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亚太助卿:没有针对华裔群体抓间谍

2019-11-02|来源: 《真相中国》周刊

美国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退役空军准将史迪威(DavidStilwell)表示,美国政府没有针对华裔群体抓间谍,但会关注特定个人。

史迪威日前在华裔组织“百人会”的公开演讲,涵盖美中关系、科技合作、人才交流以及间谍活动。他清晰阐述川普(特朗普)政府的对华策略——汲取过去的教训,并客观公允地对待挑战。

他说,无论走到哪儿,都发现大家关心一个话题——中共国(Chineseparty-state)为何至今未履行许多国际承诺,为何至今也没有转变为一个尊重自由规则的大国。

史迪威熟悉中国与亚洲事务,曾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担任武官,担任过五角大楼联合参谋部亚洲政治与军事事务副主任,也曾在更名为印太司令部的太平洋司令部任职;能说韩语、中文和一些日语。

美中关系处于历史关键时刻需重新评估

史迪威在演讲中梳理了美中之间日趋紧张的竞争与合作关系。“我们处于历史的关键时刻,这要求我们重新评估过去的一些假设——对某些外国政府在价值和意图上的假设是否还成立。”他说。

在历史上,美国援助欧洲和日本战后重建时,也同时在当地建立了促进自由和民主基本价值观的制度。所以美国认为,如果帮助各国发展经济,如果邀请社会(甚至是前对手)加入负责任的国际社区,那么他们的“不良”行为将减少,而其所在的地区将日趋稳定,以及这些国家将采用民主价值观。

但这些善意尝试对中共治下的中国不适用。数十年来,美国政策都坚信,支持中国崛起和融入战后国际秩序将有助于实现中国自由化;但事实上,中共以牺牲他国主权为代价来扩张自己的势力,它收集和利用数据的规模让其它国家瞠目结舌,中共同时四处传播其腐败和监视民众的威权体制。

而中共的军事现代化和经济增长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利用了美国的经济创新,包括美国的世界一流大学。

“美国的这些崇高愿望被证明是错位。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一直在问,当前的国际秩序是否是美国咎由自取——(让中共)不用担责任,并允许其作为不良行为者利用国际自由秩序,以满足自身的利益发展。”史迪威说。

他的看法跟川普政府2017年公布的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保持高度一致。

作为美国国家安全与外交战略的重要文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美国政府需要重新思考过去二十年来实施的政策——与竞争对手订立合约,让他们进入国际机构和国际商务后,就会让他们变成良性行为主体并且成为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这个前提很大程度上已被证明是错误的。

史迪威指出,科学是一项全球努力,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至关重要。但是,一旦这种国际合作被滥用,就如历史教训一样,科学技术也可能成为挫败国际和平、繁荣与人权的原因。

他表示,科技界就像国家之间,必须尊重某些最基本的价值观和规范:自由探究、开放、透明、对等、道德和奖励优秀竞争等。

史迪威说,这些价值观和保障政策对建立有效的国际科学技术“秩序”至关重要,各国需要在诚信、尊重人文价值、知识产权的基础上进行公平竞争。

但并不是每个国家都会遵守这些规范。史迪威指出,基于此,美国必须重新审视过去的假设,不是美国提出规范,其他人就会采用,现状是美国提出规范,仍有人在破坏和钻空子。

美国情报和执法部门近期发现越来越多的案例,外国情报机构选择学者、研究人员和学生来美国进行情报活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Wray)曾在参议院作证说,联邦调查局在全美进行的1,000多次“涉及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调查……几乎全部都指向中国。”

中共情报部门通过各种非传统角色在美开展工作,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明显威胁。

史迪威表示,这些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活动有的是借助合法合作方式开展的,例如与外国公司联合研发,或与外国大学合作。

中共获取美国技术的手段不合法

过去十年来美国司法部提出的一系列盗窃知识产权或商业机密起诉已表明,中共瞄准美国公司,以非法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并提高军事能力。

