查。

她还提及,港府有问责机制若有官员处事不当需下台,但6月至今没有官员被问责,问是否考虑取消问责制,因为已经名存实亡。

第二位市民指政府不做事,监警会「无所事事」,警察有法不依,甚至纵容前线不依法做事,是腐败。当权者不做事,小市民只能自己去处理。

第三位市民提出两大诉求,一是香港的房屋问题,希望多兴建公屋,二是教育方面,应该要恢复中史科教育,而政治不应在中、小学出现。并提出三大建议,一是纾困、二是解决动荡,赞成反「禁蒙面法」、三是加强沟通平台。

第四位市民向林郑推介两样东西,第一件是,想知道年轻人想甚么,花15分钟上连登。第二件是推荐陈云的《香港城邦论》,指这本书一早已预料香港发生的事,书中称「香港最大的问题是2047,是身份问题,香港人会是香港的香港人,还是中国的香港人?」

此外,他表示大家知道一国两制是谁破坏的,不会是港独这一方。他表示支持维持一国两制,高度自治。

林郑回应,特区政府关心年青人责无旁贷。但「香港自治」不是一国两制,我们有底线,青年人成长也应该有底线,违反法律需要承担后果。她强调,五大诉求中有些事无法做到,否则会对法治造成冲击。并表示欢迎大家提意见,但无办法全部接受有些对香港有影响的意见。

追加提问

对话临时追加一节提问环节,并抽出6名市民提问。

第一位市民表示,民调结果显示80%的受访者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75%支持双普选,质疑现时选举制度失效。他还称已非单单政治问题,香港人不会因为你无力处理就放手。

第二位市民表示,不明白为什么市民是政治牺牲的工具,市民被枪打、吸催泪弹,不明白为什么政府用暴力对付一些和平的示威者。而你每次都只是谴责「暴徒」,你没有去前线,没有听过他们的声音,质疑你这样是珍惜香港吗?他们每次戴口罩,不是因为知道自己犯法而害怕,每次要怕的是被警察打。警察暴打示威者,作为特首你完全没有理会过。而打记者、打示威者的部份「爱国人士」却完全没有被捕。他强调,我们现在是承受「原告变被告」的威胁。

第三位市民表示,你开场白说过「会愿意改变」,我希望你不只是用口说,而是用实际行动。希望特首你把我们的声音向中央说,我们并非想搞港独,我们只想要民主自由,只想执行一国两制。你说要一视同仁,那么反蒙面法是否都应该应用于警察身上?起码我知道被捕时是哪位警察拘捕我,亦能知道警员号码,并问郑若骅司长会否下台?

第四位市民质问,你只让我们知道你不愿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你可不可以承诺今天不再放催泪弹?因为我们都没有猪嘴。

第五示威者表示,看到这三个月很多家庭闹交,同事之间不敢说真说话,社交媒体一直在互骂。他形容如果这是一间私人公司一件事情三个月也无法解决,我一早被「炒」了。质问政府有没有短期政策去解决现时的方案?是否就是用《紧急法》?

在市民提问和林郑回应期间,伊馆场外,有示威者身穿黑衣,用铁链背着五个圆球道具在现场巡行,喻意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林郑发言完结后,有在场人士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口号。伊馆后门亦有示威者聚集,并以雪糕筒及垃圾桶阻塞后门。还有有示威者在伊馆后门掘砖。

21时50分前后,警方在皇后大道东举起蓝旗,但数分钟后,全部上车离去。

为了今次对话,香港警方下午就到现场布防,2时40分左右还有超过20名的警察从体育馆后门运送大批镇暴装备,包括催泪弹、胡椒水、弹药、盾牌等。体育馆附近的爱群道、活道等多条道路从下午起已在严格的交通管制,多处封路,禁止车辆进出。会场内观众席亦关闭,在记者和出席市民间还有铁马隔离。

看到媒体报导,网友留言深表担忧,称「参与对话的人真是好怕怕」,「希望150人平平安安回家」,亦有网友质疑「社区对话?我觉得比较像社区围捕」。

但即使如此,湾仔区学生,包括香港邓镜波书院、嘉诺撒圣方济各书院、香港华仁书院、圣公会邓肇坚中学、邓肇坚维多利亚官立中学及香港真光中学六校同学和旧生,亦于伊馆附近组成人链,要求政府回应民间五项诉求,承认警队肆意袭击市民并道歉。学生还在林郑月娥专车可能经过的皇后大道的东天桥上,挂起写有「良知」的横幅。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