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中共“记者节”背后的真相

2019-11-10|来源: 大纪元|标签:高勤荣 齐崇怀 记者节 大陆新闻自由 良心记者 

11月8日,是中共设定的记者节。次日,世界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同时聚焦在中国境内耸立的红墙——封闭信息、封杀言论和新闻自由的高墙。

中共官媒高调渲染记者节,推出了几名“样板”人物,包括以伤痕作为采访证明的付国豪,并端出了自相矛盾的说法:“对新闻工作者而言,只有时刻担当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才能……”

众所周知,在中共旗下,以传播共产党政策为前提,怎么可能维护公平正义,又如何推动社会进步?中共认定的“好记者”,是不顾事实、按党所需拼凑内容甚至公然造假的笔杆子。这种荒唐的标准,逼退了大批有才华、有良知的记者,令其被迫沉默,远离了职业的骄傲。

中共执政以来,从未停止对新闻的监控和审查,中国记者的自由创作空间越来越狭窄。2018年12月18日,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发布报告指出,中国仍然是全世界囚禁记者最多的国家,当时至少有60名专业记者和公民记者被任意拘押。

大陆新闻界的黑暗现实
1.今年10月下旬,广州独立记者黄雪琴到公安局取回证件时,被以寻衅滋事罪名拘留,她因而未能按计划去香港求学。黄雪琴于6月9日去香港参与了“反送中”游行,后分享了当天的行程和见闻。6月11日深夜,广州警方到她家中骚扰,致使其父母十分恐惧。黄雪琴在脸书贴文中写道:“警方就因为一篇文章,深夜找到我爸爸妈妈、哥哥嫂嫂以及我男朋友和他父母家里找我问话。他们要求不能参加任何游行活动以及发表任何文章,真实的记录,他们真的就那么害怕?”

2.去年12月28日,据宗教与人权杂志《寒冬》披露,自当年8月至该文发稿,至少45名为《寒冬》供稿的中国大陆人士因为拍摄、采集中共迫害宗教自由、侵犯人权等新闻被抓捕,他们被当局关押和审讯的罪名通常为“泄露国家机密”和“涉及境外势力渗透”等。一些记者被送到“法制教育中心”接受强制洗脑,还有人遭到酷刑和虐待。一名供稿人透露,审讯人员对他叫嚣:“国家定你是违法的,你就是违法的。共产党要想整死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搜集这些资料,报道这些事,就是颠覆国家政权,是间谍活动。”

3.2018年10月,两名中国财经记者刘成昆和邹光祥,因爆出“伊利集团”高层疑贪腐外逃的消息而被指造谣、被控以“寻衅滋事罪”,分别被判入狱8个月及判囚一年、缓刑一年半。

4.“中国政府什么都不在乎,不在乎民众的声音、不在乎国际组织的声音,很无奈。”2018年1月底,山东着名揭黑记者齐崇怀熬过了10年8个月的冤狱,顶着稀疏的白发跨出了铁门,走向妻离子散的“新生”。

2007年,齐崇淮揭发菏泽官员为了迎接时任总理温家宝视察、抓捕和关押大量访民。2007年6月,齐崇怀在网站披露了滕州豪华政府大楼的照片,随后,他被当局以“涉嫌经济犯罪”拘留,后以“敲诈勒索罪”判刑4年。2008年5月13日开庭时,滕州警方出动120余名民警进行警戒,如临大敌。2011年,在他即将刑满时,滕州法院又以多项“漏罪”并罚,对他加刑8年。

当年涉嫌构陷齐崇怀的滕州市委书记王忠林,后来晋升至济南市长,现为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市委党校校长。菏泽市委书记陈光,后来被提拔为山东省长助理,也曾被中组部授予“人民好公仆”和“优秀县委书记”的称号。

齐崇怀在被捕期间几次被殴打:“在审讯室里,办案民警赵忠宇把我固定在铁椅上,像打沙袋一样击打我头部16下,致使我昏死过去,然后再用凉水把我激醒。另一次是赵忠宇把我固定好后,用二只手像扒树皮一样扯我二个大腿内侧的肌肉,那滋味是生不如死。国保大队教导员王奇说:教育不是万能的,不打还是不行的。”

5.“每到夜晚,我仰望着窗外的星星久久难以入眠,我为百姓说了一句真话,为什么对我进行残酷打击?在那漫漫的八年里,我常常思念家人与朋友,言论没有自由,饮食没有自由,身体也没有自由,有时曾想一死了之……”

高勤荣原任职于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杂志社,他为了履行记者的职责付出了高昂和惨痛的代价。1998年,高勤荣披露了运城地区搞假渗灌工程、浪费巨额资金的丑闻。运城纪检委两名干部调查时对他说:“我们是代表组织来的,你是个党员,你要相信党。你讲吧,我们不会打击报复的。”

1998年12月,高勤荣被逮捕,次年8月被以“收受贿赂、诈骗和介绍卖淫”的罪名判处13年监禁,执行有期徒刑12年。“他们把我打条借钱,定为诈骗(法庭上还出示了我打的条子,并有领导签字);把别人还我家借款,定为受贿(借了我家三万,还了我两万五);别人嫖娼,判我介绍卖淫。”山西运城市法院以涉及“隐私”为由,拒绝公开审判此案。

高勤荣一直拒绝认罪,他在狱中至少写了768封申诉信,发送至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检察院、全国人大、山西省高院等部门,但是无果。这些部门甚至称没有收到过他的信。

良知与正义
2016年初,大陆退休记者杨继绳被哈佛大学尼曼学会授予“莱昂斯新闻良知与正义奖”。杨继绳因为撰写关于大饥荒真相的《墓碑》而赢得赞誉,但是他却被中共拒绝出境领奖。

3月11日,《纽约时报》发表了杨继绳的获奖感言,其中写道:“这是一个卑鄙的职业,这个职业可以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制造弥天大谎,欺骗亿万受众;这是一个崇高的职业,这个职业可以针砭时弊、揭露黑暗、鞭挞邪恶、为民请命,担起社会良心的重责。这是一个平庸的职业,回避矛盾,不问是非,明哲保身,甘当权势的喉舌;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胸怀天下,思虑千载,批评时政,监督政府,沟通社会,使媒体成为立法、司法、行政之外的第四权力。”

卑鄙还是崇高?平庸还是神圣?堕落还是觉醒?暴政为了攫取和巩固权力,为了掩盖罪行,任意侵犯百姓的知情权等各项权益,同时压制媒体的报导权、践踏良心记者的人权,制造重重新闻乱象。在中共的防火墙和监控墙内,报导真相、维护正义意味着牺牲个人事业、安全、自由、家庭甚至生命。

纵使环境艰险,一批又一批勇敢的公民记者铁肩担道义,不惧打压,搜集真相、传送信息,撕开了中共的谎言铁幕。

一个称职的记者,首先应当是良知的守卫者,然后才能担负时代的观察者和记录者之重任。

责任编辑:高义

图片:中共近来加剧打压新闻自由。2018年12月26日,王全璋律师案据传在天津第二中院开庭。在法院外,便衣警察做出禁止拍照的手势。(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