“接触美国经济,包括美国先进工业和技术领域以及美国世界一流大学,已经成为中国(中共)军事现代化的关键推动力。”史迪威说。

他指出,中国(中共)的“军民融合”政策已藏在国家法律和战略当中,这让一些常用做法——像最终用户的出口许可证承诺,向外国官员承诺控制技术或对外国政府或公司的合同承诺等——无法在某种程度上起到约束作用。

“如果中共官员相信,某种技术只要对中国(中共)的军事和国家安全体系有用处,如对霸凌和胁迫邻国以及挑战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有用,那么可以肯定,(中共)无论如何都要搞到这种技术。”史迪威说。

严肃对待学术间谍但没有针对全体中国学生

“我们严肃对待(中共)通过学术界进行间谍活动的威胁,并制定了签证程序来应对这一问题。”史迪威说,“但让我明确一点:针对的只是中国学生、学者总数中的很小一部分。”

他表示,2019年的中国学生签证申请中,只有百分之一的拒签率。实际上,过去四年中国学生的拒绝签证总数也在逐年下降。

“我们必须确保来美国的中国学生和学者能与美国同行一起学习、进行研究和学习,他们不会屈从中国(中共)政府的压力、从事超出合法学术范围之内的活动。在美国,不能让任何一个中国学生或学者受到胁迫。”他补充说。

“我们希望继续成为世界一流人才学习、研究和创办公司的主要目的地,当然也包括来自中国的人才。”

中国留学生赴美签证也一度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插曲。10月11日,美中第13轮高级贸易谈判结束后,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接见中共副总理刘鹤,在被记者问到“中国学生面临留美申请签证困难”时,川普表示,他询问过安全部门,没有这回事。

川普还强调,欢迎所有想要来美国的中国留学生,美国不会区别对待中国学生。

“我们的大学系统是开放的,个人凭特质进入。有谣言说,我们将要把学校的大门向中国关闭。这真的是假消息。”川普说。

没有针对华裔抓间谍但会关注特定个人

史迪威表示,他知道外界关注是否华裔群体正成为美国政府的反间谍目标。“我们的关注点不是针对任何种族或国籍,而是针对特定的个人行为——与外国政府有联系、个人行为违反了其跟美国研究机构的信托承诺。”他说,“当这类活动被发现后,美国将通过各种法律机构采取行动,保护美国人和美国的利益。”

史迪威开诚布公地指出美国的现实担忧。“我们担心美国和中国之间学者之间的不对等关系。在美国校园中,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享有学术自由和开放交流的权利。但是在中国,言论和研究话题受到限制,信息和科学数据流动是一条单向道。”他说。

他表示,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机构,也没有隐私权或保障言论自由权。而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学者正遭遇各种障碍,包括中共的审查制度、签证限制、无法访问档案以及被控制研究议程等,这些研究正变得更加困难。

“在学术自由如此巨大的差异间,真正的双边伙伴关系很难被推进。”史迪威总结道。

而美国政府在与他国接触时,也必须明确指出,美国要求公平与对等,要求各国能对自己的承诺负责。“如果不尊重基本价值观,没有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将无法充分合作,也无法公平竞争。”史迪威说。

“需要明确一点,我不是说中国公民不应从创新和技术中受益。中国人应该且应当从技术中受益,他们也应当有一个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府。”他补充道。

百人会是美籍华裔精英组织,长期抗议美国政府区别对待华裔。百人会在9月发表声明指,美中关系紧张让美国科学界和科技界工作的华裔和华裔美国人受到日益严重的打击。2009年至2017年,受经济间谍法案(EconomicEspionageAct)影响的华裔数量增加了三倍,且亚裔因间谍罪所获判刑时间也比其他族裔高出两倍。

中国问题研究专家横河曾表示,百人会应该抗议的对象是中共,因为是中共政策害了华裔,是中共在把华裔当工具,所以应该向中共争取不受控制、不受胁迫的权利,而不是反过来向美国政府争取不受歧视的权利。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