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告诉美国顶级国安智库:解体中共比想象得要容易

2019-11-11|来源:

美国华裔作家兼自媒体人曾铮女士。(Photo by Samira Bouaou)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0日】(美国华裔作家兼自媒体人曾铮女士的个人网站)美国华裔作家兼自媒体人曾铮女士在10月份接受美国顶级国家安全策略智库“安全策略中心”(CSP)的专访时,就美国如何能够有效阻止中共霸权对美国的侵害发表了她的看法。曾铮认为,对中共侵害仅仅是遏制是不够的,要主动摧毁它,而摧毁或解体中共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麽难,而且成本也不会很高。

以下内容是由「良知媒体」翻译自“安全策略中心”对曾铮采访後的英文报导:What is the Best Strategy to Protect Americans from an Aggressiv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文翻译经过曾铮本人修订,并於11月5日发表在曾铮的个人网站上。

何为阻止中共霸权侵害美国的最佳策略?

MEDIA媒体报导,COMMENTARIES时评

美国顶级国家安全策略智库「安全策略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CSP)对曾铮的专访

(曾铮注:以下问答的简短版本已於10月下旬在「安全策略中心」会员期刊上发表,并发送到全美「安全策略中心」会员。)

问题1:您的故事令人心碎。它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这是十四亿中国人每天都必须面对的恐怖,而不是像许多美国人认为的那样,已经成为历史。美国人对您的故事有何反应?

曾铮:当得知我的可怕经历时,美国民众通常会表示震惊、同情和支持。美国国会还通过了多项决议,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支持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权。

但是,在美国政府层面,所做的可谓是少之又少;而对此无所作为的後果是可怕的,尽管许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如果我们回顾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可以看到有两件看似无关的事在同时发生:

1、对法轮功,以及随後延伸到对其他宗教团体和少数族裔,包括基督徒,藏族人,维吾尔族人,藏传佛教徒等等的残酷迫害。

2、自从美国将中国的人权记录与其最惠国待遇脱钩、中国於2001年被允许加入世贸组织後,中国经历了快速的经济增长,并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以许多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利益为代价的。

中国之所以能够保持如此快速的GDP增长,原因包括:

1)规模爆炸式增长的「按需杀人」的人体器官贩卖「产业」,这个「产业」为中共带来了天文数字的血腥收入,每年进行的器官移植数量在6万到10万例之间(详见:https://endtransplantabuse.org/an-update/)。仅一个人的器官就可以卖到50万美元。(资料来源:https://dafoh.org/overview-on-forced-organ-harvesting-in-china/)

2)中国各地数百万被囚禁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已成为中共的免费奴工。这些免费的奴工用汗水和眼泪制作的无人工成本的产品充斥了美国市场,并极大地影响了美国的制造业。

如今,当世界「突然」感受并看到中共霸权的扩张时,人们应该意识到,正是由於世界保持沉默,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制止中共对其本国公民的残酷迫害,中共才能在世界上大行其道,并拥有霸凌他国的能力。

世界的不作为,和对中共的屈服,让中共相信,只要它有足够的金钱和权力,它就可以不受任何抵抗地在全世界横行霸道。

问题2:参议员罗恩·约翰逊建议说,「对美国而言,最好的防御是拥有强大的经济并重整军威。」根据您与公职人员互动以及在世界各地讲述您的故事的经验,您是否相信这是保护美国人免受中共霸权侵害的最佳策略?

曾铮: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对於遏止中共确实非常重要,但前提是,我们必须明确展示,我们有意愿使用这样的实力。

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只要中共存在,它就不会停止对无辜人民的迫害,也不会停止推行其「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努力。

什麽叫「人类命运共同体」?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这个伟大的「中国梦」,或「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那就是中共要重新构造一个以它自己为中心的新的世界秩序。

这其实只不过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梦想」的另一种表述方式。在1848年出版的《共产主义宣言》中,其表述形式是:「用暴力推翻一切现存的社会制度」。

因此,为了维护美国乃至世界的安全与和平,仅仅遏制中共是不够的。我们应该主动寻求让其彻底解体的办法。

请不要对「解体」这个词感到震惊。我们曾经主动寻求摧毁苏联、萨达姆·侯赛因政权,ISIS和本·拉登的基地组织。为什麽我们不应该对中共做同样的事情呢?就系统地谋杀无数无辜公民来说,中共的邪恶程度绝不亚於以上那些美国曾经摧毁过的政权。

但是,中共的独特之处在於,它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地腐化了这个世界。它腐蚀了许多西方政客、跨国公司和华尔街,使他们拜倒在金钱和权力面前。那些政客和大公司被「收服」後,开始为中共的腐败利益,而不是本国人民的福祉而服务。

中共的这个独特性,使它比美国曾经摧毁过的其它邪恶政权要更加危险,危害性也更大。

不过,好消息是,摧毁中共其实比我们想像的要容易得多,成本也低得多。

我个人认为,最有效,成本最低的方法是帮助中国民众在中国境内外获得自由的、未经审查的信息,并进而帮助中国民众推翻中共。我相信,当中国民众认识到中共所犯下的所有令人发指的罪行,并能认同、接受文明世界的普世价值後,他们就会起来推翻中共。

如果我们能够致力于开发能拆除中共防火墙的技术和设备,并使所有中国人都能自由上网,那麽中共就很难继续欺骗和愚弄中国民众;中国民众才有可能自行起来,推翻中共。

美国国会已经提出《2012年全球互联网自由法案》和《2015年全球互联网自由法案》等等保障自由网络的法案,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拿出足够的政治意愿,来实施这样的法案。

除了帮助中国人民自由上网外,美国可以做的另一件事是认清美国需要何种媒体来应对这场由中共发起的当代「特洛伊战争」,并全力支持这样的媒体。我在去年9月发表了一篇文章,专门讨论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何种媒体来应对当代特洛伊战争?》

此外,经济手段也可以非常有效。也许川普总统与中共进行贸易战的最初目的,并不是要摧毁中共;但是,如果他能坚持其最初的动机,即纠正两国之间的不公平贸易关系,并坚持要求中共进行结构性改革,那麽最终的结果可能同样会导致中共政权的终结,因为中共的经济发展是基於诸如窃取、操纵货币、强制性技术转让、补贴等不可持续的模式之上的,一旦西方不再允许中共这样无休无止地利用西方,中共的这种所谓经济「发展」就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如果美国政府能够更一步采取更多的金融和经济措施,如金融制裁、将中共公司排除在美国股市,甚至银行和美元清算系统之外、实施石油禁运,等等,那麽中共可能会更早崩溃。

不过,问题同样是: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去实施这些措施?我们如何定义和看待中共?

问题3:中共刚刚庆祝其建政七十周年,但据估计中华文明已有五千多年的历史了。共产主义之前中国已有丰富的文化和政治历史。我们如何鼓励世界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谴责中共的残暴行为,并同时尊重中国人民?

曾铮: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始终将中共与「中国」及「中国人民」区分开来。在谈论和撰写有关中共的罪行和残暴行为时,我们应始终使用「中共」,而不是「中国」。

这样,我们可以帮助人们认识到中共不是中国,也永远不会代表中国人民。反之,是中共劫持了中国及其公民,并将中国和中国人民用作「人质」,来对付全世界。

我们应该帮助中国人民脱离中共,与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一起,致力于摧毁中共。

再强调一次,只有中共不复存在,世界才会安全。

问题4:人们如何帮助您传播有关您的故事,并揭露中共政府的所作所为?主办《自由中国》放映会?阅读并分享您的书?还是邀请您演讲?

曾铮:是的,主办电影《自由中国》的放映会,阅读和分享我的自传《静水流深》(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 One Chines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并邀请我演讲等等,都可以帮助传播真相。

另外,我也有一个个人网站「曾铮的世界」,一个脸书专页和推特帐号。请访问我的网站,在社交媒体上关注我,并帮助我分享为中国争自由与人权的信息!

责任编辑:杨晓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电邮: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